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作者:啊小陈 2020-07-12 09:17:28 人际心理

刚刚过去的高考,本应是承载着千万名考生无数希望的日子。

然而对于江华二中的18岁高三考生陈薇薇而言,却永远等不到这一天了......

7月7日,陈薇薇妈妈发文缅怀女儿:

“女儿今天是高考日,你苦读了十一年却没能如愿参加高考,生前是妈妈的希望,走后是妈妈的骄傲!儿来一程,母念一生。”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原来,早2019年8月9日,陈薇薇就被检查出患伯基特淋巴瘤晚期。

懂事的她曾想多次放弃治疗,但在父母、朋友、老师的陪伴和鼓励下,她才决心继续与病魔抗争。

不幸的是,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于是她做了最坏的打算:

“妈妈,我要是真的不行了,就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

此外,她还想将她的部分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

“即便我不在了,我身体的某个部分还在‘活着’发挥作用,这样我也不算离开这个人世了”。

因为她觉得“淋巴瘤”比较复杂,这样的身体可能会有研究价值,自己已经深受病痛折磨,不希望其他家庭也承受同样的痛苦。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这个犹如天使般微微绽放的生命之花,就在5月14日,在妈妈的怀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5月15日凌晨,薇薇妈妈颤抖着在女儿的遗体捐赠单上按下了手印。

随后,陈薇薇的遗体便运往了永州职业技术学校医学院。

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薇薇的离开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结束,而是生命的延续。

死亡在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氛围里,通常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但却是每个人毕生都会经历的。

2013年,纪录片《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以最平淡的视角,记录了最伟大的凡人。

犹如一颗从天而降的催泪弹,触碰着每个人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一对普通的台湾夫妻:林惠宗和徐玉娥。

早在1992年,游泳教练林惠宗和妻子徐玉娥就共同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书,

直到妻子2012年病逝后,林惠宗遵照妻子的遗愿,将她的遗体捐赠给台湾辅仁大学医学院做“大体老师”。

什么是“大体老师”?

起初听到“大体老师”的时候,本以为是医学解剖课程的授课教师,了解后才知道是去世以后才能成为的老师。

在台湾,去世后将遗体捐赠给医学院为解剖课程教材所使用的逝者,被尊称为“大体老师”(也称作“无语良师”)。

他们以无言来授课,以肉身为教材,教会了千万医学者救死扶伤的真谛。

遗体送到医学院时,需要先进行防腐处理,将尸体在福尔马林中浸泡一年后,再放到冷藏柜冷冻等待具体的教学安排。

所以,大体老师一般最快也要经历两年才会被送上解剖台。

正是这两年多的时间,拉长了林先生与妻子的告别时间。林先生每隔一两个月都会从嘉义开车250多公里到台北看望妻子。

“思念的心情还是会随着时间而消失,每一个人都一样,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林先生在一次拍摄时说道。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对他来说,在风雪之中,能够陪伴至亲,已是幸运。

林先生总喜欢轻声温柔地叫着老婆,跟妻子分享家里的日常琐事。

关于女儿林玉汝:“最近跟女儿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平日里,林先生和儿女并没有什么交流,都是各自忙碌,“互不打扰”。就连女儿有事与父亲商量,都会通过写信的方式传达。

在妻子去世前,一直希望丈夫和女儿的关系能有所改善。

关于儿子:“我是希望儿子去考警转消防的,这样技能比较好......”

尽管在镜头前,林先生经常能一如往常地谈笑风生,但却总是在妻子面前聊着聊着就泣不成声......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临近解剖课教学,林先生被通知去见妻子最后一面。

直到解剖课程开始后,家人就再无法探望,“因为害怕冲击力太大。”辅大的医生蔡怡汝教授说。

这是他和妻子的最后一次对话:“如果说以后想要见你,就没有机会,只能看照片。”

“那些学生会好好对你的。”

“以前看你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就是你在这里已经很安稳,然后今天早上要出门,越想越不舍。”

如果说病逝是第一次告别,那这便是第二次。

此刻的这份“终极判决书”对于林先生一家来说,很是残酷。

倘若一个人能内心毫无波澜地面对“死亡”,那必定是已经经历过了无数次的斗争与徘徊。

因为有时候死亡对于逝者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但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却是一辈子的伤痛。

知乎上有个话题:“第一次见大体老师是什么感觉?”

“肃然起敬。真心的。”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当提及到以后是否想成为一名“大体老师”时,网友的回答更是让人为之动容。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他们或许年龄、性格、职业、生活环境各不相同,但却憧憬着共同的“使命”。

“生命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短暂的,但每个默默付出的人都如同烟花般,拥有自己最绚烂的时刻。”

这句话在这群人的身上渲染得淋漓尽致。

保罗萨特曾经说过:“生命的悲剧在于它永恒的处在不断缩减之下。”

这次疫情的突袭也不禁为人们敲响警钟:生命的短暂和易逝,为什么我们平日里却没有意识到?

像是对于林先生的女儿而言,母亲的去世才得以让她真正沉静下来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如果妈妈没有离开,我真的不会去认真地思考活着到底要干嘛。”

以至于女儿后来一直没有勇气再去看妈妈一眼。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在如何认识和对待死亡的这一门课,我们始终欠下了太多学分。

如果我们希望自己及所爱之人能够安心、无遗憾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希望自己在失去所爱之人后,不是只有恐惧和彷徨;希望我们身边的家人、朋友不会因为我们的离去而迟迟无法释怀,那么死亡教育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其实一门人生必修课。

当我们能真正了解、接受、面对死亡时,它所带来的悲痛感就会被减少、稀释,才能摆脱死亡带来的虚无和挫败感。

这也是死亡教育的前提:它是为了能更好地面对生活,而不是提心吊胆地活着。

人生最大的难题,就是学会与死亡和解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是手足无措的。

同样,每一位大体老师的背后,都是一个默默奉献的家庭。

2017年,一部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短片《大体老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上海嘉定区一户寻常人家”的老母亲一直想在去世后将自己的遗体捐献出去,希望能为医学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力量。

“但一个人必须打破对形体的依恋才会去捐赠自己的遗体,而且还要依靠家属很大的成全。”

对于老年人,最难的是过儿女这一关。

虽说老人的大儿子表示尊重母亲的遗愿,

但却遭到了二儿子的极力反对:“你就看着老娘被人家一刀一刀划啊!我反正不同意的。”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女儿是学医的,对于这种场景几乎是司空见惯,但面对自己至亲的母亲,也始终无法跨越心里的那道坎。

只是坦言道:“即使我妈同意了,我也做不到。”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是啊,死亡没有真正来临之前,谁都无法体会那种撕心裂肺的刺痛感。

无独有偶。

2020年初,在疫情爆发期间,武汉一位叫阿念的姑娘奔赴“火神山”救外婆的事迹令人泪目。

阿念是一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为照顾89岁的重症外婆,并说服外婆积极配合治疗,她从方舱医院转到了火神山医院。

同时也用镜头记录下了火神山工作人员和每一份付出和感动。

“外婆,你要吃东西好不好?”“我是过来招呼你的!”“你乖乖吃东西,肯定可以好的!”“我就是过来带你出去的!”

本在外孙女的陪伴和鼓励下,外婆的病情已有所好转,

但不幸的是,“阿念没能如愿带外婆回家”。3月6日凌晨,阿念的外婆因突发脑梗离世了。

外婆去世后,阿念和她母亲为了遵照老人生前的愿望,在捐赠书上签字,将老人的遗体捐献出来用于病理研究。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逝去的亲人,仍把情义留给了这个世界。”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先例,截止至4月5日,火神山共有28位遗体捐赠者。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也正是因为这些默默付出的“大体老师”和研究人员,让许多医学猜测得以证实;

人工肺的使用得以提前;插管的技巧和方法得以改进。

这才有了第七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有的生命很平凡,但他们一直在发光照亮这个世间,哪怕用最后的躯壳。

或许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个人的生命是渺小的,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学会与死亡和解却是一生的难题。

因为对于生命,我们不仅需要感性,更需要理性;同样对于死亡,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只有亲眼见证过死亡,才会更深刻和发自内心地敬畏生命、珍爱生命。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写这篇文章并不是倡导大家去盲目捐献遗体,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了解遗体捐赠,由衷去尊重每位为医学默默奉献的人,尊重每一个生命。

也希望大家可以更自主地去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每个人其实都只是这世间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一个,

“他们并不是生而勇敢,而是选择无畏。”

愿每个人都能理性思考生命的价值,真正学会感知生命的真谛。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从小到大,我们接受过了很多关于活着的教育,却没有人给我们上过如何面对死亡的课题。

而人生最大的难题,就是学会与死亡和解。

大卫·伊格曼

在《生命的清单》中写道: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

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

第三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

也就是说,活在活着的人心里,就是没有死去。

48岁的她,决定再死一次,教会别人如何活着

对于逝去的人,我们不应该沉寂在死亡的悲痛中,而是要带着他们的祝愿好好地活着,认真过好余生的每一天。

面对死亡,我们并不是回避或渲染,而是应该赋予其生命价值,学会思考生命的意义,让生命变得更加有力量,这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

因为真正与死亡和解,其实是与当下的自己和解。

缅怀悲伤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离别的真正意义是学会珍惜、学会成长。

村上春树曾在《挪威的森林》里面写道:“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而人类的记忆,就是对灵魂的延续。”

也许生命的延续并不在于呼吸与血液,而是精神和爱的永存。

只有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去。

最后,愿你在披荆斩棘的人生道路上,无论遭遇什么样的困境,仍能心若浮尘,浅笑安然。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悲观主义自卑冥想心理学心理恐惧症社交恐惧心理效应心理医生九型人格性取向产后抑郁症情绪管理MBTI亲子关系焦虑症无性婚姻偏执型人格职场心理社会心理学源码依赖型人格障碍心理咨询反社会人格心理学家绿帽癖双向情感障碍心理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