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们总是在无意识中将自己的各种焦虑丢给了孩子

来源:成长心理 2020-01-12 21:02 作者:程欢

几个孩子玩泥巴,其中一个孩子的爷爷走过来。

爷爷:“你在干什么?什么不好玩,非要玩泥巴。多脏啊!打手打手。”(边说边打)

孩子哇哇大哭。

爷爷:“脾气还不小咧。叫你不玩,你非要玩,这么脏,生病了怎么办?”

孩子哭声更大了。

爷爷:“走走走,回家去;不听话,再不带你下来玩了。”

孩子哭喊道:“不,我还要玩,我要玩。哇——”

爷爷打得很轻,但孩子的心很疼。

他在享受玩泥巴的快乐,享受与朋友在一起的快乐。当这份快乐被突然而至的怒气打断时,孩子给吓着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会这么生气,也没有办法诉说这份疑虑,他只能用哭声来表达内心的不满和恐惧

习惯的养成和身体的健康当然很重要,爷爷的做法无可非议。作为主要抚养者,我们照顾孩子、牵挂孩子,很多时候我们的好心却换来了孩子的怒气与哭闹,这么说来,他们实在是不知好歹。

但,真的是这样吗?孩子不懂感恩吗?抑或,是我们并没有理解到孩子,所谓的爱和照顾,很多时候是我们夹带了“私货”,在无意识中将自己的各种焦虑丢给了孩子,让他们成为了我们情绪的“接盘侠”?

正如开篇故事中,爷爷对孩子不良习惯和身体健康的焦虑,使得他顾及不了孩子的需要,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按“暂停键”。这么说来,爷爷的焦虑得到缓解是以牺牲孩子的快乐体验为代价的。我们那么爱孩子,自然不舍得让他们为我们做出牺牲。那么,在缓解成人的焦虑和孩子体验生活两者之间,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能兼顾呢?

我想,多一些自我觉察是必要的,在打断孩子的那一刻,我们需要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正发生着什么。

1.我们只看得见未来,孩子却注重当下

“快看快看,那是什么?”“来来来,到这里来,这个好。”“快点,快点,往前走,跟上讲解员。”

我常常在书店、博物馆、玩具店、游乐场听到这样的声音。每当孩子们在专注地翻阅、观察、摆弄时,家长们总忍不住催促。

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即便与孩子处于同一个情境中,我们与孩子的视角也大不相同。我们早已习惯了追逐目标,用过度追求价值和意义,来掩盖自己对生活失控的焦虑,但孩子知道最好的风景在此刻。

迫切地转移孩子的注意力,看起来是我们担心他们遗漏了所谓重要的东西,而实际上是扰乱了他们认识外部世界的节奏,也打碎了外部世界在他们内心逐渐形成的独特影像。

2.我们不敢让自己尽情欢乐

雨过天晴,孩子们开心地踩水坑,欢笑声不绝于耳。彦彦的爸爸走过来,严厉地对她说:“谁让你踩水的?怎么这么不听话?衣服都搞脏了。跟我回家。”

彦彦一边哭一边喊:“不,我要玩,我要玩。”

孩子踩水坑,就像小猪佩奇一家跳泥坑,真的是其乐无穷!我们阻断了孩子踩水坑的高亢与兴奋劲儿,或许是因为我们在童年没有被允许尽情地享受快乐,现在也不太敢让孩子体验到它。这时的“打断”似乎具有了双重意义——既中断了孩子享受快乐,也拒绝了让自己重新体验欢乐童年的机会。

3.我们想要时刻与孩子保持连接

孩子玩玩具火车,小嘴巴嘟哝着:“乌鲁木齐到了,请下车。”

外婆:“你还知道乌鲁木齐啊?乌鲁木齐在哪里呀?你知道吗?”

孩子会自发地运用游戏认识和理解生活,也借助游戏缓解内心冲突,重构内心秩序。孩子在玩游戏时异常地投入和专注,容易使我们感到被抛弃了:瞧,没有我们,他也能如此快乐。

这会激活我们的分离焦虑,让我们总想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借此与孩子重新建立连接,把他的注意力拉回到我们身上。但对沉浸在游戏世界的孩子而言,我们的“野蛮闯入”自然是不会受到欢迎的,甚至招致“武力”对抗也是情理之中的。

4.我们想要确认自己在孩子心中的重要位置

一位奶奶在与朋友聊天,坐在手推车里的孩子正好奇地看着地上一蹦一跳的小鸟。朋友说:“你孙女好乖,不怎么粘你呢。”这位奶奶随即对她孙女说:“妞妞,我走了哈。”

孩子回头看着奶奶,没吭声。奶奶继续说:“我走了哈,我不要你了。”一边说着,一边远离孩子。孩子终于急了,哇哇哇地大哭起来。奶奶笑着对朋友说:“你看,还是要我吧。”

那句“不怎么粘你呢”,让奶奶感到自己远没有一只鸟儿重要。为了确认自己在孩子心中的重要地位,奶奶不仅粗暴地打断了孩子的观察,还残忍地以“抛弃”来威胁孩子。这一幕让我看着揪心——孩子发展自己的机会和已经建立好的基本安全感就这样被剥夺了。“我需要你,我也要发展自己”,这是孩子无法言说的诉求。

5.我们陷入了权力斗争

孩子在玩贴纸书。“不对不对,不是贴这里。”“哎呀,乱来,要‘给最长的那条围巾贴上一颗星’,应该贴哪里?”孩子仍旧不抬头,自顾自地玩。 “你慢一点,一个个地贴。” “不对不对,你傻了吧?长短都分不清?好好贴!”孩子最后被烦得不行:“不要你管。”

贴纸书是孩子们的最爱,他们经常会随意粘贴。作为成人,我们习惯了建立和遵守规则,因此很看不惯孩子的“胡来”。我们总忍不住想要指导孩子,而这恰恰打断了他们的思考。并且,诸多的“理所应当”也使我们陷入了与孩子的权利斗争,谁说了算?

6.我们分不清到底是谁的需要

一个年轻的妈妈,怀抱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孩子好奇地四处张望,妈妈抱着她在车厢里来回走动,每到一处就停下来,以孩子的口吻说,“叫阿姨好,阿——姨”“这里有个小哥哥呢,小哥哥你好呀”“这是个弟弟呢,我们是个妹妹,握握手吧”妈妈在漫长的旅途中无数次打断孩子,把孩子的注意力引向她觉得应该注意的地方。结果妈妈很累,孩子很茫然。

在车厢里来往走动和说话,到底是谁的需要?带小宝宝出门,的确压力很大:担心他生病,担心他吃不好,担心他哭闹,除此之外,还希望能增加他的见识,丰富他的体验……

在诸多焦虑的联合挤压下,妈妈的心理压力迫切需要得到释放,语言便是最便捷的宣泄工具。当承载着妈妈焦虑的大量语言信息扑面而来时,孩子就被淹没了,她没有办法继续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用自己的身体去感受周围的环境。

如果我们长期用自己的需要去替代孩子的需要,孩子就无法构建自我。这将会给孩子的成长造成极大的阻碍。

6.与孩子一起享受当下

孩子天然地具有活在当下的能力。成年人在生活中容易感到身心疲惫,或许是因为我们既受限于过去,又忧虑未来,唯独难以活在当下。更糟糕的是,我们常常自以为是地去教导我们的孩子,阻断了他们沉浸在当下的种种体验。

经常打断孩子,不仅阻断了他们感受快乐,剥夺了他们的学习机会,更扰乱了他们的内心。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一切并非都是为了孩子好,而是首先为了自己好——我们的爱并非总是那么无私。

孩子那么弱小,又那么爱我们、依赖我们,自然会对我们丢过去的一切情绪“垃圾”照单全收。于是,孩子体验到我们的感受并以为这是自己的感受,这使得他们的情绪难以独立,更糟糕的是,这很可能会形成一种“习惯:今天孩子被我们的情绪牵制,日后他也会被其他人的情绪牵制。

长此以往,他就越来越难以成长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是我们无意识中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设置了障碍。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为了孩子能有长足的发展,我们需要修炼一点“内功”。自我觉察只是一个好的开始,虽不能促使我们快速成长,但为改变带来了一些可能。多一点地审视内心,把自己与孩子的心理世界分离开,进而试着把孩子的还给孩子,把自己的留给自己,或许才是表达爱意更好的方式。

那些令我们难以承载和消化的情绪、感受一并投放到成年人的世界中去过滤、净化和回收,我们要在成人间的关系中去寻求理解、支持和帮助。

寒假即将开始,漫漫冬日,面对成天窝在家里的孩子,我们会不会感到时日难耐?在为孩子安排丰富假期的同时,按捺住我们内心的种种冲动,泡一杯茶,坐在孩子身边,与他们一同享受沉浸当下的快乐吧!

作者:程欢  从事教育工作近二十年,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健康微课讲师,自由撰稿人。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