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也在与抑郁症斗争的基督徒
心理健康 易读心理网 2019-09-19

上周,发生了一件很难让人释怀的事件。

年仅30岁的加州丰收基督徒团契教会副牧师贾里德・威尔逊,于傍晚轻生离世,留下了妻子和分别已4岁和2岁的两个儿子。

而他自杀后的第二天9月10日,恰好是世界预防自杀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不要说与他朝夕相处的家人朋友,正经历着猝不及防的剜心之痛。就是我这样一个看似与他毫不相关的陌生人,也为之心碎。

在我们理所当然的设想中,这种悲剧的发生都显得如此不可思议,因为:

他是众人眼中与抑郁症积极抗争的斗士;是曾牵引着数千人,来到耶稣面前的教会牧师;

还是善良、乐观,甚至在自杀前夕都在鼓励别人“你不必一直生活在黑暗中!” 的心理健康倡导者。

怎么可能呢?我们诧异又惊慌地嘀咕着。

01

“我是一个也在与

抑郁症斗争的基督徒…”

2002年,一个饱受抑郁症折磨的少年,因听到丰收基督徒团契教会主任牧师葛雷格・劳瑞(Greg Laurie)的讲道,接触到了福音。

那个年仅13岁的少年,就是贾里德・威尔逊。

在他之后的分享中,他谈到“自杀”这个字眼,在很小的时候便盘踞在他的心里,甚至曾经他还坐在车里,用谷歌搜索过无痛的自杀方式……

当时,是基督的福音救了他,在密不透风的黑暗中,那星星点点的光亮支撑着他活了下来。

并最终在2007年,他选择受洗成为基督徒。

因着此前的这段黑色经历,贾里德对当今社会,被各样心理疾病折磨的人,有着别样的负担。

于是在2016年,贾里德和妻子朱莉,创办了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非营利组织“希望之歌”。

“希望之歌”为有着各类心理困扰的人们提供辅导,并致力于为那些与破碎、抑郁、焦虑、自我对抗的人们传递希望。

贾里德为别人施洗

大约在18个月前,他加入了加州丰收基督徒团契教会。

作为教会副主任牧师的他,更加积极地关怀心理疾病患者,并站在他们的身边,与他们一同对抗伤害、成瘾和自杀……

贾里德在他写的一本书《爱是氧气:上帝如何给你生命和改变你的世界 》中,曾公开谈论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

在社交媒体上,他也经常鼓励其他人处理类似的挑战,如他曾说:

“我是一个也在与抑郁症斗争的基督徒。这存在,并且可以承认它……”

作为一个积极应对抑郁问题且深爱基督的牧师,最终却以自杀悲剧落幕。

这不管是给教会,还是给那些曾受到他帮助的人,带来的震动都是巨大的!

他的好友纳什维尔牧师:

“现在,我真的很伤心!我没有在他的低谷时出现在他身边。贾利德,我爱你,也很想念你……”

贾里德的属灵导师劳瑞牧师:

“当我听到贾里德走了的消息时,我简直无法相信。我尖叫着,不,上帝,不!这实在太难受了!”

电视演员亚当·巴斯比:

“你是那个鼓励我与抑郁症斗争的人,因为你,我才知道上帝会如何使用我的故事来帮助这么多人……”

当然除了惋惜,还有内内外外数不清的怀疑、愤怒,甚至是公开的指责……

所有人都想知道一个答案: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02

他轻生的那天

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得知贾里德轻生的消息后,我试图去寻索悲剧背后的蛛丝马迹。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正如你们想知道一样。

但奇怪的是,当天的一切都显得太正常了。

在他轻生那天的早些时候,他还去主持了一个因自杀离世女人的葬礼,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你的祈祷令家人非常欣慰……”

在当天稍晚的一篇帖子中,他写道:

“爱耶稣并不总是能治愈自杀的想法;爱耶稣并不总是能治愈抑郁症;爱耶稣并不总是能治愈创伤后应激障碍;爱耶稣并不总是能治愈焦虑。

但这并不意味着耶稣没有给予我们陪伴和安慰。祂总是那样做。”

在他另一个社交媒体上,最后一条信息是关于自己的大儿子Finch。帖子中谈到儿子Finch勇敢、坚强、无私。爱耶稣,也爱弟弟和棒球……

他最后一句话说:

“我为这个小家伙感到骄傲,我很荣幸能成为他的父亲。”

与平常相比,这些动态似乎也没有显得很特别,以至于很多人都很诧异,那天他的心里究竟回荡着怎样的声音呢?

他的朋友韦伯牧师指出,在贾里德离世前几周,他们还仍保持着联络,并且曾收到他的短讯说,自己正在辅导一位在教会里患抑郁症的姊妹。

后来,没想到那位姊妹却突然自杀,韦伯牧师猜想,可能是贾里德觉得没能帮助该姊妹免于悲剧而感到内疚,致他过往的抑郁情绪复发。

插画:贾里德一家与耶稣

我们虽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们也无法云淡风轻地说一声这算什么。

他站在生死边缘时的破碎和灰色,或许我们永远也无法切身地体会。

但是这不能也不应该成为“自杀”合理的借口,就像贾里德的妻子朱莉痛心的说道:

“自杀与抑郁的念头,是带给你最糟糕的谎言。我永远爱你,但你这一走,把我的心全都掏空了……”

悲剧背后的答案,随着贾里德的离去,尘封了。

但这一悲剧所牵扯出来的一系列影响,却依然存在:包括对牧者心理健康的关注以及自杀背后的一系列探讨等等。

03

说到底,

牧师也是人!

“作为牧师是一项危险的工作!”

为美国南方浸信会,提供咨询的临床心理学家查克・汉纳福德这样说道。

根据他的观察,他说近30年来,牧者患抑郁或者其他心理疾病的趋势呈上升趋势。

而在2016年的一个调查中,我们更是惊讶地发现:

58%的牧者表示他们没有任何好朋友;52%牧者认为自己无法满足教会不切实际的期待;35%牧者表示他们会定期地沮丧和抑郁……

牧者作为群羊的榜样,我们往往对于他们抱有太多的要求和期待,却时常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他们的需要。

他们被我们定义成“很坚强的人”,但多少时候,我们是否忘了,他们也仅仅是与我们有着一样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伊利诺伊州惠顿学院执行主任埃德·斯泰泽,曾和已离去的贾里德谈到这一问题,他就说:

“许多牧师隐藏自己的精神疾病,因为他们担心他们的会众,不会倾听正在挣扎的人。”

去年自杀的牧师安德鲁

“隐忍”,一个中国文化最讲究的词,却被牧者这个群体小心翼翼地熬出来了。

不管心里落下了什么痛,什么伤,多少牧者就这样傻傻地、笨笨地忍着、熬着,并竭力向外界展现出一副“我很好”、“我没事”、“我没有负能量”的积极形象。

但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却默默咀嚼那无尽的孤独。

劳瑞牧师

丰收基督徒团契教会劳瑞牧师,因有感于贾里德的逝去,在他的悼念仪式上,这样说道:

“有些人可能误以为身为牧师或宗教领袖,就不会像常人一样受苦与挣扎,无论何事都有解答。但并非如此。

说到底,牧师也是人,同样需要每天寻求神的帮助与力量。几年下来,我发现要大家坦白说出自己的挣扎真的无比困难。

但即使是基督徒生命中最幽暗的一刻,亦不能抹煞基督在十架上的牺牲。”

韦伯牧师

在得知自己的好朋友离开之后,韦伯牧师也悲痛万分,他亦说道:

“很多时候你觉得自己不可能举手说'我状态不好,我备受煎熬’。但作为基督里的弟兄,作为一名牧师,我想告诉你,你状态不好没有关系,寻求帮助没有关系。

承认自己存在心理健康问题,并不意味着你不是虔诚的基督徒。”

好好把自己的牧者,放在祷告之中,就像你为自己迫切祷告一样,为他们祷告吧。

这不该是一场仅属于他们的属灵争战,是我们的,同样也该是教会的!

04

“即使是生命中最幽暗的一刻,

亦不能抹煞基督在十架上的牺牲…”

对于贾里德的死,看到很多人纷纷跳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为什么身为牧师却这样做?”

“他为什么不赶快走出低谷?”

“他就不该得抑郁症,不就是想太多了嘛?”

“我很怀疑他的信仰!”

……

说实话,我很理解大家悲痛乃至愤怒的心情,可我们理所当然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是又陷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

认为抑郁症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信仰不足的产物。

而据2013年LifeWay 调查发现,48%的福音派基督徒,都认为可以通过单独祷告和《圣经》学习,克服抑郁症等类似的精神疾病。

但是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就是:

抑郁症是一种全身性的疾病,影响的是整个身心!与之相关的生物学变动,不仅发生在大脑中,而且会在整个身体之内引发连锁反应。

这不是一个仅靠“振作”就能克服的问题,就像我们不能对一个癫痫患者说:

“你现在的问题,就是不要再犯癫痫了!”

这可能吗?

换句话说,就像我们都会得感冒发烧一样,拥有纯正基督信仰的人,也可能会得抑郁症或者其他的心理疾病。

要知道就算是《圣经》中的属灵伟人,也曾陷进巨大的沮丧之中。

约伯诅咒自己从未出生;耶利米,至少有一次,想要死;约拿也想过死;以利亚曾患有深度的抑郁……

我们都会经历沮丧乃至抑郁,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信仰消失了,或者说我们作为基督徒失败了。

而是时常提醒着我们:

作为一群时常会失去希望又软弱不堪的人,我们无时无刻不需要基督!我们无时无刻不需要医治!

这样一份医治是既包含内在的,同时也是不排除外在的。

或许有人会问:“基督徒可以自杀吗?”

但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不管是不是基督徒,“自杀”这件事本身,都不存在任何的合理性。

这是“死亡”给受苦者的最大诱惑,再深究根源,就是魔鬼恶劣的手段和诡计。

而对于“基督徒自杀能不能得救?”这个问题,《圣经》对此保持了缄默,我也不认为自己有权利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什么创伤能超过耶稣的医治恩典”

我们只需要知道,我们的每一个气息,都是主所赐予。无论是生是死,我们都无权去支取,那本该属于上帝的计划。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 4:15-16

也希望屏幕后面的你,不管正处在怎样的黑暗之中,请一定一定要相信:

“即使是生命中最幽暗的一刻,不能抹煞基督在十架上的牺牲,亦不能隔绝神的爱与医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