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写给“问题少年”的一封信
作者:冰千里 2022-05-21 21:55:33 成长心理

你好:

很高兴认识,也许你是10岁或14岁、18岁,也许你已不再年轻,那这封信就写给如今的少年,以及曾经少年的你。

这封信比较长(五千多字),读完大约需要20分钟,没办法,我似乎有太多话要对你讲。

首先,请允许我道歉。

因为我使用了“问题少年”这个词来称呼你,说实话我有些惭愧,你可能并不了解我,我的真实态度认为世上并不存在什么“问题”或“疾病”(再澄清一下,我特指是心理问题和心理疾病,毕竟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我的观点是:所有“问题”都是“心灵呐喊”,它的意义在于让你理解内心深处那个挣扎的自己,所谓“问题”只不过把内心外显出来,好让你听见他的呼救。

这些呼救你也许很熟了,比如:“我TM受够了”、“我很抱歉”、“我很绝望”、“我想被人看到”、“我渴望理解”、“我鸭梨山大到崩溃”、“我的生命没了颜色”、“我要反抗、独立、复仇”、“我很羞愧”、“我该何去何从”……

是的,希望这几个短句被你看到,若可以,你完全有权利把它们大声读出来,就像有时你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保证,吼出来的那一瞬你会很爽,就算事后内疚也没啥,我支持你!

回到对你的这个称谓上,我要继续解释,否则我怕你觉得我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因为“他们”会觉得你就是有问题的:“你不懂事了”、“你与其他孩子不一样了”、“你怪怪的了”、“你居然不上学了”、“你竟如此叛逆了”……不想说太多,相信你会脑补。

一句话总结就是:“你辜负了他们的期待”,所以他们会觉得你是个“问题孩子”。

我使用这称谓,也是为了让他们看到,我要让他们看到你的挣扎,并对你宽容一些。

而我才不信呢,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少年”,甚至我认为“问题”恰恰是对你的保护,就算是“精神分裂”也是保护。

你还别不信,我问你,如果一个人被世界抛弃了,被伤害到绝望,他又不想死,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对了,一定是“完全遁入幻觉”,并确信那个幻觉就是现实,是另一个可以活下去的世界,他再也不愿活在“我们这个世界”,这就是“分裂”。

你也可以叫他“疯子”,他正用“疯了”的方式进行分裂,目的在于逃开与这个世界的链接,逃开危险。

至此,他才不去理会那些穿白大褂的给他吃什么药或是否理解他呢!你看,这难道不是心灵最终的保护吗?

当然,你会说这个例子有点极端,唉,希望分裂的同胞们能听到我对他们的理解,就像理解我自己一模一样。

别急,我现在也来理解理解你,我来告诉你,他们认为的“问题”对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比如“厌学”、“辍学”。

鬼才相信你真的不想上学呢,少年的你还没参透“人离开关系其实也能活得很好”这个道理,你现在正是在关系中纠缠的年纪。

“集体生活”对你来说很重要,你会在那里找到同类,诸如爱情和友情,你会和大家一样,你不再孤单,至少没被当做另类来看。

更何况学业还承载了家人的期盼与梦想的开端,所以我深信,你是想要上学的,无论你是第一名还是最后一名,无论事实上学习有多么枯燥,但为了多数人的“价值观与共识性”,你定然不会轻言放弃。

对不起我有点啰嗦,我想说的是:“你已经没有力气上学了”。

学业压力有多大不需要我废话,每个与你一样的少年都要为此消耗大量心血,那请允许我举个例子吧:

如果你有100滴血,学习至少至少耗费你60滴,而你现在只有40滴,请问,你怎么去学校?还要至少用10滴血让老师同学看起来你和他们是一样的!

心理咨询师写给“问题少年”的一封信

那么,你另外60滴血去哪里了呢?答案揭晓:是“内耗”!

内耗让你失去了至少60滴血,这些内耗就是你一个人的战斗,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失血严重的2股、3股、多股力量的争斗。它们互相矛盾、牵制、撕扯,就像把你的心往不同方向拉扯。

这些内耗可能是:“自己或家长期望太高导致的断弦”、“丧失最好的友情爱情导致的抑郁”、“被霸凌被孤立被排挤导致的无助”、“被家庭关系各种摧毁导致的崩溃”以及“成长带来的烦恼”……

总之,它们的矛头都会指向“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容忍羞耻与愧疚”。

尽管看起来还没那么糟,但其实你只剩40滴血了,还要逼着自己拿出10滴血维系人设,哪里还有能量投入学业战斗?也许只有不去学校,才能保护好你剩下的血量!

放过自己吧!

再比如“自残、自伤”:

一个人得有多大勇气才敢对自己如此“残忍”?答案是“被逼无奈的勇气”。

《水浒传》的好汉也想过太平日子呀,但是不行呀,他们不让太平呀,于是林冲李逵们磨刀霍霍上梁山,去杀掉那些剥削他们的人。

而你,我亲爱的少年,怒火中烧却还要压抑,巨大的攻击无处释放,除了转向自身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于是你开始了自我伤害,最初你也怕、也疼,后来就慢慢习惯了,因为你在其中得到了快感,看到血流出来的样子你甚至觉得从未有过的平静。

我晓得,每道伤痕都是你心灵浑浊的泪水,释放了屈辱与愤怒,让你感到了真真切切的存在。

你当然也是抑郁的,不抑郁的人哪有勇气割伤自己?有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会说你去打球呀,去把愤怒宣泄在操场,我倒是想问问如果他双腿瘫痪了,能来个三分跳投吗!

当然,你使用的方式和频次各不相同,也许你会偶尔扇自己一耳光,崩溃时拿脑袋撞撞墙,也许你会用指甲把胳膊掐得发紫,也许你会撕扯头发,诸如此类,这都是在伤害自己,都属于自残行为。

也许只能那样才能缓解你心中剧痛吧,这些痛苦包含:不能原谅的自我惩罚、无法反抗的绝望、强烈的不配为人感、对他人的极端痛恨、无法弥补的罪疚、弥漫的空虚和无意义……

是的,这些自我惩罚同时也是“自我保护”,毕竟扇自己耳光好过“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永远记住:你越是理解这些“问题行为”背后的动机,越允许犯错,哪怕是你认为无法弥补的大错(事实一再证明,用不了几年这些大错绝没有你想的严重),那么,自我伤害行为就会减少或消失。

开始我说的厌学以及接下来我说的其他,道理也都一样。

咱们继续啊,再比如,“过度背负父母期许”。

唉,这真是没办法,就算父母也在不断学习成长,但不知为何,他们就喜欢“让你去满足”。

如果你不满足他们,他们就要你“死”或者他们自己就去“死”。

咳咳,这个“死”也是比喻,我会觉得是个恰当的比喻,你觉得呢?因为我听到了你的呼喊“别再逼我了,再逼我我就去死”,而这个死更多的是报复,是“死给他们看”,呜呼,何其悲哉!

反过来也一样,“你让我太失望了,我还不如去死呢!”这是有些父母的心声,就算他们不说你也能感受到,他们低估了你的敏感。

比如成绩倒退或有了“问题”,就会发现他们的崩溃,那种感受太强了,好像是你害死了他,那你说你到底有没有罪?又找谁去说理?

更重要的,你认同了这样的家庭关系,你真的以为幸福与悲伤都建立在对方是否满足的基础上,这简直太可怕了!

因为你正在从小到大的、悄然无声的背负父母的投射,你已完全混淆这到底是谁的需要?究竟是你的需要?还是满足他们是你的需要?

真的,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见证了太多太多,有时我花了好几年才让这个可怜的孩子(或成年人)理解,原来他除了用“满足父母需求”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之外,已失去了他自身人格。

快点,把别人的情绪还给他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功课要修,无论他是你的父母还是你的孩子,否则仅仅是无休止的愧疚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要记住,无论多痛苦,你都有选择,你可以在保存自己的前提下满足他,也可以选择不满足他。人这一辈子若连“做自己”这件事都做不到,无论你考的学校多么名贵,心灵深处都是无尽荒凉。

再比如,一些“强迫行为或念头”。

这样的行为有很多,我甚至以为每个人都存在,哪怕像我这样的心理工作者。

比如我写作、做咨询的时候,一定要摆上几个固定摆件,否则就无法安心;比如我会反复检查是否锁门;比如我一定要把事情后果想几套方案——这都是我的强迫仪式行为。

那么,你呢?

也许这是一些小秘密,但我见过的也不少,比如反复洗手、洗澡、转笔;比如停不下来的啃咬手指;比如频繁自慰性幻想;比如停不下来的对答案、去厕所、玩手机、吃冷饮、暴饮暴食、抽烟喝酒......

除了这样的行为之外,还有更加折磨人的“念头”,各种糟糕的、邪恶的、荒唐的念头,明明知道不可能、无所谓,但就是忍不住要去想、要去做——这些都属于强迫行为与强迫思维。

现在,我来告诉你,强迫的好处在于“抵消”,好像你这么做了就避开了更大的危险、惩罚或恐惧。

你看,我这么一说你就会放松点。

因为你是多么讨厌自己这些怪诞的行为呀,而他人的不理解会让你对自己更苛刻。

现在你知道了,这些行为都是对你的保护,都是有好处的。

除非严重成瘾影响到了日常,否则都需要自我允许。

真正伤害你的不是强迫行为,而是你对待强迫的态度,比如自慰、性幻想很正常,而你因此觉得自己是下贱的、肮脏的才是真正的伤害。

就算是你已经成瘾,强迫放下也不可行,只能在心灵深处共情与支持,才会在这些行为上有所收敛。

你好,时间关系我再说一个吧,比如“生病”。

你是真的肚子疼、大汗淋漓、呕吐不止,你是真的腰酸背疼腿抽筋,你是真的发烧感冒流鼻血——这一切都是真的,但他的含义却是“代替内心来谈判”。

当内心的冲突矛盾难以调和或意识不到时,才会使用身体代言。

比如你是真没力气上学了,但又不得不去,因为你过不了父母老师这一关,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只能去上学。

最终,压力和冲突让你胃疼的满地打滚,你就不得不被家长接回家了——你看,你的身体多么诚实呀,不像大脑只会自欺欺人。

再比如,还有很多:像叛逆、退行、混社会、校园霸凌、早恋、小团体、分离焦虑、依赖与独立……我有点累了,不一一列举了,等有机会再与你交流。

当然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解决之道,但我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一个家庭一个样,具有极大的差异性,我并不十分了解你。

但你不觉得以上所有“问题”被理解了,就是最大的解决之道嘛?

不过,我还是会告诉你2个方向:

第一,允许自己。

允许、允许、允许,说三遍吧!我要你在生活中必须无数次这样告诫自己:“我允许自己这个样子”。

真是说来话长,真正的自我允许很难做到,但也唯有此才是摆脱苦难的基础,允许自己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从我之前文章中查找。

第二,千万别自己扛。

我知道,你之所以和父母闹来闹去,就是希望他们能与你一起扛,却往往事与愿违,因为他们也有自己过不去的卡点。

然而,这年代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了心理层面的专业人士”,我指的就是像我这样的心理咨询师。

嗯,尽管你接受新事物能力超强,还真未必知晓“心理咨询师”究竟是干嘛滴,没事儿,隔行如隔山嘛,故此,请容我再唠叨几句,我会尽量只说重点,别耽误你休息。

1、有心理困惑绝不代表“精神不正常”。

真希望这是句废话,可我不确定你是否真这么想,也许身体生病就要去医院做检查,打针吃药,已成了固定思维:“心理问题就是病”。

而这会激发你的“羞耻感”:

一旦被扣上了“患者”、“病人”的帽子,好像你就与众不同了,你就是弱势群体了,你就有可能被嘲笑、被讽刺了,你就认为自己“不正常了”——这是错误的!

更准确的说,世上不存在没有心理困惑的人,只要他还是个人,我本人也如此,所以我每周都要去见我的心理咨询师,我以此为荣。

因为只有脱离了基本物质需求追求精神满足的人,才会花钱找心理咨询师一起探索。

当然,当前是有点麻烦,只不过这些麻烦对整个人生而言,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去医院看心理科,一般会给你开药,因为那是医生的职责呀,否则医院拿什么养活自己。

而普通的心理咨询师和医院的精神科大夫有着本质区别,前者只是一个愿意去理解你的人,而已。理解这一点,你就没那么害怕了。

2、你要自愿。

我见过很多被父母逼迫来的,那没有任何意义,所以,相信你的眼光和直觉,千万别勉强,你是为了自己,不是为堵住父母的嘴。

“自愿”是改变的底线,我的建议是“试一试”,你觉得行就继续,不行就停止或换一个,把主动权牢牢握在手中。

也许你未满十八岁,那么父母是有义务给你提供资金支持的。

当然,自愿还包括独立性,比如你要用自己的手机、自己一个人的房间等等,你有权为自己保密,正规的咨询师当然会与你签署保密协议。

3,尽量别找熟人。

特别是你在生活中就认识的,或你妈的朋友你爸的同学之类,日常越熟悉越不合适。

没办法,这是心理咨询独一无二的属性,其他行业都喜欢找熟人,一个是图便宜,一个是多照顾,但心理咨询:

关系必须纯粹、边界必须清晰、情感拒绝打折。

你与你的心理咨询师越陌生越好,生活没有任何交集,咨询完也没任何途径联系,对敏感的你而言,这才足够安全,只有安全才可以建立信任,才愿袒露心声,而不是虚假的伪装。

所以,不在一个城市最好,别担心,网络心理咨询同样有效,但必须视频。

其实,我想说的还很多,比如效果、咨询次数、时长、频次、费用、父母访谈等等,但就到这里吧,有问题可以去问你的咨询师,他会告诉你的。

好了,这封信就先写到这儿吧,人生漫漫,这本是你最美的年华,愿你能活出本该有的花季!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职业性格无性婚姻叛逆弗洛伊德抑郁症测试产后抑郁症社交恐惧反社会人格九型人格焦虑症PUA偏执型人格心理学心理恐惧症洁癖心理效应心理咨询师智力测试情绪管理原生家庭职业价值观九型人格心理健康亲密关系孤独症绿帽情结治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