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遭受情绪虐待的女性更容易认知失调,进而导致身心疾病
作者:开森心理 2020-07-14 17:45:19 心理健康

认知失调与压力

1957年,利昂·费斯廷格出版了《认知失调理论》一书,提出一种理论,即当我们出现认知失调时,会努力寻找信念和态度的一致。该理论认为,保持认知一致性的强大动机可能会导致非理性行为,有时表现为非适应性行为。

我们对世界和自身有很多信念,当它们发生冲突时,会产生被称为认知失调的紧张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认知失调本身就会带来长期的高皮质醇水平,以及后来的慢性炎症。

费斯廷格的认知失调理论源于对一个邪教组织的研究,其成员相信地球将被洪水摧毁。他调查了洪水没有发生时邪教成员的状况,尤其是那些为了从事邪教工作而放弃家人和工作的人。他发现,边缘成员很可能承认他们愚弄了自己,“把它归结为失败的经验”;而痴迷成员则将没有发生洪水解读为信仰者的正义阻止了灾难发生。

为什么说遭受情绪虐待的女性更容易认知失调,进而导致身心疾病

认知不一致可以通过三种方式减少。首先,为了减少不一致,个人可以改变自己的一种或多种行为。例如,一个吸烟者出现认知失调,他知道吸烟致癌,但仍继续吸烟。第一种方法是消除不一致,接受事实并相应地改变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戒烟才能减少不一致;第二种方法是获得新信息。顽固的吸烟者可能会反驳说,有人一生都在吸烟,从来没有遇到过问题。新补充的观念认为,吸烟并不会导致每个人都得癌症,这将减少个人内部的不一致。减少不一致的第三种方法是降低个人信念的重要性。因此,当吸烟时,吸烟者可能会说:“哦,好吧,我真的很喜欢抽烟。我活在当下,享受香烟。”

在这个例子中,每次吸烟者遇到因吸烟而得癌症的人(甚至想到它),他们都会经历认知失调,从而不得不努力为自己的选择辩解。

为什么说遭受情绪虐待的女性更容易认知失调,进而导致身心疾病

具有超级特质并与情感吸血鬼有关系的人也面临同样的情况。这些人内心坚定地相信,人是可以改变的,爱能治愈一切,而且他们还会想出各种帮助吸血鬼的办法。每当情感吸血鬼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特别是故伎重演时,他们都会体验到认知失调的压力。当被欺骗、操纵和攻击时,拥有超级特质的人会承受压力,然后努力找到将关系维持下去的理由。可能你身上也有这一点。当伴侣扔下你,你却只记得他在圣诞节对你很好,或者有一次他称赞你看起来不错,或者他的床上功夫很了得。

桑德拉·布朗在长年生活在认知失调中的人身上发现了大脑变化的证据。这些女人不仅焦虑和抑郁,还思维混乱,无法做决定或不敢相信自己。她们曾在生活的其他领域表现出色,此时却出现了执行功能障碍,失去思考的能力。

除桑德拉的研究外,根据神经科学文献最近的报道,脑部扫描结果表明,那些生活在认知失调中的人产生了类似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病人的大脑变化。

这些强有力的证据都表明了情绪虐待是如何改变生活的,同时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桑德拉·布朗疗养院的那么多女性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在一篇2017年发表在《关节炎与风湿病学》上的文章中,研究人员发现PTSD、更普遍的创伤与患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风险高度相关。PTSD妇女患病的风险是普通妇女的三倍,创伤妇女患病的风险是普通妇女的两倍。

这只是心理压力影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众多研究的一角。2008年,《自体免疫评论》发表了一篇名为“应激作为自身免疫疾病的触发”的文章,指出:“最近的综述讨论了心理应激和主要应激相关激素在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中的可能作用。据推测,压力引发的神经内分泌激素导致免疫失调,通过改变或放大细胞因子,最终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他们从这些评论中得出结论,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应该包括压力管理。

为什么说遭受情绪虐待的女性更容易认知失调,进而导致身心疾病

认知失调与健康保健

在20世纪80年代,我第一次开始行医的时候,经前综合征这个词还比较新,我的同事甚至都不相信它的存在。当时我是一名帮助治疗每月经历情绪波动的女性的医生,我因注意到经前综合征有利于生活方式的改变而出名。她们往往乐意尝试改变饮食、服用维生素B、运动等,却几乎没有人能够在3个月后维持这种生活方式。我想知道为什么。

这些年来,我发现在几乎所有的案例中,这类女人要么和情感吸血鬼一起工作,要么和情感吸血鬼生活在一起。难怪她不能维持健康的生活方式,问题的根本原因从来没有被解决过。慢性盆腔疼痛也是如此。毕竟,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我们才从专业上认识到性虐待和骨盆疼痛之间的关联。医生受到的训练是去寻找身体上的原因。那时,我的同事总对我说“我们看到的是正常的女人”,这说明我的病人正在经历的问题“都在她们的脑海里”。

同样的认知失调贯穿于整个医疗系统。运行该系统的主要信念是:细菌、坏运气或坏基因是疾病的原因。这与你的饮食、人际关系或生活无关。不要担心!会有一种或者很快会有一种药,可以治你的病!事实上,在美国,药物不良反应和医疗失误是导致可预防死亡的第三大原因,这一现象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我们只是在等待着下一个重大的药物突破。

我从事医生职业这么长时间以来,看到20年前没有被传统医学认真对待的所谓神秘疾病,现在变成“真实的”,并最终被认真对待——仅仅因为一家公司开发了一种治疗这些症状的药物。比如,纤维肌痛。20年前,妇女如果出现纤维肌痛和慢性疲劳,就被认定患上了不可控制的疾病,现在有一种药物可以作为处方药治疗纤维肌痛,但医学上依然没有找到疾病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说遭受情绪虐待的女性更容易认知失调,进而导致身心疾病

纤维肌痛,在某种程度上和所有疾病一样,是一个典型事例。它说明疾病实际上是对特定压力源的一种学习性生理反应。正如马里奥·马丁内斯指出的那样,大多数疾病涉及一种学习模式,即在一开始,疾病都有一个积极的作用。

让我们来看看失眠的问题,这在那些患有慢性疲劳和纤维肌痛的人中是很常见的。缺乏良好的α波深度睡眠会导致许多细胞炎症的产生,部分原因在于深度睡眠对代谢应激激素是非常必要的。马丁内斯建议,当你生活在某种类似性虐待或身体虐待的威胁中时,高度警觉和睡眠轻都是一种高适应性策略。成年以后,虽然童年的威胁已经不存在了,但身体的应激反应和对神经免疫系统的影响仍然存在。经过多年累积,最终形成纤维肌痛和慢性疲劳。

然而,现代医学并没有研究导致免疫和神经系统功能失调的根本原因,而总是设法找到另一种药物,然后开出“非标签”的处方。这意味着它可以用于非原定用途,至少在制药公司资助一项研究之前,该研究表明这种药物可以“填补空白”。这是百忧解和其他SSRIs(抗抑郁药品)成为流行的“治疗”经前综合征和更年期症状的药物的原因。所有这一切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本原因,即压力对免疫、神经和内分泌系统荷尔蒙的影响。

大多数慢性健康问题是由生活中的情绪和心理压力所致,许多人对此都心知肚明。但是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些信息,在文化上也鼓励这样——医疗体系在总体上是反对将心理和身体混为一谈的。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 俄狄浦斯情结心理测试思维反刍控制情绪源码焦虑症男人心理回避型人格产后抑郁心理健康双相情感障碍社交恐惧症恐惧心理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自愈能力外貌焦虑情绪管理社交恐惧症抑郁症心理治疗自卑职业性格心理学焦虑症绿帽情结依赖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