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对你没有感觉的婚外性要不要继续

来源:两性心理 2020-03-08 17:16 作者:毒范

最近接到一个女读者的倾诉,我开始怀疑她得了琼瑶阿姨真传,字里行间描写了一部悲剧爱情长篇,那感觉,国外能比罗密欧与朱丽叶,咱国家能赛梁山伯与祝英台。

就是传说中千年等一回的“命中真爱阴差阳错痛失姻缘”那种爱不得的泣泪故事。但是我读完了她的自我感动,禁不住又“毒舌”了,目前她已把我愤然拉黑。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转述不足以为证,大家看看:读者“毕池”的故事。

我叫毕池,出生在一个落后的乡村,上有哥哥姐姐,下有一个弟弟,我是最不受全家待见的“夹心饼干”。爸妈对我一般般,什么活都让我干,还让我洗全家人的衣服。

那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我不努力奋进,我在这个家里是熬不出头的。我们家乡不但重男轻女,而且这个乡村民风彪悍,田间地头常听泼妇对骂,有时为了利益,村民能拿着铁锨互殴。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很想很想挣脱,因为我还有幸进学校念书,书念多了,我心里的诗与远方成了灵魂安栖的避风港。

现实萧索而破败,诗歌里,寄存了我的憧憬和幻想。做完功课干完家务,闲暇时我就读诗,人们常看到夕阳下的村舍露台,有一个不起眼的姑娘捧着诗集。夕阳是红色的,而我的内心世界,流光溢彩。

我确实外貌不起眼,以前是,现在也是。我虽是女孩子,却有一张国字脸,小时候长得黑瘦,大约因为营养不良。

不过上天还是眷顾我的,无论别人怎么胖,我都不会胖,这也是我年过38岁却极为骄傲的地方。如今人到中年,从背后看去,袅袅娜娜,一幅少女腰身。

青春萌动的高中时光,我暗暗爱上了班里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他叫倪峰,写得一手好诗,常在校园诗社发表。我因为想追随他,也申请进了诗社,我的文笔不如倪峰好,我就默默努力,读了好几卷汪国真、余秋雨。

后来诗社有活动,他写什么诗,我就逐句析韵,揣摩深意,再写一篇与之暗暗应和。时间长了,才华横溢的倪峰逐渐会意,再悄无声息地对一首新诗回我。

那种超脱了世间的愉悦,在精神中流动,欢畅如飞鸟与鱼的凝望。我逐渐用才气打动了倪峰,虽然我外貌与他毫不相配,但我的才情和他犹如仙侣天成。

我将这份情压在心底,不敢声张。家里人本就反对我考大学,如果发现我心思游移,更有理由不让我继续读书了。我为了和倪峰更多匹配,比以前更加刻苦。爱情是最美的魔法师,她让我从一个自卑的没有存在感的黑瘦小女孩,到一个学霸,迅速飞翔。

听说倪峰要报考某一线城市的大学,我也倔强地填报了相同城市的大学,为了稳妥,没敢和倪峰一样申请那个非常难进的学府。我想,只要能在同一所城市读书,就比掉线划拨到别的学校强。

是不是老天爷都在成全我的痴心?我和倪峰双双上榜。家人很惊愕,没想到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丫头,也能考上不错的高校。

他们对我的态度由嫌弃到骄傲,母亲带着一大筐的煮鸡蛋去乡邻家串门,逢人就炫耀“我家三妮出息了,考到了大城市!”那时候,我的心也被自豪充斥得飘飘然,想象着能与倪峰一起在大城市双双毕业,双双工作,一起打拼,双宿双飞。


然而,我的想当然,却不是倪峰的想当然。

在人才济济的大城市,我的土气和不好看,被校园里那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映衬得无比灰暗。而我的成绩,在那所不错的高校里,其实也并非佼佼者。

我没有更多的钱打扮自己,没有钱买化妆品,没有钱买漂亮衣服,家里对我的资助,除了交学费,就是仅够吃饭。我和倪峰在这座城市每个月都抽时间见面,都是我坐好长好长路线的地铁,去他的校园看他。

倪峰逐渐和大城市的男孩子学会了穿衣,比以前更好看了。他依然那样文质彬彬,如画里出来的美少年。但倪峰对我始终没有更多的暧昧,我们依然会对诗,我依然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欣赏和欣喜,但不是我想要的热情。

大二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让我几近崩溃,当我再去倪峰学校看他的时候,他的臂弯里多了一个娇小的女生,他说是他的小师妹,本地人,现在是他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我当时的尴尬和糗态是不是被那个女生全部看穿,我自我介绍是倪峰的同乡,老同学,在一个城市互相关照。那个女生盈盈微笑,只礼貌地看看我,再抬头望着倪峰,眼如弯月含春水。

从此以后,我像一个失魂落魄的空壳,在不知道为什么要来的校园里,再也找不到方向。曾经倪峰就是我的诗与远方,但倪峰有了他的诗,我的远方又在哪里呢?

之后我和倪峰联系渐少,无数个深夜,我在图书馆发奋图强,默默疗伤。毕业后,我被保送读本校的硕士,老家人提起我,都说是四里八乡难得的才女。

本硕连读的结果是,我以高学历谋得了这个城市工作的敲门砖,毕业后我进了一家技术型企业,我不再写诗,也不想再读诗了。因为现实里毫无诗意,马上迎面而来的是高昂的房价,和我大龄的尴尬。

在我们老家,我这样大龄单身,是被视为异类的。与我同龄的同学们,孩子早就会打酱油了。

过年回老家,乡邻们不再像以往那样仰望我,而是看着我依然不够俊俏的脸庞,甚至故意瞅着我疏于保养而生的鱼尾纹,窃窃私语,都在说着什么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又有什么用?大城市买房买不起,还那么晚也没把自己嫁出去。

乡邻的话深深刺痛了我,我不愿回这片土地里遭受歧视,那么多年,我辛苦努力,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摆脱这片穷山恶水?这些刁民无知之辈?!

找个有房的男人,把自己光鲜嫁出去,成了我27岁以后,最迫切的渴望。一线城市的房价,在我眼里犹如天文数字,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那么大串数字,我深知,仅凭我的这份工作,想买房落户,是等不到头的。

曾经深爱过一个人,后来者,都可以是将就。

经历了多次相亲,终于我通过同事介绍,认识了同样来自外地,却提前很多年在这座城市买房定居的矮胖男人。这男人家境不差,但比我还其貌不扬。他喜欢我的上进,欣赏我的能力。

他在某国企上班,工资也不高,但房子是全款,他父母资助的。说不上爱,也说不上不爱,大约还是有那么些喜欢。我在他黝黑的脸庞上,找到了似曾相识,就像看着我自己,同样的外形不出色,但却让我亲切和踏实的气息。

不到半年,我结婚了。老公给了我还算风光的婚礼,娘家的口,乡邻的嘴,都堵上了。从此我扬眉吐气,我在这个无数人羡慕的大城市,骄傲扎根。

顺理成章生了儿子,如我们夫妻一样的黝黑,但很健康,胖乎乎,是全家的心头肉。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忘记曾经爱过倪峰,我把所有的爱都放在了这个家里,放在了儿子身上。

但渐渐的,我发现老公对我越来越不耐烦了,他变得越来越懒,说工作忙,工作累,孩子吵,回家就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家务活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我有怨言,跟他吵,让他搭把手,他非常不耐烦“买这套房子你家里出一分钱了吗?你知道我爸妈多辛苦吗?知道我多辛苦吗?你家干嘛呢?就知道要钱要钱!”

我无话可说,是的,自从我在这座大城市扎了根,却断不了娘家那个旧根。老家人总觉得我过得好,大事小事开口让我帮衬,弟弟要结婚,也让我出六万帮忙首付。

为此,老公对我越来越看不顺眼。家里积蓄本就不多,我无数次支援娘家人,换来的是老公的冷眼和冷暴力

终于有一次,我指责老公臭袜子乱扔,不管孩子,老公爆发了,揪着我的头发就打,说这么多年,真是忍够了你,娶你不就是让你多付出多干活多赚钱吗?你倒好,一直贴补娘家人,还敢跟我这儿叨叨,你哪来的脸指责我??

我的头发被撕下来好几绺,胳膊也被打紫了。我哭,他让我闭嘴,说再哭就滚出去!我不敢滚也不能滚,我滚了,我的一切骄傲,我这些年所有打拼,都付之东流。

承受了多次冷暴力和热暴力后,我逐渐学会了沉默。沉默,也许是我在这个家自保的唯一办法。我看到了老公和别的女人的聊骚记录,我也不问,也不敢管。我不能走,不能闹,不能离开这个家。但我的恨是深深向下扎,越扎越凶狠。

命运真会开玩笑,在我骑着单车过路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倪峰,那个我刻意去遗忘,却早已长在心底的名字,他就像天降的神仙,给我绝望的生活,打了一束强光。

倪峰约我喝茶,和我叙旧。那个中午,我们彼此的心,比曾经更近了一步。我遇见他时,正是倪峰最潦倒的时候,不是事业潦倒,而是家庭。倪峰像魔怔了一样,跟我吐露他的憋屈,说老婆仗着是本地人,一直很强势,他这些年被老婆全家人压制着,几近窒息。

我心里有微妙的情愫,并没有把自己的不堪急于展露,但我静静的倾听,给了倪峰非常大的温暖。

此后我俩在微信里常聊,逐渐像是在弥补迟到的初恋。老公没有给我的温情,倪峰全给我补上了。

下雨时,他会叮嘱我带着伞;天冷时,他会嘱咐我多穿衣。倪峰还会细心给我写诗,就像当年我俩的琴瑟和鸣,倪峰告诉我,原来我才是他真正的灵魂伴侣,怪他以前太年轻,错过了真正对的人。

我逐渐忘记了老公给我的暴力给我的痛苦,走路轻飘飘,随时不知不觉就会笑。黝黑的脸庞,浮上少女才有的红晕。倪峰是我的真命天子,我就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他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也不晚。

我和倪峰会在中午,谁都不会注意的时间段悄悄开房,他在床上和我也合拍极了。书上说,好的伴侣是生活中能够陪伴,精神上能够相知,床上能够充分享受鱼水之欢。我和倪峰三样里占了两样,我已经非常非常知足了。

我觉得倪峰就是老天派来拯救我的,他不爱他老婆,最爱我,我有爱,我就够了。真爱是什么?真爱就是不要物质,不要现实,只需要惺惺相惜,我们俩是最纯粹最真挚的最不俗的感情。毒舌女,请你祝福我们!!!


| 毒舌女说:

“我呸”——这个感叹词,我在心里默默吐出,没有无情地抛给毕池。

不牵扯物质,不牵扯现实,精神相知,床上相合,就是可歌可泣最纯粹的“真爱”是吗?那也就是说牵扯了物质、责任、一地鸡毛、房子、孩子、老子、票子的现实生活,就是不高尚的下里巴世界产物?

我问毕池,你既然和倪峰那么相爱,为什么不离婚俩人在一起呢?果不其然,她搬出最老套最可以让人同情的圣母理论,论证为什么不需要结婚的合理性

毕池说“真爱与婚姻无关,真的有了婚姻,才知道婚姻的丑陋,婚姻太真实太计较了,我觉得不走进婚姻,真爱就能永恒。还有,我有儿子,倪峰也有儿子。

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人了,怎么能轻易做伤害孩子的事呢?离婚对孩子伤害太大了,我担心儿子会受不了。既然婚姻已经苦烂透顶,离婚代价又太大,我也不想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我只是想要真爱,有真爱就够了,别无他求!”

好一个毕池,果真是碧池才会说出的堂而皇之。说来说去,她都是圣母,从里到外,高尚如枝头高贵的玉兰花啊!!

现在读者朋友们且听毒舌是怎样毒舌的吧:毕池,你之所以不离婚,不是说真的为了孩子着想,你如果真的为了孩子着想,最该做的是给孩子营造一个好的家庭氛围,找到夫妻关系变恶劣的根本原因,去努力修补。

你老公也不是没文化没知识的大老粗,当年能沟通,曾经对你好过,那么后来的改变一定不是他本身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恶人。你老公也许有他的苦,我单凭你一面之词,无法判断真实的情况。

但你老公能忍受你常年倒贴支援娘家,已经算是有风度,让他一点没有怨言,你也有点强人所难。不管你是不是现实版“樊胜美”,还是“扶弟魔”,你都要先看清自己到底存在哪些问题,再分析他人的问题。

一个巴掌拍不响,恶劣的夫妻关系,两个人都有责任。

再说你说不想伤害倪峰的老婆,劝你不要做着恶事却口中念经,你们俩的行为,目前是没被曝光,但纸包不住火,早晚会有被伴侣知晓的风险。

你说不想上位就算不上伤害?这话说得过去吗??就算倪峰的老婆强势,那是他俩之间的事,也不是你堂而皇之拿真爱做虎皮去出轨的理由!

再说说你眼里的所谓“真爱”,你不愿离婚,真的是为了维系“真爱”的“纯粹”性吗?你把你自己和倪峰无限拔高,我真没看到有什么爱情成分。无非就是两个男女苟且苟且,滚滚床单,弥补和平衡在婚姻生活里的不甘罢了。

毕池,其实你心里有你自己的小九九,你不说,别人也看得出来。

第一,就算倪峰口口声声说爱你,他真的会娶你吗?你廉价到他都懒得给你买个包,买块儿表,用小儿科的把戏,给你写几首诗,就泡上床了。说到底,他拿你做最经济实惠的泡友。

如果倪峰真的爱你,当年你写那么多诗,他怎么没选你做女朋友?现在在老婆那里受了气,回头骗你说什么真爱,你也信?他说过娶你吗?规划过你俩的未来吗?

再深挖一下,你不得不直视这样一个事实,其实你和倪峰,本质上是一类人。他靠她老婆本地人身份落户,你靠你老公的全款房子扎根。但你俩双双离婚,结合在一起,你俩有什么??倪峰名下有他独立的房子吗?你有吗?

如果你当年就有,也许倪峰会选择你,但他选择了现实!你也是!别说什么深爱过一个人,后来的都是将就。你可以不将就,你可以继续找一个颜值高的,惺惺相惜的灵魂,两个人一起打拼,一起奋斗,贷款慢慢攒起一个家,你说那叫爱情,我信!但你们俩不是!

你骗你自己说这是真爱,只是因为你的学问你读的书你的社会价值观,无法说服你做一个出轨的小三。不拿“真爱”做遮羞布,你又何以立足于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系。说你是倪峰的廉价泡友,你甘心吗?你不接受的。

目前你的生活看着很可怜很苦逼,但真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也算求仁得仁,你要的不是爱情走入婚姻,那就多磨合婚后的感情。本来就没什么爱情含量的各取所取,如果想得开,就降低要求。忍不了,非要出轨也没人管你,但你硬说苟且是真爱,还让我祝福你,毒舌女做不到。

嗯,故事的结尾是,毒舌女被毕池拉黑了。

这世上有多少可笑的“真爱”在横行于世?没有责任和担当的感情,脆弱如纸。别拿自我感动当爱情,什么纯粹?那是狗屎!真爱沉甸甸,有生活的重担,有彼此的承担,有对家人的包容,有对缺陷的海涵。

好的感情,都有几个阶段晋级,第一阶段是两个单独个体性的吸引,第二阶段是两个人生活的磨合,第三阶段是对两个人背后家庭、共同的孩子、共同的日子,一致的担当。

真正该祝福的,是晋级到第三阶段,虽然有苦有泪,有种种不完美,但依然能够在吵架后,真诚拥抱彼此的坦诚和懂得。是经历了种种生活磨砺,相互体谅的温暖。

真爱一直有,就在最寻常的日子里,大家细细体味。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