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作者:洗心岛 2021-04-30 15:50:09 心理百科

这是包含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缘起的著名古希腊故事:

底比斯国王拉伊俄斯(Laius),获得特尔斐神殿的启示后有了儿子俄狄浦斯,在神谕中这孩子会成就一番霸业,但命中注定却要杀父娶母。拉伊俄斯再三犹豫,最后用钉子刺穿俄狄浦斯的脚踝,让自己的保镖将其送到喀泰戎山处死。而这保镖出于恻隐之心,将孩子送给路过的牧羊人,牧羊人后来又将孩子送给了科林斯国王波吕波斯。俄狄浦斯在科林斯长大。

长大后的俄狄浦斯有一次去德尔斐神殿请求神谕,得知自己的命运中要“弑父娶母”。为逃避这命运,俄狄浦斯“离家出走”,浪迹天涯;在底比斯附近时的三叉路,与一辆马车发生冲突,冲突中杀死对方,其中包括他的生父拉伊俄斯,但他并不知道。

当时的底比斯城正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狮身人面的女妖斯芬克斯要求路人解答一个谜语:“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的动物是什么?”如果无人能解开谜语,她便吞食城内的市民。俄狄浦斯猜破了斯芬克斯之谜:谜底是“人”。

然后俄狄浦斯被推上国王的宝座,并与刚失去丈夫的王后结婚,实际上那正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伊俄卡斯忒。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弗洛伊德所揭示的斯芬克斯之谜:梦是愿望的达成

这则神话传说中的俄狄浦斯娶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正是弗洛伊德所描述的“恋母情结”的原型,他认为,每个小男孩,都会暗恋自己的母亲;而相对应的“恋父情结”,则表示每个小女孩也都会暗恋自己的父亲。

由此,弗洛伊德的“恋母情结”也被称为“俄狄浦斯情结”,因为神话传说中的俄狄浦斯正是弗洛伊德所描述的潜意识心理现象的原型。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1856.5.6-1939.9.23)

弗洛伊德在1895年7月24日做了“伊玛打针”的梦,醒来之后进行了努力的分析,然后悟出了“梦是愿望的实现”的道理。当时,激动不已的弗洛伊德在其日记中写到:1895年7月24日,斯芬克斯之谜被弗洛伊德博士揭开了。

随后的3年中,也就是从1895年到1898年,弗洛伊德做了3年的“自我分析”……弗洛伊德自我分析过程中最重要的发现,便是“恋母情结”,也被称为“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基点,是整个精神分析的核心神话。

弗洛伊德相信,通过梦的研究能探索人类最隐秘的内心,驱除我们心中的恶魔。弗洛伊德在1900年出版的《梦的解析》中提出“梦是愿望的达成”的著名理论,从此为精神分析领域开启了一扇新的窗口。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荣格:心灵制造神话的事实更为重要

弗洛伊德与荣格都十分推崇用梦来探究人的心理与心灵,都以梦为其心理分析的主要内容,而对于梦的理解与态度却颇有差异。在荣格看来,梦不仅是愿望的实现,梦还是心灵的表达。

荣格认为,梦根本不需要伪装,梦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心理现象。梦没有伪装,也没有说谎,甚至也没有歪曲与掩饰,梦总是在尽力表达其意义,只是它们所表达的意义不被我们的意识自我认识和理解。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

在《英雄与母亲》一书中,荣格也曾深入解析俄狄浦斯的神话及其寓意。在荣格看来,作为恋母情结原型的俄狄浦斯神话固然十分重要,几乎是精神分析的核心神话,然而,神话形成的过程,心灵制造神话的事实则更为重要。这是荣格的基本观点。

(以下内容节选自《英雄与母亲》一书)

“斯芬克斯”(sphinx)这个词令人联想到“谜语”(编者注:sphinx,也有“难以理解的人;猜不透的人”之意),这个玄奥莫测的怪物喜欢出谜让人来猜,就像俄狄浦斯传说中的斯芬克斯那样:他站在一个人命运的通道口上,仿佛在象征性地昭示着不可避免的宿命。

斯芬克斯是母亲意象的半兽半人形代表,或者毋宁说它代表的是那位在神话中留下了无数痕迹的“恐怖母亲”,在它身上还显现出作为母亲衍生物的清晰印迹。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斯芬克斯

在俄狄浦斯传说中,斯芬克斯是天后赫拉派来的,她因为酒神巴库斯诞生一事而仇恨底比斯人。

俄狄浦斯破解了那个简单幼稚的谜语,就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大母神派来的斯芬克斯,殊不知他已然成了母系乱伦的牺牲品,不得不娶伊娥卡斯特,即自己的母亲为妻。因为此地的掌权者已经有言在先:谁能为该地斩除斯芬克斯这个祸害,他就可以获得王国并娶先王的王后为妻。

此举所带来的一切不幸后果,本来可以轻易避免——只要先前俄狄浦斯见到那“吞噬人的”、“可怖”母亲的化身斯芬克斯时,被她的可怕外表所吓倒,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实际上,他远不及浮士德的那种哲学惊叹:“玄牝,玄牝,你的声音如此奇异美妙!”他根本就不知道,解开斯芬克斯之谜,绝非仅仅依靠人的一点智慧就可以。

斯芬克斯的谱系渊源与此处讨论的问题有着多方面的联系:她的母亲厄喀德那(Echidna)是一个怪物,上半身为美丽的女人,下半身是骇人的蛇形。这种双重存在与母亲意象恰恰相符:上面的一半代表可爱而有魅力的人性;下面的一半代表恐怖的兽性,在乱伦受阻的作用下化作可怕的动物形象(在希腊文化的融合中,厄喀德那成了母神伊西斯的祭仪象征)。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厄喀德那

皮罗·利戈里奥雕塑作品,1955年意大利拉齐奥Parco dei Mostri公园

厄喀德那本是万物之母、大地母神盖亚(Gaia)的女儿,地母盖亚与冥界的化身、地狱之神塔尔塔洛斯(Tartarus)交合孕育了这个女怪。

厄喀德那自己又是一切可怖之物的母亲,她生下许多可怕的怪兽,包括狮头羊身蛇尾的吐火女怪奇美拉(Chimera)、海怪斯库拉(Scylla)、蛇发女怪戈耳贡(Gorgon)三姐妹,还有可怕的地狱犬刻耳柏洛斯(Cerberus)、涅墨亚狮子(Nemeanlion),以及啄食普罗米修斯肝脏的那只秃鹰。

她还生下了多条巨龙。她有一个儿子是被海格力斯所杀的巨人革律翁身边的那只双头犬俄耳甫斯。她又和这只双头犬、她自己的儿子乱伦生下了斯芬克斯。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上述种种情况应当足以表明以斯芬克斯为象征的情结所具有的特点了。显然,一个具有如此巨大能量的因素不可能仅凭破解一个谜语就被轻易抹杀。

实际上,该谜语是斯芬克斯为那个没有防备的漫游者设下的陷阱。俄狄浦斯对自己的智力十分自负,他以典型的男性思维方式,一脚踏进了这个陷阱,在毫无觉察的情况下犯下了乱伦之罪。斯芬克斯的谜语说的就是她自己——这个“恐怖母亲”的意象,而俄狄浦斯却并未闻之生戒。

(既然)斯芬克斯具有象征母亲的一面,母亲对儿子的影响主要在于他的“厄洛斯(爱欲)”,因而俄狄浦斯娶母的结局就顺理成章了。

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理解

图:俄狄浦斯故事后续……

本文呈现的是弗洛伊德与荣格对于俄狄浦斯神话的不同看法与解析,其中也牵扯出二人对梦的态度的根本不同: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的达成”;荣格则认为,梦不仅是愿望的实现,梦还是心灵的表达。

弗洛伊德与荣格在心理临床工作的思路与方法上,有许多的一致,也有许多的不同,对于心理疾病的病因,如何治愈心理疾病,两位均有非常独到的创见。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原生家庭安全感双相情感障碍焦虑心理恐惧症绿帽焦虑症无性婚姻社交恐惧源码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心理测试职场心理偏执型人格心理咨询师九型人格思维反刍男人心理心理测评系统抑郁症测试MBTI依赖型人格心理健康爱情挽回抑郁症孤独症易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