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韦小宝有7个老婆,男人的专情是奢侈品吗?

来源:男人心理 2020-02-26 18:34 作者:喻旭光

渡边淳一写过一本《男人这种东西》,花费大量笔墨,探讨男人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武大名嘴尚重生在题为《人类婚姻家庭文明的困境》的演讲中,举过一个例子:他向一些女生发问:你能列出男人的十个共性吗?半响,答不出。那列五个?还是列不出。三个?吭哧吭哧半天,才憋出一句:男人都好色。

好色的男人等于不专情的男人吗?今天,我们借《鹿鼎记》中韦小宝这个人物,看看他对七个老婆的投射,来了解一下男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1.在美女阿珂身上投射了性欲

阿珂,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的女儿,七美中的头牌。小宝初见阿珂,惊为天人,失魂落魄,从此矢志不渝壮怀激烈。

男人好色是不是一个问题,是不是真像女性批判的那样:不要脸,下流?

男人好色真不是一个问题。

第一,好色是人的天性。恩格斯说,人只会离动物性越来越远,而不能完全取消动物性。

既然全天下的男人都好色,那就说明它是上帝的“编码”,人性的自然。

第二,好色是男人的人生动力。托尔斯泰说过,对于女色和财富的追求,是我永恒的动力。

一个没有性压抑的男人,通常是激情奔放,各种能力超强的人。

一个性被压抑的男人,生命没有被充分激活,情感平淡,各种能力都被削弱。

第三,好色推动社会进步。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人的性欲和攻击性被不断压抑。

那被压抑后的力比多释放到哪去呢?男人们把它转移到升华到建功立业、发明创造、文化体育中。

需要申明的是,如果是违背妇女意愿、取之无道的好色那就是一个问题。

最近频频曝出高校教授利用手中权力,骚扰、性侵女学生,这种好色就要不得,需予以严厉谴责和法律制裁。

2.在“螺女”双儿身上投射了爱欲

人是关系的动物,关系越多,养分也就越多,成长得就会越好。

男人好色,更需要爱。

每一个男人都渴望被崇拜、被呵护、被照顾。

自小苦命的庄家大屋丫环双儿,她的原型是美人鱼(或田螺姑娘),奉献型,温柔如水,卑微虔诚,千百年被文人作为理想女性高唱颂歌。

小说《人生》里的高巧珍,《浮躁》里的小水,《茶花女》里的玛格丽特,无一不是这一类无私奉献、默默付出的大地之母形象。

当然,这里可以嗅出浓浓的男权风,双儿、巧珍、玛格丽特仅被当作女性镜像,而没有作为有独立个性和思想的主体来看待。

这是当代直男们最欠缺的一堂课,如何发自内心地把女性当人,而不是当物。

3.在女汉子苏荃身上投射了安全感

男人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女人也没有表面上那么脆弱。

表面上,韦小宝溜须拍马,左右逢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红炸子鸡。

可是你揭开风光表象,就会看到他的窘迫、迷茫、无助、害怕。

被海大富胁迫,假太后追杀,皇帝与师父两头逼他......

如果说双儿是一个奶妈,照顾生活起居,那么神龙教教主夫人苏荃就是超级妈妈,集保镖、军师、管家于一身,为男人职场打拼撑起一片天。

双儿代表女性的生物属性。女性有产道、子宫和乳房,这些生物特征投射到关系上就决定了女性一生的任务,就是包容和滋养。

苏荃代表女性的社会属性。“谁说女子不如男”,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女性开始觉醒,不满足于自己的先天优势,也希望自己在后天的创造力上,与男性平起平坐。

这是女性的福音,也是男性的福音。

4.在“毒女”方怡身上投射了恐惧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韦小宝两次被方怡玩仙人跳,隐射了男性对美丽女性的天然恐惧。

苏荃象征《白蛇传》里有超能量又无毒无害的白蛇,方怡则象征着有毒的美女蛇。

女性的被遗弃恐惧,男性的被欺骗恐惧,共同构成男女关系里两大基本恐惧。

前段时间,苏享茂因遭遇骗婚被前妻所逼,遭索要1000万和房产赔偿后自杀身亡。事件发生后,网上群情激愤,恨不能用唾沫星子把女主淹死。可能正是因为它触发了男性潜意识中的被欺骗恐惧。

被遗弃恐惧和被欺骗恐惧,如果不去觉察、自省,它就会在你的潜意识中像病毒一样肆意蔓延,破坏你的亲密关系。

曾奇峰老师曾经说,信任是健康的冒险。要想长久地维系一段亲密关系,必须具备一些积极的心理品质,比如尊重、信任、支持。

5.在“作女”建宁公主身上投射了贬抑

富有象征意义的一幕:丽春院胡天胡帝那一晚,小宝七个老婆有六个生米煮成了熟饭,唯独没有建宁公主。

他并不喜欢建宁,他的第一次是被建宁威逼利诱夺去的。

与双儿是滋养,和建宁就是消耗。建宁是他的痛苦恋爱伴侣。

纵观金庸小说,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视为女神的是仙女,小龙女、王语嫣等;最喜欢的是妖女,殷素素、赵敏、周芷若等;最享受的是侍女,小昭、双儿、阿朱等;最同情的是怨女,梅超风、李莫愁、叶二娘等。

最深恶痛绝是“作女”,几乎把所有的缺点都安在了“作女”身上。

郭芙,千金小姐,虚荣、蠢笨。建宁,刁蛮公主,霸道、肤浅。阿紫,熊孩子,嘴欠、心毒。

显然,现代男人已经越来越能理解和接纳女性的非理性情绪,并找到应对方法。

例如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看到了女性刁蛮背后的不安全感和对爱的呼唤。

头发长见识短,是对女性的认知偏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对女性厌惧的反向形成;好男不跟女斗、惹不起我躲得起,逃避,冷处理,相当于在关系中死去,令女生更抓狂;唯有哄(不是哄骗,而是基于理解和包容的哄),才是和女性这种情绪动物相处的正确打开方式。

6.在幼女沐剑屏身上投射了成就感

云南沐王府小郡主沐剑屏第一次出场,是作为人质(点了穴道动弹不得,美其名曰茯苓花雕猪)被敬献给韦小宝的,之后藏在深宫,行动受限,吃穿全靠小宝供养。

小宝调戏她,用刀子比划,要她叫他十声“好哥哥”,否则在她雪白粉嫩的脸颊上画乌龟。

吓唬她,“不许哭!老子叫你不许哭,就不许哭!”“辣块妈妈,臭小娘皮,你还倔强!睁开眼睛来,瞧着我!”

活脱脱的幼女养成计划。

深受男权思想影响的东南亚各国,幼女文化一直盛行。

瘦高白秀幼,这是李敖对一生喜欢过的女生总结出的五字真言。

在幼女面前的自信心和幸福感,它的反面其实就是在独立女性面前的不自信和不自由。

看看韦小宝对曾柔的态度就知道了。

7.在独立女性曾柔身上投射了敬畏

人家不肯嫁你,你强逼人家,你做了大官,就可以这样欺侮百姓吗?韦小宝在丽春院胡天胡地,享用无边“春色”。唯有曾柔一人严正抗议。

小宝听后满脸羞惭,立马放过众美。

对双儿有亲密,对方怡、沐剑屏有轻佻,对彼时教主夫人苏荃有非分之想,唯独对有独立人格的曾柔,可远观而不亵玩焉,敬而远之。

结合韦小宝疏远独立女性,我们来分析一下男人的幼女情结。

第一,满足自恋。幼女易于占有和掌控,幼女被物化后,能给男性提供安全感和优越感。独立女性会让男权思想的男性感到失控,失控易引发恐慌及冲突。

第二,男人心理还未分化,停留在母婴共生阶段。对幼女的掌控和照顾,实际上是把男人早年母婴关系投射到现在与幼女的关系,幼女代表着男人心中需要被照顾的“内在小孩”。

和漂亮的女人握握手,和深刻的女人谈谈心,和成功的女人多交流,和平凡的女人过一生。

说的就是韦小宝这类男人对于女性的功利化态度,我爱你,是因为你满足了我的需要。

韦小宝尽享“齐人之福”,令天下男人羡慕。

可惜他的意识并没有进化得很好,终其一生也没有摸到“真爱之门”。

因为理想爱情,该是两个独立的人格在对话。是一团精神与另一团精神的亲密拥抱,是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彼此共生、相互归属。

作者:喻旭光 二级心理咨询师。借一点心理学的甜,冲淡这平庸生活的苦。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