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作者:易读心理网 2020-11-08 12:14:53 心理百科

在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总是会有着很多自己不理解的表现,我们会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我们时常会对亲密的人、在意的人苛刻至极,对他们有很多变态和非变态的要求,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歇斯底里,开始愤怒、抱怨、继而冷漠、绝望。愤怒其实是一种强烈的需求。我对你愤怒,是因为我想从你这要,想从你这拿走一些东西,以得到满足。我有多愤怒,其实是我多需要你。需要你在我身边,需要你陪着我,在意我,关心我。我对你发这些火,只不过是想指责下你为什么没有做。

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我很需要你,这是一个事实,却又很难说出口。需要这个词,给人带来的最原始印象就是弱者才需要别人。一旦承认了需要,就意味着我比你低,我比你低岂不是很危险吗?自尊心上就受不了。有的人会觉得,如果我开口表达我的需要你才满足我,那你并不是真的想满足我,你只是出于某种义务或不耐烦而做的,索要来的就没意义了。那感觉像是一种施舍,好像我在乞讨你的爱一样,即使我得到了爱,我也没有尊贵感。其本质就是不安全感:如果我不能在心里层面上完成比你高,我就是危险的。我需要你,也意味着你可能不满足我。到当我需要你却不满足,那我的自尊心就会受到重挫,我害怕你拒绝。于是我不能直接要,我只有通过愤怒的方式,来让你知道你错了而改正,好满足我。或者通过假装不需要来告诉自己:I don’t care。愤怒是一种保护,会让人感觉起来强大一些。能愤怒的人,都是企图用情绪来压迫对方。因此从感受上来看,愤怒是把自己抬到了比对方高的位置以自保。愤怒是防御恐惧的方式,通过反向的形式。如果我们看到了自己或别人的愤怒,一定也同时看到了恐惧。剥开这个愤怒的外衣时候,被抛弃、被伤害的恐惧就会呈现出来。有的人连愤怒都进化不出来了,直接跨越到绝望。发展出合理化的信念进一步的安慰自己:其实我不需要,我没有这些我也可以过得很好。没有人有义务满足你,你只能变得更强大,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人们之所以或恐惧,是因为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满足。我们从来不会对必然会发生的事感觉到恐惧,比如当我对ATM机有需求,插卡必然会出钱,我们从来不会恐惧万一不出钱怎么办。但是心理需要不是,我们内心并不相信它真的能被满足。因为我们有太多没有被满足的经验,每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他经常就不满足我。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理解、在乎、重视另外一个人,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被照顾到内心感受是一种间断性强化的过程,间断性强化最能强化人的核心信念。间断性强化就是有时候能满足,有时候不能满足。比如说赌博,有时候能赢,有时候不能。正是这个偶尔的强化,让人欲罢不能,并想每次都赢。没有人真的完全在乎你,没有人可以完全满足你。他们终究会忽视你。这是一种很深的不值得感。虽然我在要,但是我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满足。如果你去审视内心,你会发现,愤怒与抱怨的背后,有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感与孤独感。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和悲伤,无处安放,不能流淌,不可言说。人们在亲密关系中的痛苦其实就是:我从内心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但是我还是想问你要。结果就是你真的不能满足我,然后我就很生气。这是很典型的投射性认同。你把自己不值得被满足的部分投射出去,每当他满足了你,你就小高兴下,或者自动化忽视掉。每当他没有满足你,你就验证了自己:看吧,我就是不值得被满足的。你会完全忽视了他曾经满足过你的时候,只盯着他没满足你的部分,成功的让自己陷入悲伤。投射就是你只能看到自己内心有的部分。人们内心本来就有一种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和绝望,对于不能自我满足的愤怒。为了应对这种悲伤,就以愤怒的形式投射出去要别人来满足。我们需要别人。

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我们对于身边亲近的人,都会如此重复这个模式。而让内心感知到的自己强大有四个层次。一种是愤怒、一种是假装不需要、一种是修行到不需要、一种就是坦然的需要别人。需要别人与依赖不同,依赖就是完全不相信和行使自己的能力,而交付给对方来满足。依赖会有强迫,你不满足我,我就很受伤,易绝望。需要则是我表达,这是我的事。你能否满足,是你的事。但我不会因为不确定你是否能满足而就不表达需要了,更不会因为我有很多没被满足的经验就概括为你不能满足我。依赖就是我不行,你来替我。真正的强大就是,我表达需要,但我不受伤。有表达就有不被满足的概率,表达本身就是一场赌博。得到很好,失败也无需受伤。人们对于心理营养的很多需要,从他人那里得到满足要比自己创造容易的多。当我们能够坦诚表达:此刻,我需要你。如果你方便,就满足我下。如果不方便,就下次再满足。我需要而不是依赖,我们的关系就会和谐很多。这就是一致性沟通。当我需要,我就表达需要。而不是愤怒,或者假装。没有压力的需要,是促进关系的,如果你能满足我,我相信你会去做的,当你不能的时候,我不再根据你曾经能的经验而认为你每刻都能,我相信我值得被你满足,当你不满足的时候,我相信这不是你不想,而是你的觉察能力、精力、意识范围都受限,因此,当你做的时候,你有成就感,我也有满足感,我们的关系就是促进的,我也会盯着那些你曾经满足的部分,来强化自己是值得被满足的。就像是我去餐馆,我觉得我自然应该有那个菜的,即使今天没有,我也相信它下次会有。

把和谐留给陌生人,把愤怒留给亲爱的人,把悲伤留给自己

进一步的和谐就是:我表达我的悲伤,分享我内心深处的孤独、脆弱和无助。此刻,我需要你满足我,但我并不相信你能满足我。我很害怕,也很难过。当我能一致性的剥开我的感受并同你表达,我表达的感受越深层,我们的连接就会越深。也就是:我把悲伤留给你,让你来懂我,愤怒就不会再有。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产后抑郁洁癖安全感恋母情结亲密关系反社会人格偏执型人格无性婚姻恐惧心理绿帽癖焦虑职业性格孤独症智力抑郁症测试原生家庭心理测评系统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双向情感障碍智商冥想回避型人格控制情绪产后抑郁症心理咨询师职业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