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作者:洗心岛 2021-05-13 18:50:00 心理百科

1909年,弗洛伊德与荣格一起,在德国不来梅乘船前往美国,参加美国克拉克大学20周年校庆。旅行途中,荣格与弗洛伊德相互分析彼此的梦……

电影《危险方法》中再现了这一场景:

视频:旅行途中,荣格与弗洛伊德相互分析梦……

视频中,荣格分享并与弗洛伊德分析了自己的梦,然后问弗洛伊德:你想说说你的梦吗?

弗洛伊德回应道:“我昨晚做了个非常完美的梦,相当丰富多彩……面对你我只能欲言又止”,“我不想拿我的权威冒险(I wouldn’t want to risk my authority)”。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为什么弗洛伊德不愿意让荣格分析他的梦呢?

这涉及到他们对梦的理解与态度的不同。

其实在船上分析荣格的梦时,也能看出他们二人对梦的看法不同。下面我们展开来谈一谈弗洛伊德与荣格对梦的态度与理解。下文整理自申荷永老师讲梦的内容。弗洛伊德:梦是欲望的伪装性表现

在弗洛伊德看来,梦的核心本质便是愿望的实现,就算是让我们痛苦、焦虑的噩梦也不例外。

在《梦的解析》中,弗洛伊德举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梦例,其一位女性来访者带来这样一个梦:

“我看见卡尔(其侄子)死在我的面前,他躺在小棺材里,双手交叉放在面前,他周围点着蜡烛。这情景就和小奥托(卡尔的哥哥)死时一样,他的死对我来说真的是难以接受。”

那么,来访者梦见自己疼爱的侄儿死了,又怎么能符合“梦是愿望的实现”呢?

弗洛伊德是这样解析这个梦的:

这位来访者自幼丧失父母,由其姐姐抚养长大;后来她爱上了姐姐的一位教授朋友,但由于姐姐的反对,不能与其建立亲密关系。但她心中一直牵挂那位教授,即使离开姐姐独立生活之后。

在小奥托丧礼那天,来访者见到了那位好久不见的教授;于是,来访者这次梦到侄子卡尔死了,便被解读为:来访者被压抑的潜意识及其情结,在梦中有这样的愿望:侄子卡尔死了,她就会去姐姐家参加葬礼,这样就有机会见到她朝思暮想的教授。

于是,显梦是梦到侄子卡尔死了,其中的隐梦,显梦背后所包含的,则是来访者想重见教授的愿望。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对于弗洛伊德来说,“梦是愿望的满足/实现”,这是一种原则,也是一把钥匙。有了这样一把钥匙,弗洛伊德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梦的伪装”,并且进一步来充实他的释梦第一原则:“梦是一种(被压抑的)愿望的(伪装的)满足。”

弗洛伊德以其个人潜意识的理论为基础,认为梦主要是一种隐匿的,不被承认的欲望的伪装性表现,这种不被承认的欲望主要是指性欲。由于这种欲望与我们的意识自我相抵触,为了不被意识自我所识别,为了表现自己的存在,梦就乔装打扮以图逃避意识自我的“检查”。

于是,弗洛伊德的释梦,就是要剥去梦的伪装,抛弃你的意识偏见并自由地发挥你的联想,从显梦中获得隐梦的真正意义。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艺术家笔下的弗洛伊德|图源:网络

但是,在荣格看来,弗洛伊德这样做的结果,所探寻与发现的只是“情结”。对于荣格来说,若是为了探寻与发现情结而分析梦的话,就太浪费梦的价值了;何况通过他的“词语联想法”,能够更加简明与准确地获得发现情结的效果。荣格:梦没有伪装,梦是心灵的表达

对于荣格来说,他在释梦工作中所要探求的,不仅是无意识对于情结做了些什么,是梦背后更加深远的集体无意识以及原型和原型意象的渊源和意义。

于是,荣格认为,梦根本不需要伪装,梦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心理现象。梦没有伪装,也没有说谎,甚至也没有歪曲与掩饰,梦总是在尽力表达其意义,只是它们所表达的意义不被我们的意识自我认识和理解。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荣格曾用这样一个个案来阐述他的梦的分析方法与技术:

病人是一位男性,梦到一个醉醺醺、披头散发的泼妇。梦中的这位女人似乎是他自己的妻子,尽管与现实中他的妻子完全不同。

荣格说,从表面上看,这个梦完全失实。梦者也认为是很荒唐的一个梦。若是让他开始自由联想,那么他肯定会愈加偏离梦的不愉快的一面,并且以其情结而告终。那样,尽管我们能够找到病人的情结,但却无法了解这梦的特殊意义。

对此,荣格解释道,梦中的“失实的妻子”,正是他的内在原型意象阿尼玛,也就是其内在的女性形象。而这个内在的女性不仅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而且有了堕落的表现,这也就是病人问题的根本所在。

无意识通过梦和我们说话与沟通,但用的是一种象征性的“语言”和方式。因而,荣格的释梦方法,在强调象征的同时,充分地运用了其原型和原型意象的理论,发挥神话、宗教以及童话寓言的意义和作用,这都是荣格梦的分析方法的特点,也是荣格所说的梦的分析中“扩充和放大”(amplification)的根据与基础。

原型意象和象征性在荣格梦的分析的方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荣格也曾留下这样的教诲。他说,“我常常告诫我的学生,尽可能多地学习象征性的理论,而当你分析一个梦的时候,就要把它们全部忘记。”

荣格自己一生中分析了他自己以及病人的8万多个梦,可见其专业的积累与对梦的执着程度,也可以联想到那熟中生巧以及得心应手的道理。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荣格与弗洛伊德释梦有何不同?

那么,与弗洛伊德析梦相比,荣格释梦又有什么特点呢?

我们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概括。

1.荣格在梦的解析中运用“直接联想”

相对于弗洛伊德“自由联想”,荣格学派则更多地采用“直接联想”。

比如,有梦者梦到了一头母牛在吃草,那么若是从母牛开始自由联想,则可能会引发出牛奶—母亲—父亲——……

然后将自由联想所获得的所有链接内容进行分析。

而一旦发挥了自由联想的作用,梦中的母牛可能就不再重要,因为那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显梦”,而由母牛引发的母亲或父亲,以及梦者与母亲或父亲的关系就特别重要,因为那是自由联想的引导,是所谓“隐梦”的内容。这仍然是基于弗洛伊德自由联想技术上的运用。

“直接联想”则是吸收了荣格对于弗洛伊德自由联想技术的批评,认为自由联想有可能会导致远离或脱离于梦的本源,只是引向了梦者的情结,而非梦的本意。

于是,就“梦者梦到了一头母牛在吃草”的例子而言,直接联想法仍然可以发挥联想的作用,注意力关注母牛身上,关注母牛会让你想到什么,这种意念,去关注母牛的动作,色彩等等,但是,不是由母牛—牛奶—母亲—父亲等自由联想法逐渐远离母牛,而是让梦者把所有联想到的内容回归到母牛的意象或其象征意义进行分析的工作。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2.荣格在梦的解析中运用“扩充技术”

扩充分析是荣格提出的梦的分析方法,也可看作是直接联想的进一步发展,旨在将梦的内容与分析工作,提升至原型与集体无意识的水平。

一般来说,梦的分析中的联想分析,主要是构建梦者的个人信息与背景,受压抑的个体潜意识仍然是工作的重点;而扩充分析,则是要在深远的原型以及集体无意识、原型意象的水平上工作,集体无意识是工作的关键。

因此,扩充分析也就意味着在神话、历史和文化等水平上解析梦中的比喻、隐喻和象征。

尽管扩充分析与自由联想并非必然有冲突,但是,在荣格心理分析家看来,进行扩充分析的时候,要促使被分析者对梦中意象个人与个体的态度作为开始,然后在个人生活基础上,让他意识到,每个人都不是一座独立的岛屿,都会有集体无意识与他联结,让被分析者体验自己作为原型能量中的存在,而非原型的“客体”,发挥原型及其意象的治愈功能。

若是用上面“梦者梦到一头母牛在吃草”的例子,那么扩充分析法就不是顺着个人的联想进行梦的工作,而是针对母牛以及牛本身,追溯其深远的文化背景以及原型水平上所具有的象征性意义。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3.荣格在梦的工作中运用积极想象

积极想象在梦的工作中的运用,除了以梦中的意象为重点,从意象中获得生动的意义之外,所注重的是梦者从梦中所获得的体验与感受,包括身体的反应以及身体的感觉。

积极想象是让梦者全神贯注投入梦中,获得体验与感受,让梦来说话,让梦用意象来进行表达。比如,仍然是“梦者梦到一头母牛在吃草”为例子,若是使用联想分析,那么可以获得从“母牛”引申出来的联想,或者是有关母牛的所有个人的联系。

而用扩充分析,则可以获得母牛本身在文化与原型层面上的意义。

但进一步,若是使用积极想象的话,那么,一旦投入梦中,身临其境,触景生情,那梦者就能在工作中感觉牛的生动,尽管牛可能不能说话,但他可能用他的眼睛表达一种特别的信息。我们通过情感和感受获得深刻的意义,这就是积极想象。

实际工作中,让梦者去描述整个梦境,形容梦中的任何细节,比如牛的颜色、大小,甚至是牛吃草的动作与神态,关注牛的眼睛等等,在那一刻梦者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和体验。

弗洛伊德与荣格是如何分析梦境的

在弗洛伊德看来,梦是通往无意识的忠实道路。由于潜意识是被压抑的,所以梦就需要伪装,才能将其愿望呈现。

但荣格却不这么认为。在荣格看来,梦是心灵的表达,用一种意象与象征的语言,或者,在我们的梦中,心灵已是尽其最大能力来传达远之千古的消息。

荣格曾十分自信地说:“我不做梦,我被梦见。”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原生家庭情商外貌焦虑职业性格心理测评系统亲子关系双向情感障碍职业价值观孤独症依赖型人格障碍心理医生人际关系焦虑社交恐惧症九型人格心理咨询女人心理冥想悲观主义心理学家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绿帽思维反刍智商测试回避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