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做噩梦的时候,父母的安慰很重要
作者:心澈 2021-10-13 17:36:16 成长心理

最近几天,大儿子糖糖经常半夜从睡梦中惊坐起来,手里胡乱挥舞一通,嘴里咕哝着几句听不清楚的话;小儿子豆豆,这几天因为跟着哥哥看《植物大战僵尸》,也有时说梦话,偶尔还会抽抽嗒嗒哭几声。早上醒来,摸着我的脸说,他昨晚梦到了僵尸……这让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当时电视正热映《聊斋》,我跟着爸妈一起看,尤其是《画皮》中女鬼撕下血淋淋的面具要吃人时的那个片段,对童年的我来说,堪称触目惊心。二十多年过去了,具体的情节画面已经模糊,但是那种感觉却依然清晰,在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还有一部电视剧,也是我的童年阴影,名字叫做《紫藤花园》。其中一幕是:电闪雷鸣的夜晚,一个小女孩在深宅大院中奔跑,推开一扇门,床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直到现在,我依然对深宅大院题材的影视剧莫名抵触。

容易给孩子造成童年阴影的电视剧画面,并不都是恐怖血腥暴力的,很多情节画面也许在家长看来平平无奇,但却给孩子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这是因为孩子的理解能力和承受能力都比成年人要弱,想象力却比成年人要丰富的多,因而更加敏感,很容易将看过的画面和体验到的感受带入睡梦中。所以,家长在给孩子们看电视或手机的时候,还是要留心一下,一定要挑选适合孩子当下年龄段的动画片或影视剧,否则很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一些心理或情绪上的困扰。

现在想来,对童年的我来说,最可怕的并不是那些恐怖的画面或噩梦,而是深埋心中、如影随形的恐惧和不被大人理解、无处诉说的孤独。我小时候做噩梦不敢睡觉的时候,刚开始会鼓起勇气跟妈妈说,妈妈觉得这没啥大不了的,常常安慰我:“电视上都是假的。”有时妈妈睡觉正香,被我突然打断会很不耐烦,就骂我几句:“活该,谁让你看呢!赶紧回去睡觉去!”

孩子做噩梦的时候,父母的安慰很重要

慢慢地,即便做噩梦了我也不再跟妈妈讲,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熬。长大后,回想起我那种不敢开灯也不敢关灯的纠结,很是可笑,但在当时却给我实实在在的困扰。大学毕业后我早早就恋爱结婚了,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怕黑、怕孤独。现在我已三十多岁,依然不敢晚上一个人在家,不敢走夜路。

最近,在综艺节目中看到曾经红极一时的琼瑶剧女主刘雪华10年来一直独居生活,家里的电视是24小时开着的,她说: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不那么孤独。我特别能理解她的这种感受,那种没有人理解和回应的感觉是很让人绝望的。

其实,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一些大大小小的创伤,内心会留下或深或浅的坑洞,我们一生就带着这些坑洞在经验这个世界。如果这些坑洞没有及时被发现、被补足,我们的内心就会有一些匮乏,导致我们在现实生活的各种关系中屡屡受挫。

幸运的是,这些坑洞里面的负面情绪并不是永远不变的,是可以被疗愈的。心理学家Clifford N. Lazarus在《今日心理学》中写道:“一味的恐惧只会制造巨大的、不必要的障碍,阻止我们在生活中前进。”而摆脱恐惧的有效方法之一就是曝光,正如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看见,就是疗愈的开始。

孩子做噩梦的时候,父母的安慰很重要

近日,和闺蜜闲聊时,她说了一件听上去云淡风轻,实则惊心动魄的事。她下车后给坐在后排的女儿送水杯,顺手把车钥匙放在后排座椅上,之后关上门去驾驶室时,发现车门死活打不开了,4岁的女儿给关在了车里。闺蜜赶紧打电话给老公来送备用钥匙。20分钟后,老公把备用钥匙送来,顺利打开了车门,孩子没啥事,闺蜜因为自责和担心忍不住哭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年幼的女儿不但没哭,看到妈妈落泪,还笑着安慰妈妈:妈妈我没事,你不要难过,给我买块巧克力吃就好了。

虽然嘴上说不怕,晚上睡觉时孩子还是做噩梦了,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梦话。闺蜜很担心这件事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第二天早上,闺蜜认真地跟女儿聊了聊。她说:“昨天的事情确实是妈妈大意了,妈妈向你保证以后尽量不再犯这种错误。妈妈觉得很后怕,很内疚,所以哭了出来。如果你觉得害怕,也可以哭出来,不用憋在心里。”女儿扑在妈妈的肩膀上,使劲地亲了亲她,认真地说了句:“我是害怕了几分钟,后来就真的不害怕了。妈妈我原谅你啦!”听到这里,闺蜜松了口气,晚上又观察女儿,确实没有再做噩梦惊醒,这才彻底放心。

不得不说,闺蜜真是个很细腻温暖的妈妈,能够敏锐地留意到孩子的变化,并且及时反思自己,努力行动去弥补。但是,并非所有的父母都这么心思细腻,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幸运地被父母看见心里的伤痕。

那么,当孩子做噩梦或者受到惊吓的时候,父母可以做点什么帮助孩子顺利度过,从而避免留下心理阴影呢?

首先,最重要的是理解和接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孩子做噩梦、梦游都是成长中的正常现象,他们自己也无法控制,有时难免会打扰父母睡觉,父母也尽量多一些耐心和包容,不要批评指责孩子。

以色列心理学家Avi Sadeh教授研究发现,儿童分辨“虚幻-现实”的能力,与孩子在夜里害怕惊醒的程度存在相关性。儿童对于梦的害怕情绪,是因为他们以为梦是真实的,梦里的事物给他们带来了真实的恐惧。年龄越小,越难分清梦境和现实,大多数孩子会伴随着成长慢慢摆脱这种影响。

我儿子有段时间晚上老是做噩梦惊醒,孩子奶奶很担心,建议我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我看儿子白天精神还可以,就没太在意,过了几天,孩子晚上睡觉就恢复正常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孩子经常做噩梦或梦游会影响孩子的睡眠质量,而睡眠不足、大脑休息不够,又会加剧梦游,造成恶性循环,长此以往,会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不利。如果父母不及时干预,噩梦频繁的孩子,将来会有更高风险形成焦虑紧张的人格特质。

以前我从来不强行要求儿子午休,爱睡不睡。后来我尝试着让儿子午休半小时,我发现孩子晚上的睡觉时间并没有因此推迟,而且梦游的次数也减少了,睡眠质量明显提高。现在孩子会主动提出周末睡半小时午觉,看来已经尝到了午休的甜头,孩子亲身体验过后,会更容易配合父母提出的要求。

孩子做噩梦的时候,父母的安慰很重要

其次,父母在孩子做噩梦受到惊吓后尽量去共情孩子的感受。共情,不等于安慰和评判。

举个例子,孩子做噩梦了,半夜哭了起来。

妈妈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梦都是假的,明天就好了。”——这是安慰。虽然妈妈也理解和接纳了孩子哭这件事,但是对于处于恐惧中的孩子来说,效果并不好,根源在于妈妈并没有触碰到孩子的真实感受。

爸爸说:“大半夜的哭什么哭,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男子汉大丈夫,一点小事就哭哭啼啼的。”——这是评判,言外之意是孩子哭是不对的,男孩子不应该哭,更不应该在半夜哭。

而真正的共情应该是描述事实+验证情绪或感受。

比如说:刚刚我听到你哭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描述事实)

你感觉很害怕对吗?(验证情绪或感受)

如果父母语言表达不够好,可以尝试用肢体语言表达关心,给孩子一个温暖的拥抱,也有很好的治愈和安抚作用。

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培养出独立的孩子,让孩子拥有面对困难和挑战的能力。因此,父母在共情孩子的时候,不要着急地替孩子想各种解决的办法,尽量把自主权交给孩子。可以在描述事实和验证情绪感受之后,再问一句:“怎么做,你可以感觉好一些呢?”通常情况下,孩子自己会想出各种解决的办法。

如果孩子很小,或者情绪很激动,父母可以多给出几种方案让孩子选择,比如问孩子:“你想开着小夜灯睡觉,还是让我陪着你睡一会儿?”这样,既能将孩子的注意力从恐惧的情绪中转移到解决问题上来,也能让孩子明白,一个问题可以有多种解决方案,从而锻炼孩子面对恐惧时的勇气和智慧。

孩子做噩梦的时候,父母的安慰很重要

第三,父母要及时做好心理疏导。父母可以利用平时的机会,教给孩子识别不同的情绪,比如恐惧、伤心、紧张、焦虑……另外,还可以引导孩子具体地描述出这种感受,比如儿子曾经在做噩梦后告诉我:“恐惧是一种被掐住脖子的感觉,感觉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来。”听完他的描述,我陪伴他一起做了几组腹式呼吸,帮助他快速平复情绪。

此外,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疏导负面情绪,比如睡觉前来段温馨的亲子阅读;做个舒缓的冥想;傍晚放学后酣畅淋漓的运动会儿;漫无目的的涂鸦……这些都有助于帮助孩子释放压力,助益安眠。

最后,父母要帮孩子做好睡前工作,不在睡前看过于刺激的影视作品,晚饭不要吃太饱,不要在睡觉前批评孩子,养成规律的作息习惯。

养育两个儿子的过程,也是自我成长的过程,这期间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关系是一切疗愈的前提,包括孩子做噩梦的问题和其他成长中的冲突。和父母的关系,是孩子的第一份关系,也是孩子塑造自我、发展各项能力的基础。

良好的亲子关系,像一扇门,孩子可以进来,也可以离开,要确保他拥有随时可以和父母交流沟通的机会。最重要的一点是:父母不要把孩子关在门外,让他一个人去承担所有的感受。

在那些惊恐难眠的夜晚,你是不是在我身边陪伴我?

是不是有足够的耐心听完我的哭诉?

是不是愿意信任我,尊重我的感受……

在孩子最弱小的时候,父母的每一次温柔回应,都会给他们带来最深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如果能在父母那里得到足够的引导和帮助,孩子就能有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去面对未来。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绿帽癖容貌焦虑职业性格心理测试心理学家恋母情结无性婚姻控制情绪情商产后抑郁症产后抑郁亲密关系存在主义回避型人格心理治疗依赖型人格障碍九型人格PUA九型人格心理咨询心理学负面情绪外貌焦虑倾诉偏执型人格男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