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ai和性生活的区别
两性心理 风茕子 2020-05-19

最近比较流行说“我忙得都没性生活了”,昨天有个朋友说:“我忙得都没心思做爱了”,她新婚燕尔,俩人正如胶似漆,我品出里面微妙的意味来,感觉没心思做爱比没时间过性生活更惨,因为做爱比过性生活珍贵。

做爱是什么感觉呢,是一看到这个人就有反应,就想缠着TA做,不需要商量、请求、讨好。是两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我要你”。天地混沌,天人合一,过程驰魂夺魄,完全忘我。两个人被粘稠的浪潮席卷,乘风破浪,降龙伏虎,然后归顺、交纳,那一瞬间窒息掉的空白之后,性用它富有缠绕力的余韵,将两个人缓缓推到波澜壮阔的爱与平静中。

而性生活是什么感觉呢。好多天没搞了吧?这不正常吧?身体好像饥渴了,出去找别人搞麻烦,又要花时间又要花精力说不定还要花钱,和身边这个人搞如同嚼蜡……算了算了凑合搞一下吧,反正肚子饿的时候有糠吃总比饿着强。于是试探着摸一下挠一下对方,TA没有不耐烦,那就来吧。前戏敷衍,过程机械,后戏省略。完事儿后看着瘫软的对方,像昆虫看着自己褪下的蛹皮,有点嫌弃又有点空茫,巨大的无力感垂落下来,不想说话。两个人稍事休息,然后用难看的姿势擦拭自己,关灯,睡觉。

这种事还有很多词儿。“啪啪啪”有一种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的冷感。象声词嘛,把这事儿说得只剩下一个声音而已。而且这个词容易让人联想到后位,后位因为回避了女方的脸,感觉缺乏感情交流,兽性的活动更多一点。

“嘿咻”带着点可爱,“嘿”像使劲儿,“咻”像喘气儿,一个人在用力,一个人在娇喘,挺有画面感。百度了一下来源,说是从字面意思来看,声旁是“黑”和“休”,就是天黑了休息。形旁均为口字,表示是两口人在天黑了一起休息,而且在休息过程中可能两张口都会用到。中国的语言文字好厉害。

0.jpg

“办了”是直男的说法,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征服;“日”和“靠”都已经成为口头禅不在此列;“房事”听起来特别老掉牙,古人可能觉得这是唯一必须在房子里做的事,现代人却更喜欢“车震”“马震”各种“野战”。“交媾”是我写故事的时候喜欢用的词儿,尤其是我的主人公对性有着必须又怀着一种蔑视的时候。

“周公之礼”让人觉得特别客气。曾经我和九总去参加一个性学展览,看到古代的新郎新娘穿在最里面的衣服是连体衣,裤子上有个大洞,原来新婚之夜双方都会不好意思,所以不脱衣服,通过那个洞完成周公之礼。很有礼貌对不对。

我有一个男性朋友喜欢偷吃,搞艺术的,心细如发,他靠乱搞滋养着自己的艺术生命。我说你天天在外面乱搞,你老婆乱搞吗?他说绝不可能,因为她被孩子拴住了。当他发现第一个娃上幼儿园了,老婆的精力能腾出来了,他赶紧酝酿生个二胎,把他老婆的时间占着……我说那你老婆也应该有需要啊,他说老婆有需要的时候他能感觉出来,比如他回家老婆比较殷勤、亲热,看电视时还让他抓个痒啊啥的,反正能觉出她的肌肤需要温存,他就赶紧交个公粮……这个时候觉得“交公粮”这个词也挺有神韵。

林毛毛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性需求是公平的,如果有一方在外面乱搞,另一方一定会吃不饱。我一直对这个观点很好奇想要考证,所以每当我碰到乱搞的男人,聊得很嗨皮的时候,我是一定会问他老婆乱不乱搞的,我得到的答案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老婆绝不乱搞。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不相信的“唏”一声,做出你受骗了的表情。我是个坏人。

性这件事之所以神奇,不仅是因为它能带来高潮,更好玩儿的是围绕它还能产生各种各样的感情。作为一个以写此为生的少妇,我总是对别人的人生充满好奇。刚才我问闺蜜,你有没有觉得“过性生活”和“做爱”完全是两回事?她说觉得。我说,那你有多久没有性生活了?她说,个把月吧,记不太清楚了,因为反正和自慰差不多,印象也就不深刻。我说那你有多久没有做爱了?她说也记不清楚了,至少有五年,因为太久太久,久得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听起来好悲伤。多希望我们的每一场性生活都是做爱,是灵魂的相互渴求,而不是对身体和本能的让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