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情绪化”的小孩?
作者:风铃 2020-11-06 20:48:02 成长心理

看到“情绪化”的小孩一词,首先联想到的是情绪化的大人。

当我们发现身边有一个另我们头疼的、难搞定的、情绪化的小孩时,先来看看这个小孩身处的环境。

一个人从未出生开始,他就开始接触周围的环境。母亲怀孕时候的心情,母亲身体的健康程度,家庭氛围等等,这些构成了出生前的记忆。当他出生后,开始进入一个家庭,家庭的气氛会被小孩充分的感受。妈妈的状态,家庭成员彼此之间的关系,都会无一例外的被孩子感知到。虽然他还小的不知道什么,但是却对情绪极为敏感。

我曾经有段时间养了一盆茉莉,我发现在花店里长得好好的,搬回家没过几天,花都落了,叶子也掉了,最后就剩下几根杆了。按时浇水并没能使花儿继续开放,后来我联系花店的人,告诉我需要施肥,并且茉莉喜欢酸性土壤,如果北方土质碱性太高,茉莉就活不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土壤没有搞好。

这不是一个普遍的道理吗?不同的植物长在不同的土壤里,而不同的土壤造就了不同的植物。如果说子宫是一个胚胎最初成长的土壤,那么妈妈的怀抱,家庭的氛围就是一个孩子早期成长的土壤。

如何面对“情绪化”的小孩?

当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幼儿园、学校就是他进一步成长的土壤,最终走向社会这个复杂的大自然,接受风雨的考验。说到这里,让我们回到开始,当我们发现一个情绪化的小孩时,我们先看看他成长的土壤是否也是一个情绪化的土壤。

莎莎是一个5岁的女孩,十分开朗善言,但是莎莎总是过不了几分钟就发脾气,大喊大叫,没有人可以安抚她。奶奶赶忙哄着,爷爷生气瞪眼,妈妈无奈自责,爸爸闷头不理。家里没有人知道莎莎脾气为啥这么差,也没人搞得懂怎么安慰莎莎。

心理咨询的游戏中,莎莎呈现出另一番情境,她的游戏内容总是包含着战争,攻击,受伤,毁灭,而这种游戏莎莎玩得乐此不疲,一遍遍的重复。

在莎莎大喊大叫的外表下,是不安、恐惧的内心。想理解莎莎的内心,你可以设想一下,现在你身处战争中的伊拉克,周围炮火不断,你不知可以藏身何处,衣食不饱,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也许这就是莎莎的内心现实。

回到莎莎的家庭,我们来看看莎莎经历了什么。莎莎小时候因咳嗽有一段住院的经历,那时候妈妈由于经常出差,没办法陪莎莎住院,奶奶每天回到医院看莎莎,身体的不适和想念妈妈,让莎莎在医院的生活并不好过,她总是会哭到所有人都受不了。

慢慢长大的莎莎也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孩,每当摔倒了、玩具坏了,莎莎大哭难过的时候,妈妈总是惊慌失措,比莎莎还要紧张,妈妈说“别哭别哭啊,玩具怎么坏了呢,哎呀,妈妈赶紧买新的啊”,妈妈的紧张让莎莎更崩溃了,因为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一个比自己更恐惧的妈妈。爸爸对莎莎有些严厉,总是对莎莎说:“不许哭,哭有什么用呢,这点事有什么可哭的”,面对爸爸,莎莎总是叛逆,和爸爸对着干,生闷气。

妈妈的紧张和爸爸的严厉,让莎莎的情绪也跟着紧张起来,内心的不安让她非常希望获得控制感,而大哭大叫是她唯一觉得自己有威力的方式。

在游戏中,莎莎把生活中的不如意,恐惧,愤怒,全部都变成了玩具大战,游戏在告诉我们她内心发生了什么。

当妈妈和爸爸了解到原来看起来情绪化、动不动发脾气的莎莎,原来是极度恐惧的,妈妈和爸爸开始感到心疼,并试着理解莎莎。改变莎莎的情绪,既要从莎莎本身做起,又要改变莎莎所处的环境。

面对“情绪化”的小孩,我们应该怎么做?

改变父母的情绪,给孩子做一点点榜样

作为父母,身处成人的世界,工作压力,经济压力,终身学习的压力,照顾老人和孩子的压力,莎莎的父母的确不轻松,这也是很多父母的常态。也许家才是那个唯一可以释放压力的地方,因此莎莎的父母都把家当成了自己情绪发泄之所,但这些情绪无疑成为莎莎头顶那些消散不去的雷电阴雨。

所以父母需要懂得,孩子的情绪管理能力来自于父母的榜样作用,父母学会管理和照顾自己的情绪,不但对孩子有利,对自己的健康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作为父母,你感到情绪失控时,你会怎么帮助自己呢?

也许你可以躲起来自己留一会儿眼泪,也许你可以跟你的伴侣抱在一起寻求安慰,也许你可以让自己暂时离开房间,到外面散散步,也许你也可以允许自己平静的说出“我现在感觉有点累,有点不舒服,我需要冷静一下,休息一下”。也许你还有许多自己独特的方法,允许自己有情绪,并照顾自己,让自己感觉好一点,是对自己的善意,也是对家人的善意。

如果你的情绪好一点,没有那么强烈时,也许你可以表达和描述你的情绪,记录和回忆你的情绪,让情绪可以被梳理一遍。

当莎莎的父母感觉更自如地表达情绪时,他们更理解自己了,他们也开始能接受莎莎的坏脾气,能够读懂莎莎坏脾气背后的恐惧和愿望了。

允许和理解孩子的情绪,让孩子可以更安全

莎莎在游戏中不断地呈现着她的战争,也开始以故事的方式讲述她的战争,她开始呈现一些治愈的主题,救助的主题,一些团聚和安抚的主题,我们可以理解为莎莎在自我修复,她一遍遍在内心重演她的恐惧,也在试图去修复这些恐惧。

莎莎也发现爸爸妈妈很少责备自己,开始愿意听听莎莎为什么想要发脾气,想要和莎莎一起想办法了,莎莎似乎不必要那么激动,那么大声,那么用力的表达自己了。

莎莎和她的父母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面对“情绪化”的问题,让家庭的土壤更适合孩子成长。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洁癖心理健康职业价值观心理效应边缘性人格障碍叛逆期依赖型人格障碍心理测试自愈能力强迫症自卑心理社交恐惧症焦虑症MBTI治疗师冥想职场心理心理学焦虑产后抑郁悲观主义恐惧心理恋母情结心理咨询师绿帽癖社交恐惧爱情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