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不到,真的是因为能力不足吗?
作者:Alice 2022-08-08 18:07:21 成长心理

前言

Alice今年刚刚毕业于加拿大本科的心理学专业,九月将会前往美国就读心理咨询专业的硕士项目。尽管已经成为朋辈咨询师一年有余,也能够较为娴熟地面对来访者的情绪困境,但她也曾经是个为自己的英语成绩感到自卑焦虑的“差生”。

不过,随着对更多心理学知识的掌握以及对自我的了解,她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阴影,因此对自我否定和有着同样经历的来访者们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这篇文章里,她将跟我们分享在成为咨询师之前,她的经历是如何帮助她自己摆脱负面思维,以及在成为咨询师之后,她的专业知识又如何启示她看待现在的来访者们。

“这些想法我其实到现在也有,我相信以后就算我读了master,读完master成为咨询师以后,它们也会一直存在。但它们也让我意识到,有些事我做不到,但还有一些事是我做得到的。所以,我觉得负面的想法一直会存在,我也会一直试图去跨越它。”

认知偏差的把戏

在Alice成为咨询师的这一年里,她遇见最多的就是迷茫焦虑的学生党和工作族。

这些人因为无法达到他人和自己心目中的要求,将失败的原因归咎到自己糟糕的能力身上,于是陷入了自我否定的负面循环。

但是,在Alice看来,大多数这样的来访者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真正的能力上的不足,而是思维模式的影响。他们因为自身或外界的一些因素过度放大了自身的缺陷,以至于忽略了现实。

她之所以能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她也曾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从初中开始,Alice就开始为自己的英语成绩感到自卑。

学校的同辈竞争压力很大,很多同学从很早就开始提前补习各类科目,包括英语。在班级平均分95分的时候,她的英语成绩却只有八十多分,这在她的心底埋下了自我否定的种子。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负面想法逐渐生根发芽,成长为一颗坚挺的大树。

即便她顺利通过了加拿大大学的语言考试,依旧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低空飞过。连大一大二找实验室实习的时候,她也会下意识地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英语不好而争取不到这份机会。

Alice的很多来访者也在经历相似的迷茫。比如,在日渐内卷的职场中,来自上司和同事的打压一点点瓦解着他们的自信。

我做不到,真的是因为能力不足吗?

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职场中的性别歧视问题,很多女性都在大环境的影响下,承受和内化了更多来自生活的压力,这种周围环境导致的习惯性自我否定让Alice感到些许的无力。她明明能看到问题所在,却没有办法改变现实。

“我有去和一些资深的咨询师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告诉我,我没办法像真正的医生那样,把来访者的心理问题直接治好,让ta健康地出院。我没法像治疗生理疾病的医生一样,几次治疗后就药到病除,因为导致问题的“病因”常常存在于环境中。改变他人的生活环境,没人能做到。现实不会因为你的咨询而改变,但人是可以改变的。你可以帮助来访者去改变ta应对这个现实的思维方式。”

自我觉察的枝桠

对于Alice来说,所有的改变都是从自我觉察开始的。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英语而变得更糟的时候,她开始怀疑:我真的有我想象中那么糟糕吗?

“本科申请的时候,我身边也有很多人没有通过语言考试,直接来这边上语言班,但他们依旧生活得很好,也交到了国外的朋友。而且,生活了一两年之后,我发现好像我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

尽管她本身英语水平并不差,但当被放置在一群特别优秀的人当中,便很容易感受到对比带来的落差。再加上无处不在的考试分数和排名所带来的焦虑感,长期处在竞争和打压的环境下的Alice逐渐失去了对自我的掌控感,陷入自我否定的循环中,最终将这样负面的思维模式固定在了认知里。

直到她觉察到异样的这一刻,Alice才开始慢慢抽离出原本的负面思维,尝试认真审视自己,于是,那根怀疑的小树杈最终生长为新的枝桠,带领她偏离了原本的方向,让她看到了被忽视了的现实:她其实并不糟糕,这只是认知魔术的障眼法而已。

正是这个经历让她能够更好地共情同样在经历自我否定的来访者,以新的视角去看待问题,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人们通常很难觉察到自己的思维逻辑上的问题。但是我的经历让我在遇到类似的来访者时,能够在原来的想法上产生一个分支:这个事情究竟是现实还是认知?这样的想法让我能够跳脱出原本的认知模式,看到更宏观的原因。”

由于大多数咨询的时长都很短,不足以建立一个新的思维结构。所以,面对经历着自我否定的来访者的时候,Alice都会尝试先让对方觉察到自己的现状。

她认为,来访者选择来做咨询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开始觉察到不对劲了。

“来访者选择来咨询就是因为ta从原先的思维逻辑中发现了不能自洽的地方。虽然可能这个时候他的觉察还很模糊,但是我一直都觉得ta有这个意识就是开始改变了。”

解开思绪的线头

Alice信任着她的来访者。她认为,ta选择咨询本身就是改变的开始,而咨询师只是帮助ta理清自己的思绪,进一步看清自己问题的根源。

所以,她并不是来访者的引路人,而是照亮他们前方道路的一盏灯。最终的选择权掌握在来访者手上。

对于不同心理成因的来访者,她会选择不同的方式去引导。

有一些人是因为个人的思维倾向。他们习惯认为人的能力是无法改变的,更容易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也更容易把失败的原因归咎到自己的能力问题上。

所以,对于这类来访者,Alice会引导ta看到另一种思考方式。比如,引领ta看到自己已有的成就。

还有一部分人群陷入自我否定是因为周围的环境。即便一个人原本的认知没有问题,如果他周遭的环境不断地打击他、否定他,那么人就会慢慢合理化和内化“我很糟糕”这样的想法。

这个时候,Alice就会作为“外人”指出这些环境的不合理之处,让ta认识到问题并不在自己身上。大多数时候,这些原因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像一团缠在一起的线头一样,互相作用,最终汇聚成了一个更复杂的结。

有的人只打了一两个结,很快就能解开;或者很快就看到哪里打结了,也许自己就解开了。但也有人有非常非常多的线头打结在一起,那这个过程就会很困难,很漫长。

如果说Alice的经历对她解开线头的过程有什么启示,那就是:转变思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很清楚,从觉察到改变需要经历怎样的挣扎,付出多大的勇气。

但是,她依然相信着她的来访者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开心灵的死结。

“哪怕来访者意识到了自己思维的主观性,但对他来说,转变依然很困难。我理解这样的不容易,但是我觉得没有关系。因为我知道,改变很难,但它一定会发生。”

负面情绪的学校

这些年来,虽然Alice有觉察并尝试改变自己的认知,但她其实并没有完全走出过去的阴影,因为已经形成的思维模式很难在短时间内被解决。这也是大多数来访者的现实,没有人能够做了一两次咨询后从此轻松无忧。

“毕竟负面的思维方式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发展出来的,它会一直存在。但是我们也会找到办法去学习和它共处。”

心理咨询并不会改变现实。所以,咨询师没有办法阻止生活中让人不如意的事情,这也意味着,人不可能永远逃离负面情绪,总要学会去面对和解决困难。

而咨询师能够做到的,就是帮助人们建立起持续面对困难的勇气和能力。

Alice之前曾在一个关于青少年心理的lab工作过一段时间,她印象最深的体会便是: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有它的意义。

“我们经常提到负面情绪就觉得它是不好的,是我们不想要的。但研究发现,适度的负面情绪有助于人们的自我探索,包括对认知和人生意义的探索。如果一个人没有负面情绪的话,ta就不会来做咨询,也就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思维定式,我觉得负面情绪的意义就在于此——当然,是适度的负面情绪。”

不过,即便意识到了这一点,Alice还是很抗拒自己的负面经历。

“当你跟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其实我的第一反应还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才不想经历这样的事呢。虽然目前还不能做到完全接受,但是既然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觉察,这也许能成为我未来改变的方向。”

这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打怪游戏,只要负面情绪一直存在,人们就会不断地去觉察和改变,升级和成长。

而作为咨询师的Alice则会成为陪伴着他们的最坚实的后盾,治愈他们的伤口,补充他们的能量。尽管这段陪伴并不长,但她相信着,她和来访者都能够在这段短暂的歇息中获得继续前行的力量。

虽然Alice早已从带给她阴影的初中毕业,但负面情绪却是一所我们永远不会毕业的学校。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绿帽情结回避型人格障碍情绪管理心理效应性取向亲密关系抑郁症测试源码弗洛伊德社交恐惧症抑郁症心理测试心理治疗职业价值观焦虑症智商依赖型人格思维反刍智商测试无性婚姻恋母情结自卑心理咨询师男人心理恐惧心理双向情感障碍九型人格易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