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活得不憋屈?| 个人成长问题汇总
成长心理 冰千里 2020-03-25

我是个内向的人(这同时也是家人与领导对我的评价)。在公共场所说话,我很担心自己会说错话或者说不知怎么插入话题,所以我不太会发表想法、意见。在与人交流中,我会因为避免尴尬不停找话题聊天(基本都是我在说),就常出现交流的断档。为人处事(哪怕陌生人)中我的行动总是表现出退让态度(当然心里是很不愿意,每次事后都感觉自己无能)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你的提问出现了很多括号,感觉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在对另一个声音作解释,也在担心我听不懂。放心吧!我听得很清晰。

第二,你非常渴望融入关系并得到认可。正视这点很重要。

第三,小技巧:待在他们中间,不说话,耐受沉默是一种力量,也会被重视,多多练习。

我是教师,老师这个职业,要想提升,得经常要参加一些讲课赛,可我有个心理问题,一到讲课就慌张,心跳加速,头脑会有短路,所以讲课赛成绩不好,发展到后来,一想到要参加什么活动就紧张,甚至参加孩子的家长会,让发个言,也会紧张的手心出汗。

无奈只好自己放弃参加很多活动,现在人到中年,仍旧这个样子,很想改变这种状态,自己干什事情都能轻松上阵,年龄大了,不再看中结果,但是一到参加各类活动,还是紧张。

我想如果解决了参加各类活动的心理紧张问题,消除这种不适,轻轻松松的应对各种活动,是不是参加各类活动又是另外一种体验,又是一种人生。期待您的指点!谢谢!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看这句话“年龄大了,不再看中结果”,事实上,若真能做到,就会无所畏惧,别说一个小小的演讲了,因此,潜意识是很在意结果的。

第二,所以,正视自己这一点:“我很在意结果”、“很在意是否能进步和提升”、“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而且这和年龄关系不大。

第三,真正正视之后,你的问题就变了。

老师你好~我今年26岁啦,是同性恋。比较头疼的是怎么向家人出柜。

其实我的自我认同还好,也向一些比较亲近的朋友出柜了,很幸运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并没有因为是性少数而被区别对待。

但谈到对父母出柜,一方面是我担心这个尖锐的问题导致关系破裂,一方面也担心他们会自责内疚,另外也担心他们的社交圈会因为我的事情收到影响,我不确定他们的朋友们是否能像我的朋友一样坦然接受,不给他们造成压力。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放心吧,父母一定会自责内疚有压力的,这很正常。

第二,只要你不区别对待自己,就没人可以区别对待你。

第三,很多时候,与父母的关系只有平衡与合作,包括妥协和谈条件,本来不就这样吗,而不论你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

你好老师,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就是亲密关系障碍。关系刚开始的时候我会感觉处理起来很顺利,但一旦关系进入一定的亲密度后我就会感觉恐惧,焦虑,患得患失,不知所措。

我一直在用一副假面具与人交往,我在外面的人设是自信,强大,洒脱,担当,豁达。但其实我内心很敏感,脆弱,深深的自卑。每当关系亲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会变得紧张,努力去表现,自己都能感觉出来很刻意,这段关系带给我的不再有快乐,只有焦虑,累。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观察这段关系的蛛丝马迹上,稍有风吹草动,我便会患得患失甚至主动去破坏这段关系。我无法亲密,与任何人。

跟我相处的人很累,我自己更累,我想去改变。特别今年我也做了很多工作,最重要的是我跟我妈和解了,这也让我看到了自己能改变的希望。

说一下我的情况吧:我五岁之前父母恩爱,家庭富裕,五岁那年我爸重病去世,我叔叔掏空我家公司,负债累累,我从被人人宠爱到被人嘲笑。我妈当时压力很大,我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她一直告诉我没人看得起我,我不长本事的话就要一辈子被人鄙视,要我不要依靠他们,让我仇恨我叔叔,告诉我谁谁都欺负我们,我在童年的时候在这种充满打压,甚至羞辱仇恨的环境长大。

仇恨极端倒是没有,只是一种对亲密关系的恐惧以及对自己的深深自卑一直困扰着我,有次我做梦梦见我妈妈了,在梦里我看着她好恐惧,她要带我回家,我吓醒了。我在她面前不敢说真话,只能表演她喜欢的样子,慢慢那副面具成了我最大的依赖。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把本属于妈妈承担的还给她,你已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曾经一切不是你的错,注意“愧疚感”。

第二,“和任何人不能亲密”是你的泛化认知,时机未到。须多次、反复“练习”亲密的能力,特别是男性,别因关系破裂而自责,那只不过是你的功课之一,包括主动疏远和破坏。

第三,要发自内心感谢自己的“面具”,那是你另一个母亲,让你焦虑、小心翼翼的背后是为了预防恐惧,这与早年体验有关。

第四,关系是相互的,对方稳定感很重要,就看他是否能通过你严格的测试了。

老师你好,感谢你提供这次问答机会,我今年35岁,有一个5岁儿子,生儿子前很多年一直工作,生孩子后在家带孩子,做些代购兼职。

感觉自己的生活一直不好,恋爱时哀怨,但每次到离开时又不愿意离开他,糊里糊涂结婚,夫妻关系很不好,经常大吵甚至闹离婚。从谈恋爱到现在十几年一直很痛苦,夫妻关系不好又影响孩子,自己身体和心理都感觉达到最耗竭的状态,夫妻关系不好闹离婚,我自己又带孩子又工作,心理状态也不好,身体和心理双双透支。

我开始反思人生,感觉都是我的性格如此导致的,我感觉我自己一直是随波逐流的状态,一直随波逐流生活,不知道要什么,遇到问题,特别是大是大非问题一直不解决,拖着,拖着拖着最后问题大了自己非常痛苦,所以我现在生活的非常痛苦,也没有自我。

请老师们帮我分析下,解决的方法,谢谢老师!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去理解婚姻中你本人的真实感受,十几年也不短了,多找人倾诉、发牢骚和抱怨。

第二,除现实因素外,你内心恐惧失去什么?失去又会怎样?哪个部分没被满足?若不清晰,就会继续“使用拖延”,副作用就是“累”。

第三,“随波逐流”的意思是?我的理解是你觉得自己没主见。之所以随波逐流是因为害怕面对冲突,而冲突的本质在于没法取舍,之所以没法取舍请参考第2点。

老师,我不想上学,我本来是2018届的高考毕业生,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有毕业,之前休学,又被劝退,又转学重读,我真的很想读大学,准确的说是想过大学的生活,我不想每天六点就要起床然后十点多才睡觉。

最近我情绪很糟糕,经常从学校请假回家,原因就是和同学吵架了,高三了,要经常考试,我怕自己考不好,不能维持自己的第一名的位置,考差了的话,那些和我吵过架的人会嘲笑我,我心里就是想着别人会嘲笑我,太怕丢脸和失败。

我很害怕吵闹的环境,我现在这个学校是我们市最差的高中之一,之前我在一个比较好的高中也怕吵,也嫌弃环境,可被它劝退后我来到了更糟糕的环境,我很痛苦,老师也不理解,有时我感觉老师更喜欢那些活泼积极的学生,而我除了成绩好,什么也不是。

现在我请假在家里,明天学校会放假,但是元旦那天又要回去,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回去,我不想回去,可是如果我请假的时候老班也很体贴地说什么时候想来就来,可是我每次来了没过几天就想回家,但是如果我再这样下去。我的高三可能会读不完,有一位和我情况差不多的网友建议我休学,但我不愿意,我都19了。我同学都在读大二了,我接受不了。

和我吵过架的人都过得很好,就我一个人不开心很孤独,我真的好讨厌她们,但有的时候又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接着更讨厌自己。

请你帮帮我,谢谢!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以前休学、劝退的原因是?大概也是不想去学校吧?

第二,家里什么让你无法放下?我猜是某种感觉,一般与父母关系、分离、依赖、独立、愧疚这些主题有关。

第三,看透这点,你提的一切问题将不再是问题,反而是回避主要问题的理由。

老师您好,咨询一个关于如何看到防御机制,进而疗愈的问题。

在我接触到的心理学知识和实际体验中,我认为疗愈分为以下几个步骤:

在亲密关系中或者人际关系中看到自己的互动模式,防御机制,将潜意识意识化,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观察或回顾自己受外界刺激身处伤痛中时做了些什么,可能是执着于找特定的人倾诉负能量 寻求连接,可能是逃避离开,用它们来逃避和防御伤痛,那么这就是自己防御机制,但伤痛还是会来,真正的面对 体验伤痛,会让自己明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惧。

这也是第二步,穿越伤痛,让悲伤流走,同时意识到这是过去的伤痛,不是当下事件带来的伤痛,那么压入潜意识的伤痛就不会再来影响操控你当下的生活。

第三步,用新的体验和行动塑造新的潜意识。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改变的焦虑,但慢慢适应,持续改变会变好的。

老师,我的问题是,我可以借助一些什么东西看到自己的防御机制,互动模式,比方说情绪激烈的时候分析背后的原因,观察自己下意识的做法,比方说觉察自己内心的渴望,喜欢什么(可能是你缺失的),讨厌什么(可能是你不能接受的自己的某个特点),比方说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照镜子一样看到自己,比方说同一件事对比分析为什么ta和我的态度观点不一样,等等之类的。

老师,我想请问的是 还有没有其他的坐标体系帮助我去觉察自己的防御机制和内在模式啊?防御机制是一种对自己潜意识行为的合理化的借口吗?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你渴望成长,所以你说的成长三部曲很好。

第二,你也有很好的觉察力,若有条件找个心理咨询师,与他深度纠缠,即可。

第三,防御机制就是你,正如潜意识是你本人一样,无须刻意分开。

您好老师,我是中年妇女了,人说四十不惑之年可以我的困惑并没有减少。

或许是因为心智不成熟和年龄没关系,但我困惑的是我的婚姻和事业双双不成功,三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这无疑是我的问题,可问题在哪我总是找不到,事业从来都是想做什么,要么会前怕狼后怕虎,要么主意不定被劝阻从而结束。

就这样在纠结和矛盾中度过了大半生,特别想有个师傅指点迷津,为何我是这样子的?

曾经参加过一个游戏,游戏规则是将很多人的眼睛蒙住,自己也一样被蒙着眼睛,转几圈后,听声音找自己的家庭成员在哪个方向,百人的游戏唯独我没有找到家人的方向,这个游戏就像我的人生经历,很像很像,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和归属感。请老师指点迷津。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婚姻和事业都是投射,象征层面代表“找家”。“家”是这种感觉:安全、温暖、亲密、稳定、被支持。“找不到家”,就是缺失这些感觉。

第二,不在于“找到”、“找不到”,在于“找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不确定,但又有点希望,这样的感觉熟悉吗?所以,你会在寻找的路上。

第三,而这是个必经阶段,这个阶段让你反思前半生并寻找改变,否则就算找到也不相信会持久。

拾壹

老师,你好。我有个问题就是学习困难。

我这几年对心理学感兴趣,也去学习了一些比如催眠这种,但是当别人练习的时候,就很轻松,很敢去实践。但是当我去给别人做练习的时候,我会不知道怎么发问,也不知道如何引导。

其实和我对手练习的同学是想去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但是我给引导到友情问题了,当她给我这些反馈的时候。我就开始胆怯了,不敢再去做了。而且当别人给我催眠的时候,我也很难进入状态。所以即使学习了到现在也没有去练习过。

我就有种感觉,为什么别人觉得不难的东西,我却觉得这么难呢。我好像就是不敢,觉得好难啊。我学习了好几个都是这个问题,比如OH卡,这种提问类的,我也是不会问。但是别人都挺轻松的。我问三个就卡住了。不知道接下去怎么问了。

我自己感觉我的智商没有问题,为什么就是觉得那么难呢。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感兴趣却不能进入,是因为进入后会碰到自己无法掌控的情绪,所以潜意识会逃开,比如不能进入催眠,至于那些情绪是什么,需要你思考。

第二,这时候再去指导别人会更吃力,比如你很想吃榴莲,听说吃了以后会补充营养,但一吃就吐,若让你指导别人去吃,一定受挫。你需要知道自己为何会吐。

第三,在自己情结点上,首先别攀比,你们的难点不同;其次,别急。

第四,这恰恰是机会,在不能进入的那个地方也许就是转折点。

拾贰

可能是我现在的岁月静好需要瞎忙着或者真的忙着做点什么才能得到安心。好像选择努力的原因仅仅是让自己安心,那么把这样的自己抛到外面会更受打击,越发觉得自己弱小没有安全感。

看到大学的同学都有一份骄傲的教师职位充实着,我真的不甘心。我放不下!35岁的我又没有能力和勇气去争取了。心里怕,内心深处希望有人坚定地鼓励我勇敢出发。

那么如果选择当下,我又怎样才能让自己放轻松,不自责,不担心地享受当下的生活呢?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努力”、“优秀”是一种需要,区分:“我喜欢优秀带给我的感觉”还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若是后者就会拖延、会提不起劲来,也很容易找到借口,比如:年龄大,没能力等。

第二,重点不是努力和优秀,而是不努力和不优秀会怎样?可参考我这篇文章:我就是无法“活在当下”,那又怎样?

拾叁

我的困扰是:看到别人发生争执,每次都要想,与别人争吵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头上,怎么办?

接下来会产生非常多的联想,想:我多半会采取争吵的方式解决,自己会说什么,对方怎么回复我,争吵解决不了,就动手吧,会想着,自己先推他一把,然后扭打在一起,可是打架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忍受吧,就会让他人觉得我怂,不是男人。

举一个刚刚发生的例子:下楼吃饭,刚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一辆轿车右转想进小区,转弯的时候才打转向灯(没有提前打转向灯),所以轿车右侧的摩托车险些撞到它,摩托车司机就大声抱怨:马上转弯了,才打转向灯,搞锤子(四川话)。然后轿车司机伸出头也说了两句,摩托车司机骑走了之后骂了句:瓜娃子(四川话)。

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会把自己带入到受欺负的那一方(轿车司机),会联想自己会怎么办,如果摩托车司机骂我,又骑走了,我会不会开车去追他,把他拦下来,跟他理论,甚至动手也可以,因为实在忍不了这口气,虽然自己开车打转向灯晚了,不至于骂我吧,应该好好说。

又转念一想,他刚才嗓门那么大,估计是挺凶的人吧,身材有点胖,跟他争执可能要吃亏,再说摩托车上还有一个人,又想,平时嗓门大的都有可能虚张声势,没有真本事,我们单位就有一个这样的人,没事,不怕,上去理论就是了,可是和他打架了,朋友会怎么看我这个人啊,就是两个思维在冲突。

所以看到类似的事很忧虑,整个人状态一下子来到谷底,身体很不舒服,思维停止争斗一段时间后,又恢复了状态。

所以,我的建议是:

第一,在内心某处,你就是很怯懦,很怂。这没啥大不了的,每个人都一样,只不过胆怯的点不同,比如那个骑摩托车的可能害怕毛毛虫,重点是:你敢不敢承认这个点。这是自我接纳的第一步,也是真正的勇敢。

第二,有种预防恐惧的机制叫“幻想满足”,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人的聪明之处就是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比如力量感,会在想象中满足,所以,感谢自己的思维争斗吧。

第三,再深点是某种“逆转”,或许曾经怂过、不可控过,导致了一些糟糕体验,或者发生在重要他人身上,比如父亲很懦弱,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转移或替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