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为什么“好”男人也会去嫖娼?

来源:两性心理 2019-10-18 11:00 作者:易读心理网

最近,我收到的关于“丈夫嫖娼”的私信和故事有点多。

有一条私信是这样的:

我是二婚,他是三婚(一直以为也是二婚,直到发现他嫖娼,我才了解到他已是三婚)。他月收入3500左右,我4000左右。他是外地户口,没房产,自己孩子的读书问题都没法解决,却借钱赌博,也嫖娼。

我当时那个难受啊,没法言语,但还是选择了原谅,因为爱他,而且自己年纪也快40了(他大我8岁)。只是,我的原谅不值钱,三天后又他去嫖了。

我跟说,我是不可能再睡你了。要不,你嫖你的,我玩我的?

他回答,不行!

就这样,离婚提上了日程,不料对方理直气壮质问:我不同意离婚,你还是我老婆,怎么你就这么不懂事,揪住这点小事不放,非要离???

女方眼光不大好,事后又选择原谅,这点我们暂且不表。

我们单来说说男方这到底是一种啥逻辑:自己嫖娼,女方要离婚,却要把“破坏家庭”的罪名安在女方身上,说嫖娼是小事,还说女方不懂事。

不过,也不奇怪,很多男人的心理逻辑就是这样:我出轨、嫖娼、“百人斩”,背着家人把坏事做尽,但在家人面前依然是个绝世好丈夫、好爸爸,是曝光我的人毁了我的“幸福家庭”,是提出离婚的人毁了我的“幸福家庭”,而不是我自己。

可问题是,这样的家庭对你而言是“幸福”(既有家庭这个大后方,又可以出门寻找刺激),可对伴侣来说是地狱啊!

不是自私到极致,恐怕真是没脸说出那样的话来。

另外一个关于嫖娼的故事,是闺蜜讲给我的。

她的同事,一个温柔贤良能干的软妹子,跟一个又胖又穷也不帅的男孩谈恋爱,两人两地分居,周末才见面。

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结婚,但过了如胶似漆那一两个月以后,男的就不怎么碰她。

某天,她接到警局来电,男的嫖娼被抓,而她自己已怀孕。思虑再三,她跟电影《致青春》里的阮莞一样跑去善后,哭一顿后选择了原谅。

上次出门旅行,我无意间也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无锡一个姑娘,结婚生子后才发现老公酷爱嫖娼,她老公还不付嫖资导致小姐闹到单位,于是他们在孩子还不满一岁时离了婚。

这个姑娘后续的故事,比较励志。

离婚时她三十岁,带着孩子艰难地创业,赚了些钱,四十岁的时候终于遇到各方面条件不错的人,结了婚,现在过得挺幸福。

2016年最火的一条新闻是人大硕士雷某因(疑似)嫖娼被抓,后激烈反抗致死。

被警察抓上车后,雷某从车后座窜至前排副驾座位,抢夺方向盘并用脚踢踹驾驶员,驾驶员被迫停车,雷某从副驾开门下车。

之后他又被抓到车上,整个过程反抗激烈,再后来就突然无声无息了。警方把他送去医院,发现他已经死亡。

当时,全网都在讨论雷某到底有没有嫖娼。

木子美认为雷某一定是去嫖娼了。

她说:“你低估了一个农村出来的高学历孩子,进到体制内工作,名声和前途对他意味什么。如果他被抓进去,劳教半年,一切都没了。不在嫖娼对错,而在个人对后果的承受能力。如不是那么惨烈的后果,他一定不会拼死反抗。而他交5000罚款,争取现场放走的能力都没有,他身上没钱,跟老婆拿一定会暴露。”

雷某到底有没有嫖娼,当时成为了一起“罗生门”事件。

雷某已死,警方和洗浴店的小姐说的话,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群众不一定愿意相信,但有一个人心里其实非常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去,这个人就是他的妻子。

当时,雷某妻子的表态发言是:不考虑丈夫的嫖娼问题,只在意警方的执法问题。

我估摸着,以往她想不通的,估计都能解释通了,只是斯人已逝、死者为大,以家庭利益大局为重吧。

后来,根据警方对现场提取的避孕套进行的DNA鉴定,能够证实雷某进行了嫖娼行为。同时,从卖淫女的供述指认,以及场合的其他人员的供述指认,都能够认定雷某的嫖娼行为。

很多人大跌眼镜:一个学历高、工作好、看起来很像“好丈夫”的雷某,怎么居然也会去嫖娼呢?

男人嫖娼的情况,分好几种。

一种是本能驱使型的。

即,自己有生理需求了,就一定要解决。对象是谁没关系,有性欲了他就必须要释放。如果老婆不方便跟他来一发,而强奸会犯罪,买春风险小,那他就会去买春。

此类男人,类同于有了尿意就立马要排泄的狗。

他们信奉“自己的欲望大过一切”,而且大多会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食色性也。我不过就是撒了泡尿,这是作为男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跟我顾不顾家没关系。虽然我嫖娼,但我依然是个顾家好男人。

这类人也很容易“双标”:我是男人,男人都是这样的。十男九嫖,另外一个不嫖的,是因为没钱或阳痿。但是,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没有性欲(即女人是作为满足男人性欲的一种存在),你得守贞。你要是跟我一样乱睡,那你就是荡妇。

他们一般会跟妻子有性,有时甚至还会把性病传染给自己的妻子。

这类人无比自私,是典型的“渣男”“烂男人”,做人全方位不及格。


另一种情况,是应酬从众型。

这类男人,一般不会专门去嫖娼,但是因为他们身处某种圈子里。身边有个强势人物要去嫖娼,他就得去作陪。如果不去,他可能会得罪其他人。

以前我就问过一个男性朋友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陪客户吃饭,饭后客户要去嫖娼,你会跟着去吗?”

他回答:“去啊?干吗不去?不去这笔业务就做不成了,我也是为了赚钱养家。”

我脸上笑嘻嘻,心里却在想:啧啧,为了赚钱养家,多高尚的借口啊。

这类男人大多有非常浓重的自卑心理,做人做事也没什么原则。

他们可能会跟自己的妻子有性,而且会隐瞒自己的嫖娼经历。

若是哪天东窗事发,他们最擅长的说辞便是:我也不想啊,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啊。

好像别人是拿着枪逼他们去嫖娼的一样。

面对一个强势人物,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腿软。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只要我自己顺从了强势人物,强势人物就一定会给我好处。为了美化自己的从众行为,他们往往会找出“为了家庭”这样高尚的借口来,以试图证明自己是“被生活所迫”。

你要是让他们跟着大人物违法乱纪,他们大概率上也会做的。

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好”男人型。

有一类男人,是学校里的“好学生”,职场中的“好员工”,家庭里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

白天,在上得了台面的场合,不管他们做什么角色,都做得无懈可击。他们可能平时努力工作,在家里孝顺父母、尊重老婆、爱护孩子,是人见人夸的“好男人”。

但是,到了夜晚,到了某种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的场合,他们摘下面具,摇身一变成为嫖客,露出令人大跌眼镜的另一面。

这类男人嫖娼,多是为了追求即时的性满足。这些经历其实“并不能满足需要,做完以后觉得空虚”,可是,他们一旦破了戒,就很难戒除。

而且,他们可能会让妻子长期处于无性的状态。

这类人也谈不上坏,可能就是从小受到不科学的性教育,觉得性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所以只有对道德感比较差的“小姐”,才能释放自己的欲望。

对这种心理,弗洛伊德有过一段比较经典的阐述:

“所尊重的女人,性行为总是受到威胁,只有在对较低级的性对象时,他才能行动自如,为所欲为;当然,造成这个现象的,也还有另一半成分参与,那就是,他不愿意向他所敬重的女人要求不合理礼俗的(错乱的)的性满足。

只有当他全心全意地纵情享受,他的性欲才能完全满足。

但是,比方说,他去找一些不高贵的性对象,一个较不道德的女人,对这样的女人她才不会产生道德的焦虑,而她对他的生活一无所悉,就无法批评他了。虽然他所有的柔情、思念,全都系属他处,他却只能对这样的女人奉献他的性能力。

社会地位高的男人,常会包养一个低阶的女人来做永久情妇,甚或娶来做太太,很可能的,这也只是同样地基于需要一个低阶的性对象,以便自己从心理学的观点上,能得到完全的满足。”

弗洛伊德把这种情结称为圣母—妓女情结。

公众号KnowYourself 有一篇讲述无性婚姻的文章,曾系统地介绍过佛洛依德的这个观点:

弗洛伊德认为,拥有这种情结男性的眼中只有两种女性,一种是妓女,一种是圣母。“妓女”型女性是在性上更主动的、更容易激发男性的性欲,但也更廉价;而“圣母”型女性则意味着与性无关、更值得被人尊重。

对于他们所爱的女性,他们没有欲望;对于他们有欲望的女性,他们没法去爱。在结婚之前,有情结的男性会被性自主的女性吸引;而在婚后,他们会减少或停止和伴侣的性行为,在他们的认知里,贤妻良母不应该有性。特别是当有了孩子后,妻子成了“孩子的母亲”,他们更加无法将孩子的照料者与性联系在一起。

而关系外的其他女性在他看来,依然是“妓女”,是可以引发他性欲的对象,于是他们一边卷入婚外情,一边认为自己依然爱着妻子。

“圣母—妓女”二分法实际上否认了女性真实的、正当的欲望。拥有“圣母—妓女”情结的男性,将女性分为有性自主的妓女,和一点也没有性的圣母。

对性自主的“妓女”,他们一边受到她们性的吸引,却又因为她们拥有独立性而贬低憎恨她们,认为她们是“坏”的。

女人若是嫁了这类男人,当真是挺悲剧的。因为你在他的心目中,就变成了圣母。

你越是身处孕期、哺乳期,作为“母性”的特征越明显,他们就越会认为:你是母亲,不该有性,也不应该向男性索取性。我跟你上床,会有一种乱伦的感觉。

看起来,他们好像是很尊重母性、女性,实际上,这是一种不自知的“厌女症”。即,本质上,他们厌恶女人、害怕女人,但是又需要女人。

他们没办法把女性视为一个单独的个体来看待,而是按功用将她们分为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妻子、孩子母亲,是给我温暖家庭用的;另一类是情人,是满足我性欲用的。

这类嫖娼男,普遍在床上没啥服务精神,懒得去关照伴侣的性体验。骨子里,他们还想利用并主宰女性,希望女性任由自己摆布。

他们戒除不了嫖娼瘾,很大程度上是戒除不了那种权力感。

为什么他们会沉迷于这种权力感?还是因为骨子里充满自卑,没办法以平等的视角去看待女性。面对妻子,他们自卑;面对情人,他们高姿态,而这种高姿态令他们感到安全。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有的男人会娶一个各方面非常拿得出手的大家闺秀老婆,却要去找一个各方面差劲无比的情人或妓女作为自己的床伴。

有过赌博、嫖娼、吸毒等前科的男人会痛改前非么?也许会,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他死性不改。

这事儿就跟赌博一样,十赌九输,女人千万不要心存侥幸心理,以为自己就是能收服蛇妖的法海。

一个人能改过自新,只能是他自己愿意改,而不该是情势所逼。下跪求饶、情势所逼而暂时改了的,日后故态萌苏的可能性极大。

有些事情,你不是不可以做,但是,它是一条不归路。比如卖淫、嫖娼、吸毒、贩毒、谋财害命、擅用潜规则。

很多东西就像是处女膜,第一次破了,以后破不破就无所谓了。人想修复破罐很难,但“破罐子破摔”特容易。

没有走上不归路的人,大多是没有迈出第一步。迈出去以后,想要收手,很难的。

为什么会有“金盆洗手”这个词?古人为何用金盆而不是木盆、铁盆洗手?因为真正的“洗手”太难,不用金盆不足以表明决心。

研究嫖娼心理学,你会发现这类人的心理现象挺有意思。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冲突和缺憾没办法解决,只好求助外力。结果呢?越向外寻找解决办法,事情就越变越糟糕。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处于这种心理冲突中,一生上瘾,一生沉沦。

三类嫖娼男性中,“本能驱使型”最“没皮没脸”,反正已经是个烂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应酬从众型”活得稍微心安理得一些,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实际上是在做一件“牺牲自我,成全别人”的高尚事情,他们有自己的精神胜利法。

活得最分裂也最痛苦的,就是“好男人型”。一方面,他们要在人前扮演好男人角色;另一方面,他们要去地下寻求自己的欲望的解决之道,而这种解决方法在他自己看来也是不道德的。

除非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心理问题并下意识改正,否则他们很难在两性关系中获得幸福。

嫖娼上瘾的“好男人”,不管他们的妻子是否原谅,都没一个是过得幸福的。

如果妻子选择原谅,他们可能会乖一段时间,但因为克服不了心理问题,过一段时间他们又会故伎重演。

如果妻子不原谅,选择了离婚,除非他们不再娶或者再娶之后不让新妻子怀孕、生子,否则,他们没法破除心理魔咒,早晚又回到“妻子一怀孕、生子,他就没办法把她当性对象”的老路上来。

而我还是想建议大家,在情感关系中,一定要选择那些做起来比较高难度的、需要长期坚持才有回报的事情,因为比起那些难度低、短期见效但爽完之后立马觉得特别空虚的事情,高难度、高回报的事情会让我们的人生能得到更有益的滋养。

举个例子,嫖娼就是一时爽,而与伴侣建立灵与肉的深度链接、不断体察对方的脆弱与需求、与对方建立更富黏性的情感关系则属于“难度高,需要长期坚持才有回报”的事情,后者会让你获得更长久、稳固、平和的幸福感。

人性都是懒惰的,所以自察、自律才是幸福感的源泉。

一点碎碎念念

我这个人,对世界、对他人都没什么敌对情绪,因为生活中我不想到处树敌,也觉得一产生对立情绪就很累。

一般我会产生对立情绪,也是在感知到别人对我有对立情绪以后,这更像是一种应激和自保机制。我很少主动骂人,评判别人,干涉别人,甚至胁迫、控制别人,一般都是被侵犯、被越界了以后才回击。

只要当博主,就不可能不挨骂,但我还是想多说一句:可不可以别因为你不认可我们推送的某篇文章就骂我啊?很多时候,真的是你阅读理解不到位或没有阅读完整篇文章才造成的误会。

上了点年纪之后,我希望自己处事能圆融一些。大家都格局大一点,很多看着像是有利益冲突的事儿,其实可以做到合作共赢的。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