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殉道或以不死殉道,何者更值得尊敬?
作者:wxy 2022-10-11 16:09:16 心理百科

以死殉道或以不死殉道,何者更值得尊敬?


以死殉道虽然震骇一时,但我却不愿称其为真正的勇士,原因有二,其一:生命的消逝与道的实现并非总是等价交换,无谓的牺牲徒生悲壮,其二:凡以死殉道者大多不能称得上英雄;相反,我更愿敬仰以不死而殉道者,顽强的生命之下露出的是崇高灵魂的底色,以未死之身铸就的伟业和不屈的精神流传千古。

以死殉道者很多时候只是做出无意义的牺牲,对于这样的英雄,哀婉之情应远大于敬仰。无论是戊戌六君子还是刘和珍君,他们都为了民族的未来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我不禁想问:“英雄死后怎样?”怕是仅留下“淡红的血色与微末的悲哀”引至“几个所谓文人的阴险论调”,待到忘却的救主降临,便再也无人记起,即使真如陶渊明所言:“亲戚或余悲”,可那也不过是将最大的悲哀通过亡者的亲朋呈现于人间,使“毒蛇”与“秃鹫”们快意于此般痛苦,并将其作为死者菲薄的祭品,这恐怕更加的讽刺,在此之中,我只感到了时人的愚昧与麻木,并为殉道者们感到万分可惜。

以死殉道者往往一死了之进行逃避,只敢面对肉体的死亡不算英雄。一如日本所崇尚的“武士道精神”,他们在所谓效忠天皇的“道”上失败之后,常常选择切腹自尽来结束自己的一生,他们有付出生命的勇气,却失去了完成道的执著,他们有追求道的坚定,可再也没有完成道的机会,以荣誉的损失为由逃避应负的责任,以死殉道而摆脱生命的重担,这样的殉道者绝对称不上英雄,更遑论尊敬一说,观诸当下,盛世太平,时代并不苛求我们将一生毫无保留的献给国家,拥有过一个追求安稳生活的“道”也无可非议,可当生活向我们露出獠牙之时,我们也绝不应以死来完成自己的“道”,追求永恒的安稳,逃避生活的苦难。

以不死殉道者敢于面对精神的困顿,直面沉疴的灵魂更加高尚。若探究司马迁“就极刑而无愠色”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的“道”尚未完成,《史记》草创未就,可若是论及“虽万被戮,岂有悔哉!”之根本,便要归因于他那坚韧的内心,不屈的信念让他自甘受辱,在接受宫刑之后坚定的生活,其成就伟业的坚定意志,令世人称赞;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以三千之越兵之势吞万乘之吴,勾践卧居柴草之上,舔尝苦胆,这份正视苦难的勇气与哑忍,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尊敬的,在这种情况下,不死比死要难上万倍,也只有拥有这份不死的气魄与毅力,才配的上勇士之称。

以不死殉道者功垂千古,福泽万世,舍一时而谋万时,舍小我而成万我,值得尊敬。鲁迅先生曾言:“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韧性的战斗。”诚如斯言,我们不能否认牺牲者的警醒作用,可这个世界上成就伟业的永远是不死而殉道者,“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世人只知苏子平生仕途失意,却不知“东坡处处筑苏堤”,纵使落魄至此,仍为苍生着想,为国为民之“道”彰显无余;也正如司马迁深情落墨于《报任安书》:“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这些堤坝和著作,温润着一代又一代人,以身殉道固然值得尊敬,但未死殉道而铸就伟业者,更加值得尊敬。

在黑暗中踽踽独行比在阳光下慷慨赴死更难以做到,而只有前者,才是真正的勇士。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智商依赖型人格倾诉心理咨询师焦虑容貌焦虑自卑心理治疗桃花运情商职场心理回避型人格亲密关系哈利波特心理恐惧症原生家庭抑郁症情绪管理冥想人际关系源码MBTI测试俄狄浦斯情结自愈能力正念男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