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成人世界:比男欢女爱更赤裸

来源:成长心理 2020-03-20 17:58 作者:毒舌女

这个题目其实是一个问题,无数女人囚禁于情爱之中,我却时常出离。

什么是世上最悲哀的事情呢?其实是思考人生,并试图像个傻逼一样去赋予意义。

最近我睡不着就会重读哲学,从弗洛伊德读到尼采再到叔本华,读到叔本华我突然满脑袋抗拒,从前的欣赏与共鸣,那种深度的思想契合,演变成如今的问号加叉号,我开始胆儿肥了,敢跟哲学大师对着干。

这话得从近几年的思想转变说起,所以说来话长也不长。

从生下来就家境还算优越吃喝不愁的我,也遇到了特别现实的撕裂和忧伤。以前视金钱如粪土,真真不屑一顾。如今发现现实另一面的残酷,如果这世上有几个看你不顺眼的人活得比你更富有,你的佛系就像一场认怂的笑话,不堪入目。

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是拜旧人所赐,旧识的女人特地全网@我炫耀着第n套豪宅时,我曾经觉得她像个丑陋的二百五。

但后来想想不对,我酸腐着在以码字和思想为荣耀时,内心很诚实得在争名逐利,我特么压根高尚不到哪里去。我和炫富的二百五的区别是,一个已经得到了,一个还在为“更好”而死磕。谁对内心的欲望施以欺骗,那生活肯定还以耳光。

这里插一个前阵子的小事儿,拿出来感慨一下。我一女友,年前带着全家出省玩去了,回来的时候正是疫情开始爆发的时候,她在机场被测体温,好巧不巧的正好因温差感了个冒,一测发现37度3,安检员拿着体温计当场把她隔离在一边儿,说除非复测没事儿,否则不能离开机场。

你们知道后来她给我说当时她的真实心境吗?她第一意识感到特别恐惧,浑身都抖了起来;第二意识就感觉特别悲哀,她知道自己跟新冠屁关系没有,但一旦真的被隔离或者强制送到医院,没感染也有可能被感染,这人生转折也太特么大了,从此家人泪两行,荒冢添新坟。

第三意识让她感慨最长,就是活生生的不甘心,小半辈子勇敢得敢说敢言,得罪了不少人,一堆人巴不得看她出糗,结果这回一出就是大事儿。如果哪天真的连命都没得玩了,白拼了那么久,没活痛快哪,凭什么要让敌人们得意的笑?

颓唐漫天袭来,她在机场擎着眼泪,咬着牙,脸上每块儿表情肌都写着憋屈。还好她在镇定了好一会儿后,体温神奇得降到36度9,安检员请示了领导,让她过关回来了。如今她活蹦乱跳,屁事没有,活跃在社交平台,偶尔还在针砭时弊。

我为什么要插播这么一段事,因为在心理学里,无法忽视焦虑和欲望,这俩就像双生子,总会一起出现。

貌似多强大的人,都会有其想要更好的追索,无论是尊严亦或物质,一旦达到巨大高度,才能解除逼迫与危机感。没有敌人的人,不是因为他足够善良,而是因为他足够牛逼,敌人的攻击,都像挠痒痒。

国人都知道王撕葱,撕葱特别喜欢撕名人,越有名的撕得越劲爆,名人们还都没办法冲他恼。为什么啊?你品,你仔细品。

曾有阵子说撕葱玩坏了他投资的平台,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全网各种柠檬精幸灾乐祸,一副“你也有今天”的损色儿嘴脸。我当时看到一些公号拿撕葱的“滑铁卢”说事儿,阴森森地冷笑,一般人配幸灾乐祸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亏几个企业人家也不过就是承认游戏过关失败罢了。后来你们瞧见没有,人家他妈给了点儿私房钱,轻松松就把儿子给帮了。所以撕葱的嘴毒是真正有底气的毒,他随便撕,类似肖战的脑残粉们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我等小人物可就不一样了,哪天我毒如撕葱不管不顾,也许几波名人粉丝军团就能把我公号搞死。肖战脑残粉把一个拥有无数文学爱好者的网站都搞死了,虽然后来遭遇反噬,但斗争无赢家。

不过肖战依然流量巨大吸金无数,这也是底气,哪天他就算没广告可接没好戏可拍,光玩投资也足够光宗耀祖。

我很俗,但我说得都是最让人清醒的事实。

高傲皆应有逼可装,看人家冯唐坐在北京巨大的四合院里,能风调雨顺得书写;安妮宝贝自从入福布斯作家富豪榜,文风都是超脱如修仙,刚出道时的灰色与痛楚不复存在。

境界都需要足够高的现实经济为基础,所以当我再读叔本华,就发现他的所谓“不得志”,只是一个上帝的宠儿硬凹出来的苦恼。无数被现实逼迫的人,没办法只去“形而上”,叔本华的形而上太上了,不沾烟火,也是因为他压根不需要。


叔本华1788年2月22日诞生在但泽(今波兰一地儿)一个异常显赫的富商家庭,一生未婚,没有子女,有一只狗。家财万贯却不被世俗打磨,他的人生智慧,就显得不接地气儿。所以如今终于越来越接地气儿的我,开始看不下去。

弗兰兹.卡夫卡说“叔本华是一个语言艺术家,仅仅因为他的语言,我们就应该无条件地读他的著作。”我为什么会暗黑得用第六感揣摩卡夫卡这句话的真实用意“读读罢了,他语言真好,别的不要较真……”我看到了卡夫卡的讽刺,就像冰心写《太太的客厅》,别有意味。

我很早就买了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之前真是读到跪拜,如今觉得他好生自大。所谓“智慧”,有很多是独自窝在书房里的“何不食肉糜”的感慨,我拿现实扎一扎,大家看看疼不疼。

国情不同,时代不同,很多哲学,在现实意义里,充满了各种荒谬的不成立。

摘录叔本华的一段话大家品品,我没有断章取义。

叔本华写到:很多有钱人感觉并不快乐,因为这些不快乐的有钱人缺乏真正的精神思想的熏陶,没有见识,也因此缺乏对事物的客观兴趣——而只有这些才使他们具备能力从事精神思想的活动。财富除了能满足人的真正、自然的需求以外,对于我们真正幸福没有多大影响。相反,为了保管好偌大的财产,我们会有许多不可避免的操劳,它们打扰了我们舒适悠闲的生活。

不知道读者们读到这段话是不是也有莫名奇妙的不适,那感觉就像一个吃饱了撑着的人,在告诉饥肠辘辘的大众说山珍海味是丑陋的,吃多了会影响你的幸福感,白米饭配咸菜多么惬意啊,简单的生活才更接近圣贤的高度。

现实和哲学真的不一样,首先没有哪个有钱人是傻瓜,这个折叠社会早就阶级分层了,反而有钱人的见识、接受的思想熏陶、对事物的客观兴趣,远远高于普通人的比例。

最近人们才开始直面现实“寒门难以出贵子”,有钱才能接受更多更专业更好的教育,才能有机会常出国门,去增加更远更广泛的见识,才能有实力去探索更多事物,并分拣出真正的兴趣。

所以现实是,财富对幸福影响很大。小时候的影响是学霸与普通学生的距离,成年以后的影响是因见识而广阔得多的心境,可以不计较小事儿的底气,相对于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真实困窘,你说哪种人更幸福呢?

有多少人宁可去承受打理偌大财产的操劳,也无心去安守危机四伏的“舒适悠闲”。一时的“舒适悠闲”谁都可以,但没有足够强实力的舒适悠闲,哪天遇到生活难题,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叔本华还说:对于人的幸福,人的自身确实较之于人所拥有的财富更为重要,但是,常人追求财富比追求精神情趣要来劲千百倍。

因此,我们看到很多人像蚂蚁似的不眠不休、辛勤劳作,从早到晚盘算着如何增加他们已有的财富。一旦脱离了那狭窄的挣钱领域,他们就一无所知。他们的精神空白一片,对挣钱以外的一切事物毫无感知。

人生最高的乐趣——精神方面的乐趣,对他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们就只能忙里偷闲地寻求那些短暂的、感官的乐趣——它们费时很少,却耗钱很多。

他们徒劳地以这类娱乐来取代精神上的享受。在他们生命终结的时候,如果运气好得话,他们真的会挣到一大堆的金钱,这是他们一生的成果;他们就会把这些钱留给自己的继承人去继续积累或者任意挥霍。

这种人尽管终其一生都板着一副严肃、煞有介事的面孔,但他们的生活仍然是愚不可及的,与其他许多傻乎乎的人生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这段话不是出自叔本华著作《人生的智慧》,而是出自当今某个公号主的笔下,大约全网的评论应该是这种画风:这个人是不是晚上白酒多喝了两壶?晕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现实生活里,谁有资格评价谁更智慧还是更愚蠢?就像古老谚语“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我也是靠文字谋生的人,但很有自知之明,常自嘲自己在思考人生时,就是一傻逼。

人生太多维度,而人本身又太复杂多样,以人类现有见识,任凭任何人都没办法对人群做综合总结,就算是大哲学家叔本华,他也没有资格这样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谁说追求财富的人就精神世界一片空白了?马云好像不认同,刘强东也肯定有意见。

叔本华过度拔高了精神方面乐趣的价值和高度,殊不知,有太多太多拥有高度精神乐趣的人,所受的痛苦,远远大于叔本华笔下那些拥有财富的“愚不可及的、傻乎乎的人生。”

事实上,追求精神高度的人,也有欲望。他们的野心不在物质,而是在精神高度的更高处。太多文人墨客也毫不免俗地攀比,和他人比,和自己比,还有的痛苦得自杀而亡。我真的无法苟同那些放弃生命的“精神高度”,他们比“愚不可及、傻乎乎的人生”更加高尚?!

还有很多追求“精神高度”的人群,他们的痛苦恰恰来源于没有足够的物质财富。他们本身比谁都渴望拥有更多物质财富:有了财富,剧本才能被投资成电影;有了财富,艺术品才能被推广包装出展览;有了财富,才有心情读读书,写写佛系,而不必追流量蹭热度码爆文。

也许你熟悉的某位有才华的精神世界丰富的人,正在为物质而痛苦得整夜睡不着觉。

叔本华所鄙夷的他人的“精神世界一片空白”,也很可能是假象。有太多智慧的人早早学会了闭嘴,并不流露其智慧和思想,而是专注赚钱,很务实地做事。

不声张,不代表不存在。有些人的“智慧”显于外,例如自以为是的叔本华,唠唠叨叨没事儿就写长篇。还有些人的“智慧”藏于内,看着没什么思想,不过是懂得了思想也是“双刃剑”,外露会带来的争议与烦恼,在务实这条路上,弊大于利,罢了!

不小瞧任何不善表达的人,也许他们的心思缜密、头脑深刻,远超已经著书立传的“显摆党”。

浅薄的快乐,更接近快乐本身;唯有痛苦才滋养深刻。叔本华说很多有钱人忙里偷闲得去追求短暂的、感官的乐趣,说他们“徒劳地以这类娱乐来取代精神上的享受”。

我真想呵呵。叔本华果真不差钱,也不需要亲自赚钱,大约不知道在“愚不可及”追求财富的路上,其实需要消耗大量的心力和脑力。从没听说哪个“傻乎乎”的人能够赢得大量财富,还能够舍得挥霍在“短暂的、感官的乐趣”,那些需要花钱的乐趣,怎么不是疲惫之后的调剂呢??

谁有资格去鄙夷那些肤浅的快乐。在追逐财富的路上那么辛苦,这些乐趣是犒劳辛苦的理所当然。而很多有能力长久的沉浸在精神世界的人,其实很多确实清贫一生,但你怎么知道他们内心不向往那些“短暂的、感官的、需要花钱的乐趣”呢?

只不过花不起,于是端起精神的高度,继续沉浸,也唯有拿精神高度做借口,才能心安理得说服自己和他人。毕竟,拥有财富,其实真的并不容易,甚至一定程度上说,比拥有精神高度更加困难。那么多聪明绝顶的智者,为什么挣不到钱呢?智慧如果在现实中无法变现,那也是对智慧的另一种辜负,或者说,智慧并不足够,根本就是伪智慧。

所以,千万别诋毁有财富之人是傻逼,也别标榜懂精神乐趣的人都高贵。活好当下,本身就是最大的智慧;就像生活,才是最高级的艺术。形而上的人玩不转形而下,就没资格布经论道。

我认识一个同行,写畅销书的,她活得就很讽刺。她写了本如何优雅地做个不急不躁的女人,而她生活中天天口吐莲花,在豆瓣、贴吧里和各种人骂战,粉丝一句观点不一致的话她都听不得,一点儿屁事儿就能炸毛。

她还写了本教女人如何经营财富如何赚钱的书,而她本人其实一直蜗居在父母家,全家唯一一套地处郊区的小房子里,奔四年华都没攒出一套房钱,经常给我抱怨稿费少,出版商抠门儿,钱难赚。

别轻易相信文人的“著作”,时刻保有怀疑精神,这才是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想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也别迷信有钱人的“经验”,真正的赚钱之道没人真的公之于众,被洗涤过的经历,听听就罢了。

所以,也别轻易思考人生,诸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偶尔想想算是自得其乐,实际哪有什么标准答案?

我没见过上帝,也没见过佛,也没见过叔本华。但我敢在叔本华誉满全球后提出思想质疑,也是不媚俗的一种独立。

总好过对马云未起家之前嘲笑他是丑比外星人异想天开,成功后捧臭脚挂肖像摆供台跪拜高喊“马爸爸”的那些人,活得有风骨吧。

喜欢今天文的小伙伴们,欢迎转发,点个“在看”,点多了转多了,我以后更敢说说一些大胆的话。祝每个点赞的朋友都拥有你深以为然的快乐,无论是追逐财富,还是享受精神,自己高兴就好,毕竟心安,既是归。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