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美是评判一个女人的首要前提
作者:壹胡编 2021-11-22 19:06:35 女人心理

清尘雅琴,竹笛恋曲,多么美丽的名字。超尘脱俗,就象那清纯可人,优雅缠绵的女孩。我之迷恋尘世的美丽女子,大概在于此吧。知其不可实现而执迷不悟,如夸父逐日,除了收获绝望,不可能有其他。姿态本身是毫无意义的,它有时凸现人无用的立场,有时只是显示人的顽固。它只是形式,而不是丰溢的内容。但对女子,我所能看到的只能是形式。除了这形式,其他的一切只不过是我的内心想象。

即便如此,却并不影响我的恪守和坚持。我赋予她全部的美好形态与内核,以至于成为一种象征。在黑暗的世界里,她几乎就是我所能抓住的唯一的救命稻草。我总是在追求,而又不断的失落。我知道,她是不属于我的,只属于那个一尘不染的梦中天堂。我只好在我贫乏的内心世界创造她,为她献上我的敬意和崇拜。但是,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

问题显然要复杂的多。对女子的致命渴求不可能是单一的欲望与目的在发挥作用。我想从中得到的也绝不仅仅是内心隐秘的某种慰藉,还有现实的、身体的等等各种需求。在我眼中,一个女子实际是由三个独一无二的断面组合而成的,它们根据个人的存在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符合其生命独特性的分配。有的女子可能这个多点,其他的不太明显;有的可能在三个方面都达到了和谐的统一。

美到何种程度,并非完全由她决定。我宁可说,身体之美是天生的,而这也是世人评判一个女子的首要前提。失去了物的美,就等于失去了全部美的一半。因为,无论如何,女子必须是美的。何况,身体之美不会也不能如心灵一样可以通过后天的自我修饰而臻于美的。它是一件注定的事,你只能去接受。对那些幸运的女孩而言,身体之美无疑是莫大的恩赐。身体的美是预先打包放在女孩身体深处的,她必须去发现,然后尽其努力去发挥它。并不是每个女孩都意识到自己是美的,并注意实现这美,保持这美,开阔这美。美其实是上帝给女孩们的可以分期付款的生命,等你付完了,岁月老去,你也老了,不再是美的。所以,你必须尽力发挥你的美。如果你是美的,你只要去表现和扩展就行了;如果很不幸,你是丑的,做整容手术也没有用,你就得尝试从另外的方面达成你的美。

女性之美是评判一个女人的首要前提

对美的女孩说,服饰以及一切的装饰总是必要的,但并非是必须的;对丑的女孩说,装饰反而是一种遮掩和自卑的表征。梦想中女孩之美的第一个断面就是这身体之美(物的美,这体现的是女子的物性),它诉诸人的肉体和感官享受。物性是人的第一性,当然也是女孩的第一性。它本身没有任何神圣性可言,但对它的创造却体现了一种伟大的神圣性。多么完美的肉体啊,人能享受它真是一件无法言喻的赏心乐事。

没有任何理由轻视肉体,它之存在就是为了被享受,而不是被无情的岁月摧残。进入和接纳,是人最基本的人权与人性,也是人首要的自然权利。但你要想获得物性之美的充实和满溢,你必须得去经验和享受。女孩之美的物性就是被消费的,消费的最大化意味着其身体之美实现的最大化。这是身体的责任和意义。虽然这种消费在另外的层次上也是对她的消耗。

这是女性的悖论,实现的最大化其实也是牺牲的最大化和死亡的最大化。对物性之美而言,它首先是肉体,然后才是身体,最后才是人体。肉体,专为性快感的盛宴而设。在性的功能性里,快感是首要的,其次才是性的衍生功用——繁殖。在劳伦斯和奥修那里,性是一件快乐的事,可以超脱的事,能看见和达到天堂。身体是肉体的伦理化和公共化,人体则是肉体死板的物理化和机械化。所以,物性之美即是肉体之美。线条,面孔,乳房,皮肤;表情,表达,表现;这些都是美的。美就是享受。

女性之美是评判一个女人的首要前提

女子的第二个断面是其人性之美。这是对物性的升华。人性之美归根结底是女子的感性和知性之美,是个人存在的独特性对肉体的一次洗礼和超越。它绝不仅仅是给肉体穿上衣裳,而是为肉体设置一个灵性的内核。有了它,女子的独特性和优越性才会显现出来。诚然,纯粹的对物的审美也无不可,但是,我之觉得女子的肉体是美的,是因为它是肉体,而不是尸体。

肉体之所以美是由于它是活的,在它的中心含蕴着女子的精神与感情。物的局限只能靠人性的光辉来超越,活生生的肉体为人的想象提供了无限的联想空间,而尸体只是僵化的死板的虚无,它只意味着终结。只有肉体才是美的(现实的在沉思和幻想的肉体,虚构的肉体——艺术,如人体艺术,雕塑,绘画,电影等等。艺术化的肉体虽然也是静止的,但却给人以动的感受,它之不同于尸体,是因为在这艺术中同样含蕴着人性的升华,只不过是以一种虚构的形式展现出来而已),这是源于在它里面浓缩了一个女子所有的主体性经验和命运。

只有活的才能使死的焕发活力,心灵之于肉体即是如此。我不会对一个女子的尸体产生性的欲望,即便和它做爱,也绝不会得到任何快感,不论这尸体多么美。那是因为,它只是一具干瘪的物体,而不是一个会动的人。所以,聪明的女子从来不骄傲于自己命定的美丽肉体,她知道,使肉体显得美的,绝不只是它匀称的结构和丰满的线条,更在于她作为个体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心灵和精神。愚蠢的女人只懂得打扮自己的外表,聪明的女人会打扮自己的心灵,智慧的女子什么也不做,她只顺其自然,让肉体和灵魂自由的伸张,扩散,充实。

她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为何来到世界,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么去做。真正智慧的女子都是开悟的人。她明白自我的价值是基于自我本体的实现,而不是作为男人的审美或消费对象而存在。她更知道自己是美的,怎么保持和发扬这美,让它一直为实现自我而彰显。对她来说,首先是自我,然后才是美。这样的女子可以在时间的淘洗中屹立不倒,即使容颜老去,她依然可以活得从容不迫,无限优雅。

女性之美是评判一个女人的首要前提

而有些女子却整日担忧年华老去,看见脸上的皱纹就仓皇失措,仿佛要了她的命。当她的容貌变老时,也就是她的心灵死亡之日。这样的女子是悲哀的,她的存在至多不过是美的俘虏。四大美女和花木兰,一是美的异化,一是美的消解。前者的美被男人恶意的利用,也被自我别有用心的利用;后者在男人式的行为和命运中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美,成为假实现的俘虏。对男人而言,人性的美不仅是用来享受的,还是用来建立家庭,实现自我价值的手段。当然,在对女人的态度上,实用的考虑似乎一直占着上风。除非摈弃纯实际的态度,用心来体验,不然就达不到女子之美的第三个断面——神性之美。

在人性这个层次,女子是感情的寄托和审美的灵动对象。如果说,女子的肉体满足的是性和感官欲望,与男人的肉体交流对等;其人性满足的是感情与心灵,与现实存在交融;那么,她的神性满足的就是精神与宗教,是精神家园,与人的整个无根的孤独存在和人生想象相契合。

女子的神性之美是一种无法用理性和头脑就可以弄懂的存在。她需要你拿出未经习俗和传统污染的自然之心来安静的深入,体悟。与其说她是需要思想的,不如说是需要觉知的。这是一种最本真的,最纯粹的,最赤裸的,最美丽的存在。她一直都敞开着,为着净化男人们的心灵。但丁和曹雪芹知道这一点。只有那些怀着赤子般无所求的纯追问的灵魂,才能感受到女子在宇宙深处暗藏的神性。神性一旦有机会焕发出来,大地会变成光明的乐园,人间就成为难得的静心天堂。

看到这样的女孩,你有福了:你不再胶着于物的满足,不再在意世俗的评价,不再执著于无结果的炼狱般的追求,不再迷惘于人间的种种纷扰;你好像突然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为了所谓的生存被你弃置在沼泽地的自己——那么安静,那么喜悦,那么从容,那么快乐。于是你心中充满一种爱的狂喜,不再抱怨,不再孤独,不再忙碌。你的灵魂纯静的如秋天田野深部的一泓秋水,刹那间,那个为刻板的生活所累的躯体死去了,你召回了一颗全然而崭新的心。

你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路虽然依旧遥远,但你不会再迷路,因为你在路上看见了你的大喜悦,它已经变成了你所能感觉到的振奋人心的现实。你的心中充溢着快要溢出来的爱和幸福,你必须把这美丽甜蜜的重担卸掉,否则你会充实而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你顿悟般的发现,原来对女孩子还可以这样的关照,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可言说的幸福啊。你的灵魂轻飘飘的,向蔚蓝的,纯净的天宇飞去。存在的所有奥秘都藉着她向你无私的敞开,你由此不但获得了自己的凤凰涅槃,还找到了实现的道路。

女性之美是评判一个女人的首要前提

过去,我常常习惯于把时间内的女子想当然的作为征服世界的证明,作为我强力意志的猎物,强迫她们为我无止境的肉欲和虚荣心服务,而从未想到,在存在的内部,她还是一种超越时间的救赎样式,可以为我的灵魂叩开黑暗的闸门,使存在的美妙歌唱溢满我的身体和思想,使我的外部和内部都得到神的眷顾,从而使得我有资格进入天使的行列。但遗憾的是,几千年过去了,很少有人作如是想,因为知识的偏见,权力的偏见,竞争式生存的偏见妨碍了人们的发现。

他们还不能公正平等的把女子视作正常的人,在他们看来,女子仿佛是发育不完全,还远远未成熟的人,遑论更高层次的去观照。人早就习惯于按照逻辑和理性进行判断,心被遗忘了。思想是不能发现女子的神性之美的,它走的是推理的路线;只有还保有童真之心的人才能觉知到女孩的神性,因为它走的是一条经验的,体悟的道路。

大多数男人根据自私的目的,尽管在心里承认女子不仅是性欲必不可少的一个客体,但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把现实中的美丽女子当作象征的“此在”。消费和独占的欲望抵消了对美的纯粹欣赏和领悟。把美丽的女子弄到床上,让她们在自己残暴的阳具下发出浪荡的呻吟,这就是他们成就的源头。并且数量愈多,成就也愈大。他们依此来衡量自己的人生,享受自己的人生。性当然是自然的,但对性的无止境的滥用就是可耻的了。

游戏式的性态度之所以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不是因为它触犯了性的和谐与合乎比例的律令,也不是因为它触动了整个虚伪的道德和秩序的根基,而是因为它的放纵违背了人性深处的精神自律,是对人的拯救可能性的肆意破坏。换句话说,一个灵性美的女孩,她绝不是一件私人的物品,即使在肉体上她确实只能为一个人所享有。她的物性是你的消费对象,但她的神性却如文化和艺术一样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所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真正的占有一个女孩的全部存在。她是无法被占有的,只能被敬畏,被呵护,被发扬。如此,你得救了。

世间有那么多丰姿各异的可爱女子,光是看着想着就让人觉得充实和幸福。你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下去?没有人是堕落的不可救赎的,除非他已经死了。道路总是存在的,因为美丽的女子绵延不绝。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 焦虑情商焦虑症双向情感障碍职业价值观弗洛伊德自卑心理存在主义情绪管理回避型人格原生家庭恐惧症绿帽情结思维反刍产后抑郁症心理效应源码焦虑症负面情绪俄狄浦斯情结性取向悲观主义无性婚姻人际关系产后抑郁心理咨询师外貌焦虑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