当前位置:

有手有脚的流浪汉,为什么不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呢?

来源:心理百科 2020-03-14 20:58 作者:吴玉婷

《卖火柴的小女孩》是童话大师安徒生的名篇,也是我小时候钟爱的故事。

第一次读还是五六岁的年纪,看到这个可能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就那样在饥寒交迫中死去,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很久都不敢再翻开这个故事。

再次翻开《卖火柴的小女孩》,是给我的儿子讲睡前故事。他难过地问:为什么呢?一如儿时的我。

小女孩的悲伤和无助深深地印刻在了我的心里,我不明白,跨年之夜,那个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定有很多体面的有钱人走过,怎么就没人看到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呢?怎么就没人知道她有多么需要帮助呢?哪怕有一个人愿意花一分钱买一根火柴,小女孩就可以回家跟爸爸交差,就不会冻死在街角。

小女孩就像一朵脆弱的小花,还未感受过被阳光亲吻、被雨水滋润的幸福,就要在严酷的风雪中匆匆落下生命的帷幕。

初来乍到,她一定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无情。就像寒冷的冬天不会怜惜一朵娇柔的小花,严酷的生活也不会善待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她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记忆中仅有的与奶奶在一起的片刻温暖和对这温暖的无限眷恋。最后的最后,只有幸福的幻梦前来为她送行。

小女孩的世界实在是太冷了,那里除了绝望空无一物。她的世界没有妈妈,唯一给过她温暖的奶奶也离她而去,冷漠的爸爸和四面漏风的破屋是她唯一的拥有。

在那个寒冷的风雪之夜,她瑟瑟发抖,赤着双脚沿街叫卖,仰头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盼着能被一道温暖的目光发现,救她于无助的深渊。

那些衣着光鲜的人们,面上洋溢着迎接新年的喜悦,看上去好像拥有很多的爱,可以分一点点给她这样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吗?

1.杀死小女孩的是什么?

我曾经认为,抛开阶级矛盾和个人历史的视角,安徒生是在用这样的故事来哀叹人性的冷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再冷漠的人也不会丧失爱的能力,也许是生活教会了ta用冷漠保护自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爱的火种就此熄灭,一旦被合适的环境激发,照样可以星火燎原。

爱和同情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甚至是唯一可以跨越阶级、种族和时空的东西。如果把爱比作光明,那冷漠就是暗处的阴影,阴影的存在不是因为光明不够,而是我们不知道那些至暗角落渴望光明。

所以,杀死小女孩的并非简单的冷漠,而是她的无助不被看见,是人与人之间的不被看见。

回到童话本身,小女孩的悲剧不仅在于生来贫苦,无法改变命运,更在于她死在“脸上洋溢着迎接新年的笑容”的人群之中。

那些爱与欢笑,光明与温暖,她所向往的一切就在面前的人群之中,藏在母亲买给孩子的新年礼物里,飘荡在千家万户热气腾腾的晚餐桌上,弥漫在空气中的烤鹅和面包香味里。

她与他们近在咫尺,也许无数次擦肩而过,甚至曾经拉住他们的衣角央求买一根火柴,可是他们与她的世界远隔天涯。

他们的爱和温暖无法照耀她,因为那里是无人察觉的至暗角落。

没有人注意到她陷入了怎样的绝境,有多么的无助,直到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她已经结满冰霜的苍白的小脸上。生命消逝之后,人们才发现了她。

他们面色忧伤,围站在她小小的躯体旁边,喃喃道:看她手里还攥着火柴,她只是想要暖和一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空和大海的距离,不是高山和峡谷的距离,而是人与人的距离。

那距离远到,我就站在你面前,快要支撑不住,可是你并不知道,以为岁月静好。

这样的距离存在于陌生人之间,很多时候也存在于爱人之间,亲子之间,朋友之间。没有理解作为桥梁,距离便无处不在。

2.光脚找一双鞋都会让你丧失斗志

村上春树曾说:人,人生,其实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

我们习惯于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他人,结果看到的只是假象;我们喜欢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爱另一个人,结果以爱之名行绑架之事。

在网上看过这样一个视频:美国曼哈顿的街头,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在街头游荡。他蓬头垢面,肮脏不堪,与身旁的繁华形成了鲜明对比。

记者:“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呢?”

流浪汉露出一丝无奈,仿佛已经回答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也习惯了这个问题背后的那些轻蔑和不理解。

流浪汉:“如果我能有个栖身之地,我的东西不会总被偷走,不用为被子发愁,不用为吃的发愁,我也许真能找到工作。可是像我这样的流浪汉,如果找到了工作,就要马上离开救济所,我就没有地方洗澡,没有地方存放我的衣物,因为没有人会在雇用我的时候就预付工钱。

这些事比找工作困难多了。说出来可能你都不会相信,我们这儿经常有人偷鞋子。流浪汉的鞋子一文不值,又臭又脏,可是有人连这都没有,所以我的鞋子总是被偷。这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一大早起来没有了鞋子,我就得光脚在满是碎玻璃渣的地上走路,遍地的尿液,蟑螂,你需要在这样的环境里找双鞋穿。这些都会让你丧失斗志。

我过得太艰难了,经常被抢劫,有时是陌生人,有时是疯子。时不时的总有人记下我的名字,说要帮助我,然后给我10美元、20美元,以为这样就能救我。可是这些钱不是马上被抢走,就是被我买食物用掉了,这里最便宜的热狗也要7美元,我还有家人要养。这些人下次见到我依然在乞讨,就会变得怒不可遏,指责我活该生活在狗屎堆中。”

记者:“你接受这样的指责吗?”

流浪汉:“我不接受这样的指责,但我也不去指责谁。有些人很不走运,生来就要面对这些,然后一直被困在生活里。我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坠落,永远到不了谷底,或者是摔到了谷底然后发现那并不是真的底。如果有人经历了我的生活,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今天。现在的我已经不会被什么打倒,一个人能想象的所有糟糕的事我都经历过了,但是我也走不出自己的困局,除了支撑下去没有别的办法。”

小时候看到流浪的人或者流浪的动物,总是被同情心主宰,一定要做点什么哪怕并不会改变什么。

可是每次都会被家人或者别的大人打趣:小孩子太单纯,不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过得不好只能怪他们自己。

渐渐地,我也学着收住自己的同情心,善良显得好傻,还很容易受骗。

“他们没有看上去那么糟,他们只是在表演,他们懒惰,他们不思进取?”

长大后,我们学会视而不见,学会不去相信,学会不屑理解,这样才不会受伤。

但我们对他人的态度,会反射给我们自己,无法解释,但就是这么奇妙。

我们选择对世界冷漠,便只能感受到世界对我们的冷漠。我们选择不屑理解他人,最后便失去了与自己和解的能力。

诚然,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多了一些理解和同情就变得更好,世界就是世界,不幸每天都在上演,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但是,多一些理解和看见,我们就从自己的孤岛搭建了通往别人的桥梁,改变了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也改变了我们身在其中的体验。

这或许是安徒生时代的遗憾,也是他以最隐晦的方式表达的愿望吧。

作者:吴玉婷 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硕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心理类节目常驻嘉宾。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