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仇恨和愤怒会使人强大?
作者:毒女 2022-01-12 17:22:05 心理百科

这两天很多媒体都在报道江歌妈妈起诉刘鑫的案子,这事儿沸沸扬扬了五年,一审终于判了。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对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对于这个案子,坊间一直有诸多争议,起初绝大多数人都同情江歌妈妈,毕竟单亲妈妈无辜丧女之痛,虽人们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但想想都觉得疼。

但漫长的五年来,江歌妈妈执拗地在网络上折腾,有很多曾经支持甚至帮助过江歌妈妈的人开始倒戈,站到了她的反对派中。

反对她的人主要基于几点质疑,最主要的是“利益”。有些人将他和林生斌划为一类,说是“吃人血馒头做死人生意”。

林生斌是靠消费亡妻子女带货牟利,而江歌妈妈则收到各方善款捐助,却始终“不肯满足”。

黑她的人会搜出她的生活图片佐证,譬如她在家里踩着跑步机精神矍铄,而不是哀伤得一病不起。

在人们的认知里,收取善款应该是陷入绝境的可怜人,应该是要活不下去的纯弱者。在江歌妈妈的表象来看,貌似不是这样,于是越来越多公众不乐意了——

“捐助不是应该给需要救命的人吗?人都死了为什么要捐助?得到钱能挽回命吗?”

“死了一个女儿就收了那么多善款,既然有了钱,那就放下吧,好好过自己日子,为什么你要一直在网络上刷存在感呢?是贪婪吗?”

各种声音涌向江秋莲,换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偃旗息鼓了。但江秋莲不是,她像个愈挫愈勇的斗士,狠狠回击着网络上各种质疑甚至诋毁的声音,谁都敢骂,包括网络大V。

她的理由铿锵有力,收善款是为了积蓄力量打官司,必须要告倒刘鑫一家,否则这事儿没完。

于是更多人开始看不下去,觉得江秋莲就像个当代祥林嫂,一直冲刷着人们的神经,甚至到了聒噪的地步。

那些手拿佛珠念念有词的人更是摇头叹息,觉得做人应该知止,既然刘鑫一家已经社死,既然江秋莲已经得到不少善款,就该停了。

但人们不是她,怎么能知道她凭什么停?为什么停?试想你的家人无辜惨死,你得到钱就能好好过日子了吗?杀人凶手陈世峰只判了20年,而刘鑫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没事还在社交网络秀幸福、晒快乐、挑衅江秋莲,向她滴血的心上撒盐,嚣张无耻而放肆。

这一切,请问江秋莲怎么咽得下去?

为什么仇恨和愤怒会使人强大?

直到一审判决那天,江秋莲接受各路记者采访,含泪控诉刘鑫,人们更知道了刘鑫的所做所为对江秋莲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刘暖曦)面对你们摄像机的时候,一口一个阿姨我错了,阿姨我对不起,回头就在网络上持续攻击我,联合网络上那些喷子诋毁我江歌,暗示我江歌是同性恋......”

江歌已经无辜惨死,而且是为了刘鑫而惨死。但事件源头当事人刘鑫,却对救她命的江歌反泼脏水,这事摊哪个母亲头上都不肯原谅吧?

谁能把这口气都忍了、放下,那才是真的可悲。

试想江秋莲听从了各路人士的劝告,选择放下,选择做一个人们乐见其成的宽容“圣人”,人们是舒服了、刘鑫一家也舒服了、媒体也不用炒冷饭了、公共资源也不用被一再占用了......

但江秋莲该怎么活下去?她晚上回到江歌空荡荡的房间,看着江歌的遗像,她该如何内心自洽和平静?

对生命个体来说,个体感受永远大于他人感受。圣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圣人都是牺牲了个人感受成全他人感受的圣,那压根不是人!

江秋莲是活生生的人,为什么那么多人逼她做不成人呢?为了道德婊的旗帜吗?

在人性学角度来看,公众对事件的反应往往分为几个阶段:震惊、关注、持续关注、逐渐麻木、对同一事件反复出现开始略微反感、越来越反感、质疑、不再关注甚至站到对立面。

想把一首特别好听的歌毁掉,只需要一个办法,那就是设为闹铃和手机铃声。天天听、反复听、一直听,很多人就会形成条件反射性厌恶。

所以,一件事情如果发酵时间过长,制造的声音过久,一旦又掺杂说不清楚的利益在里面,就容易引发向另一面发展的导向。

公众不是江秋莲,他们也是主观个体,他们只去关注自己看到事件的反应,所以一部分公众的厌恶战胜了对江秋莲开始关注时的同情。

这是人性和社会学范畴的事,可以理解。但公众不可以绑架江秋莲的感受,毕竟任何人都不是江秋莲,她只是她自己,没有任何人能与她真正感同身受,因为只有她才是被害人江歌的母亲啊。

很多人当不成圣人,却都有圣人病。尤其手握媒体资源的网络大V们,他们大多自大而自以为是,觉得自己的发声可以改变一些事件走向。

但所有劝江秋莲放下、质疑江秋莲作秀的网络大V,在江秋莲面前都吃瘪了,她们从未领教过任何一个个体可以执拗到一根筋走到底,可以顶住所有舆论扛下去,可以无视他人的声名而无畏回怼,可以顶着各种污水不改初心。

开庭当天,江秋莲接受采访的视频下面,很多观众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太难了,将近2000天啊,这个妈妈太棒了,有几个人能坚持这么久啊”、“五年的奔波劳碌和精神摧残远远超过60多万,600万也不能弥补的。”大家都知道江秋莲不容易,但不知道,也许她不这样坚持,她可能真的活不下去。

有句话说得很好“我听过人说得最恶心的一句话就是,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是揪着不放?呵呵,你是过去了,但人家过不去,因为吞下所有委屈的人是她而不是你,你叫人家怎么过?”

事情没有解决,刘鑫没有得到真正惩罚,法律没有宣判,那么这件事情就永远过不去。江秋莲真的是为了钱吗?

绝不是,她要个说法,要个公道,要个能够抚慰女儿江歌在天之灵的答案。

虽然一个公道换不回一条命,但这个公道必须要得到,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被赋予的仇恨的权利!!!

圣人婊道德婊总喜欢说放下,说退一步海阔天空,说不要对已经无法挽回的事存有执念,说生活在仇恨里绝不如生活在原谅里幸福。原谅他人,就是原谅自己。

呵呵,这些鸡汤好毒啊。

凭什么要放下仇恨,带着仇恨很可耻吗?

是,看起来苦大仇深的样貌是不够可爱,但地球上那么多可爱无脑的动物,看不惯仇恨的可以转头看他们啊。

爱可以给予人无穷力量,恨同样可以。恨也是爱的体现,江秋莲有多爱女儿江歌,就多恨刘鑫。

江秋莲对刘鑫每一寸的穷追猛打,死咬不放,都是对自己女儿最深切的悼念和告慰。她需要靠恨活下去,否则死不瞑目的。

很多人感慨时光,五年了,江秋莲依然斗志昂扬,依然为了一个说法抗争到底,从不放下。由此可见,时间真的能治愈一切伤痛吗?其实答案是:不能!

时间确实可以使一部分人遗忘伤痛,也可以使一部分人搁置伤痛,但时间同样可以发酵伤痛、镌刻伤痛。所以虽然有人在时间里得到平静,但确实有另一部分人带着伤痛和仇恨,一生一世不能放下。

心理学里,将悲伤分为正常悲伤、异常悲伤和复杂性悲伤。长期的、无法随着时间消解的,甚至会占据人一生的悲伤,就是复杂性悲伤。

拿丧亲为例,大约有百分之七的人,悲伤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减轻,甚至有的人会加重。痛苦的力量非常强大,不但能够穿越时间,甚至还能穿透时空、穿透灵魂深处。

能够放下的悲伤是可以逻辑自洽的丧失,例如亲人自然病死,例如发生了不可抗拒的意外。但明明可以不死却偏偏死去的事件,最难修复,因为缺失了能够自洽的逻辑链,徒留一句苍凉的“凭什么啊!!!”

像江歌被杀案,江歌何其无辜。说不好听的,该死的人是刘鑫,江歌凭什么成了刘鑫的替死鬼。如果陈世峰能够以命偿命、刘鑫能够得到惩处,江秋莲的恨,就能被平衡一部分。但现实太过失衡,她的恨必须熊熊燃烧,一直烧到得到公道,她才有可能回归正常轨道,退出复仇的战争。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郭德纲一句著名的话: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就来劝我大度,你要离这样的人远一点,因为遭雷劈的时候容易连累到你。

所以那些爱喝鸡汤的人,少站着说话不要疼,动辄对他人的生活指手画脚。世间悲喜从不相通,恨不如爱那么漂亮,甚至狰狞。

但有些时候,有些人,必须要燃恨而活,否则就要饮恨而终。放过那些遭遇创伤、活在恨里的人,去试着理解她们,才是所谓圣人真正的慈悲。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 咨询师社会心理学思维反刍自卑心理情商抑郁症测试反社会人格恋母情结回避型人格边缘性人格障碍双相情感障碍心理测试亲子关系MBTI负面情绪绿帽情节自闭症社交恐惧情绪管理自愈能力九型人格爱情挽回焦虑症偏执型人格正念依赖型人格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