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不要对孩子狠一点?
作者:史瑞萍 2020-09-29 11:49:50 成长心理

吴女士属于那种虎妈的教育方式。尽管爱人一直说你对孩子太严格了,但她觉得比起小时候自己吃的苦,要求孩子刻苦学习的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

她出生于广西一个贫困的山村,按照她们家的条件,她从未想过自己能上大学,更没想到还能上一所别人梦寐以求的大学。这些都源于国家的政策,国家对贫困山区的精准扶农政策正好让他们家受益。当父亲正打算让她辍学赚钱的时候,有村干部上门,让他响应国家政策,让孩子好好读书。

父亲看了看她瘦弱的身躯,想想,那就再等两年吧,等她长高点再去打工。没想到,她很争气,一路成绩那么好,以至于父亲再无法开口说出“上学有啥用”这句话。村里的人碰到父亲,总会说“你家那二妮子真是争气,学习那么好”。慢慢地,父亲的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觉得女娃上学也是可以的,并以她为荣。

父母要不要对孩子狠一点?

一路走来,她知道,自己必须努力,必须勤奋,必须让父亲以此为荣。直到她博士毕业留在北京工作。给自己的人生交了一张满意的答卷。

别人看到的都是她的光鲜,只有她知道,她今天的成绩是怎么来的。当别游戏的时候,她在看书;当别人逛街的时候,她在看书;当别人聊化妆品的时候,她在看书……,她好像很难想起来,自己曾有闲暇去做过跟学习无关的事情。“我的资质其实不好,我不聪明,我只能靠勤奋”,这是她对自己的评价。

孩子出生后,她对孩子的教育延续了自己对自己的方式,笨鸟先飞。

家长群里,有认识她的人,总是说,她对孩子太过于严苛了,孩子已经那么优秀,那么上进,偷着乐就可以了。可她不。她说“我就是大雁妈妈,我怎么飞的,孩子就得怎么飞,我不能代替他,他只能自己飞。”

她讲述这些的时候,我想起一种鸟——白颊黑雁。白颊黑雁养育雏鸟的过程让人很震撼,很感动,也很难过。为了保护雏鸟,白颊黑雁把蛋孵在高高的悬崖柱上。小雁在父母的保护下顺利出生,可它们面临的第一课就是在出生几天后从四百多尺的绝壁上一跃而下,这时候它们还不会飞。如果不能跳下就只有死路一条,但在跳下的过程中,靠的都是运气,它们不断被摔打,直到到达山底,那些运气不好,头着地,或者被搁浅在某个缝隙里边的雏鸟就只有死路一条。

每次看到这个故事,我都会为生命的本能的顽强和倔强震撼。大鸟义无反顾,雏鸟紧紧相随。

吴女士的神态和对生命追求美好的渴望让我看到了黑雁的现象。如果说动物只是一种生存本能,人类何尝就不能呢?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反脆弱》这本书中说,人类也需要不断的承受压力,承受各种波折,随机性让人类不断强大,如果没有这些随机事件的出现,人类可能就会越来越脆弱,经不起一点波折。所以,不能单纯说吴女士的教育的严苛就是错的。

也许有人会问,对孩子太严苛是不是让人觉得父母太狠,这让我想起了朗朗父亲对他的“狠”,想起董卿的父亲对她的“狠”,所以,对孩子能有多“狠”还得看每个孩子的承受能力。单纯谈论“狠”是没有意义的。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社交恐惧社交恐惧症心理学正念治疗师自愈能力外貌焦虑情商情绪管理易怒症九型人格心理医生容貌焦虑心理恐惧症男人心理回避型人格障碍叛逆期无性婚姻存在主义焦虑症爱情挽回自卑悲观主义心理心理医生抑郁症测试心理学家职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