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太宰治与《人间失格》的罪恶意识
作者:闫睿杰 2020-08-19 09:22:26 心理百科

罪恶是一面镜子,我们是照镜子的人--探析太宰治与《人间失格》的罪恶意识

摘要:太宰治作为日本“无赖派”文学的代表作家,其作品也反映了二战后日本人的焦虑、颓唐与不安的心理特征。《人间失格》带有浓重的“自我映射”的色彩,作品中的大庭叶藏以虚无主义的态度去面对社会,通过不断地自我剖析来寻找解救自我的良药,这也是太宰治的缩影和化身。他非同寻常的、透露着自我毁灭的笔锋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关键词:太宰治;大庭叶藏;人间失格;罪恶意识

太宰治的作品一针见血地揭露出人性的脆弱与阴暗,在探究人性的同时,也要从心理学、社会学等角度去寻找切入点。《人间失格》是太宰治的一部具有半自传性质的著作,通过这部作品来挖掘生而为人的罪恶意识,最终能让人清晰地认识自我、不断地修复自我、提升自我,是大有益处的一件事。

探析太宰治与《人间失格》的罪恶意识

一、 太宰治罪恶意识在文本中的表现

(一)身为“边缘人”的罪恶感

所谓“边缘人”,是指各个方面都脱离主流社会群体方式的人。大庭叶藏无法摸清人类的生存法则,与周围的人、事、物格格不入。大庭叶藏说过:“‘非法’我暗自享受着这个字眼。毋宁说它让我心旷神怡。世上合法的事物反而可怕。”[1]童年时期的他就意识到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但他不愿意以“病人”的姿态面对世人,所以极力地隐藏自己的痛苦。为了融入人群之中,也为了遮掩自己精神的焦虑和空虚,于是他变成一个能够令人发笑的“丑角”,这造成了大庭叶藏自我意识的模糊,也使他的人格和心理发生了扭曲和形变。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小丑精神”,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乞求,他的 “讨好型人格”,并不能真正使他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人时,他身为“边缘人”的罪恶感便由此产生。

(二)自认是“弱者”的罪恶感

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曾对太宰治作过这样的评价:“太宰治‘气弱’,人也很讨厌”[2]。让三岛反感的,正是太宰治的“不抵抗主义”,太宰治缺少男性的阳刚之气,却多了女性的阴柔之美。他一生都背负着作为“弱者”的罪恶,由于过度放纵懦弱的存在,才使得他从对人类的“求爱”,渐渐转变成对自我的“屠杀”。“生”的无能、“爱”的无能、“救赎”的无能被固定在太宰治的身上,从而让他生活的力不从心、缺少精神寄托。因此,太宰治的文学,被称为“弱者的文学”,他笔下的男性,均透露着“弱者”的韵味。

1. 缺少安全感

大庭叶藏在冰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无法得到父亲及其他亲人的理解和关怀,长期处于“被忽视”的状态,于是他认为,家人给予的爱,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主义”的爱。“我与世人的幸福观似乎大相径庭,这份不安甚至令我夜夜辗转难眠暗自呻吟,几近发狂。我到底算不算幸福呢?从小人们就常说我幸福,但我总觉得自己置身于地狱,反而是那些说我幸福的人,他们过着的安乐生活远非我所能比拟。”[1]心理学家卡伦·霍妮认为,当父母无法让孩子获得安全需要和满足需要时,孩子就会产生“基本焦虑”,而父母损害孩子安全感的行为则被称为“基本罪恶”[3]。不健康的亲子关系,使得叶藏在成年之后,内心有着无法消除的恐慌感、不安感和顾影自怜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的情绪,都给他贴上了“弱者”的标签。

探析太宰治与《人间失格》的罪恶意识

2.缺乏信任感

大庭叶藏对人生和社会有着强烈的怀疑与不信任感。例如,叶藏和竹一的一段短暂的友情。竹一拆穿了叶藏幽默诙谐的滑稽戏,并识破了叶藏内心空虚软弱的本质,这让叶藏痛苦万分、精神崩溃。“我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让他相信我的搞笑并非刻意造假,而是真有其事,如果顺利的话,我还想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好友,倘若这一切都不可行,那只能祈祷他早日丧命了。”[1] 这说明他交友的动机是荒谬的、是没有建立在真诚和信任的基础上的。而在堀木正雄的身上,他学会了把烟、酒、妓女、当铺及左翼思想组合起来,然而这些不但没能消除叶藏对世间的恐惧感和不信任,反而加重了叶藏对于“向人诉苦”这种方法,不抱有任何期待的思想。堀木得过且过、玩世不恭的应世态度让叶藏从未感受到真正的友情,所以叶藏才觉得朋友的真面目不过是“彼此轻视,却又互相往来,使得彼此愈来愈无趣。”[1]从人际关系的角度上说,叶藏是一个无法交付出信任的“弱者”,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也使他更加痛恨人性的虚假。

3.充满自卑

大庭叶藏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卧病在床,孱弱的体质和消极的心理暗示,让他成为了一个自惭形秽且名副其实的“弱者”。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自白:“回首前尘,尽是可耻的过往。” [1]严重的自卑心理让叶藏陷入了罪恶之中。“本来太宰治就是一个天生背负着种种债务感的人。无论是他的家庭,无论是被赋予了那种充满自矜与矫饰的纤柔感受性,还是被负债感所折磨以致于三番五次企图自杀,这一切的一切对于太宰治来说,作为原罪式的自卑感都是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正是这种罪恶意识变成了解决太宰治文学的钥匙。”[4]在这一点上,个体心理学的创始人阿德勒提出的“自卑补偿与追求卓越”[5]的经典概念可以作出解释,追求卓越的过程,是一个弥补自卑心理的过程。太宰治因为多病多愁而产生了强烈的缺陷感,所以不断地追求卓越以获得心理补偿,而太宰治在文学创作上的高深造诣和显赫成就,恰如其分地佐证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

(三)对女性的负罪感

大庭叶藏对待女性的态度是既多情又薄情、既索要温暖又感受无奈的。和恒子的殉情、和静子的不了了之、与好子的爱情悲剧这三段情感经历,让他得出了“不论是迷上女人,还是被女人迷上,感觉都很低俗。” [1]的结论,同时也使叶藏产生了沉痛的负罪感。

1. 大庭叶藏与恒子

在风月场所,叶藏结识了作为女服务员的恒子,在恒子面前,他能够直面自己的丑恶和残缺,于是两人约定一起殉情。这件事给少年时期的叶藏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恒子丧生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对恒子的感情,这让叶藏深深自责。“然而,‘女人死掉了,而我却得救了。’ ……‘不久,我被警察以协助自杀罪为名带到了警察局。’终于,‘我被免于起诉,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心中满是悲凉……’”[6]由此可见,恒子的死给叶藏的心理带来了难以愈合的创伤,促使大庭叶藏在伤痛之余开始了自我反思,反思自己无意中杀害了恒子的罪。

2. 大庭叶藏与静子

叶藏和静子同居后,便过上了依靠女人养活的日子,这让他陷入了矛盾中:一方面,他努力想摆脱来自女性的经济援助,另一方面又陷入了对静子的依赖当中。但他的“自我厌弃”和“多余人”的思想最终使他离开了静子母女。“男人没了钱,就会意志消沉,变得窝囊,连笑声都没力气,接着开始闹脾气,最后则是自暴自弃。”[1]和静子的情缘两断,是他一味排斥人类所导致的结果。于是,叶藏在疏远人群的同时又犯下了逃避静子的罪。

3. 大庭叶藏与好子

在好子的陪伴下,叶藏重拾信心,有了前进的动力。他以作画谋生,活得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人”。但好子却因过于相信他人而遭到强暴,这让叶藏的价值体系完全坍塌了。好子的可悲之处在于她不懂得什么叫“怀疑”,她是个“信赖的天才”。让叶藏痛心疾首的是,相比起好子的肉体来说,她的精神世界再也不可能干净如初,她的信赖心将永远的遭到玷污。从此,叶藏因为无法面对好子,而终生背负着抛弃好子的罪。

(四)丧失人格的罪恶感

大庭叶藏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逐渐丧失了与人相处、与人合作的能力,进而开始用抽烟、酗酒、沾染毒品来麻痹自己的精神世界。自我价值观的破败象征着叶藏人格的解体,他放弃了对人类的一切期待,放弃了人的自尊、自信及自爱,最终沉沦为一个精神病人,于是说出“我已经不能算得上是一个人了,我丧失了做人的资格。”[1] 这样的话。他被复杂的人性折磨的遍体鳞伤,被丧失人格的罪恶感肆虐到精疲力竭,最终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二、太宰治罪恶意识的产生原因

(一)家庭环境因素

太宰治出生在名声显赫的贵族之家,他在家中排行第六,因此得不到父亲足够的关爱。他虽然生长在“女人堆”里,但却从小和母亲分离,欠缺母爱。乳母、姑母的相继离去,让太宰治对女性有一种母性的渴望和厌恶的矛盾情感。太宰治借大庭叶藏之口发声:“对讨厌的事不敢明说,对喜欢的事,也像偷东西似的战战兢兢,在那痛苦的滋味以及难以言喻的恐惧下倍感苦闷。换句话说,我没有抉择的能力。这就是多年以后,造成我‘羞耻一生’的重要原因之一。”[1]长此以往,太宰治的精神世界开始分裂,由此也发现了自己身上存在着难以掩藏的“虚伪”的罪恶,看到自己罪恶的同时也摸索和挖掘众人的罪恶。所以,家庭环境因素导致了太宰治罪恶意识的萌芽。

(二)自身性格因素

过分敏感、悲观、习惯讨好他人并持续自我否定,构成了太宰治一生的性格基调。“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1]太宰治极力伪装自己的行为,是寻求认同感和归属感的表现。他看清了“万物皆为利往”的本质,并难以接受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虚伪、狡诈和复杂。他陷入求爱无望的深渊,让不安、焦躁的情绪一再堆叠,来自内心的苦恼和疑虑不断扩大和增强,这才使太宰治觉得人既然有生的权利,那也应该有死的权利,人活在世间是背负罪恶的,死是回避一切罪恶的唯一方式。于是,自身性格因素推动了太宰治罪恶意识的生长。

(三)人生经历因素

太宰治的一生有着曲折坎坷的生活经历。首先,太宰治对“芥川文学奖”有着强烈的渴望。可是由于他经常出入花街柳巷,使得他多年来停滞不前,在文学创作上没有新的进展和突破,以致在竞争芥川奖的过程中多次落选。对“芥川奖”过分的执着让他倍受挫折。其次,太宰治有过多次自杀的行为。殉情失败导致恋人丧命的阴影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这使他终生被罪孽缠绕。最后,酗酒、吸毒、患病的遭遇让太宰治完全丧失了做正常人的资格。他在人生的后期,是和焦虑症抑郁症结伴同行的,打破了有规律的生活节奏后,他的身体健康严重受损,终于在肺病缠身的情况下投水自尽。因此,人生经历因素加速了太宰治罪恶意识的成形。

探析太宰治与《人间失格》的罪恶意识

三、 关于罪恶的思辨

(一)解读罪恶意识

在基督教神学伦理学中,“原罪”是指人类生而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它包括淫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嫉妒、傲慢。[7]人类灵魂的本质都有罪恶的一面,因为每个人从出生开始,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消耗食物、占有资源,戾气越重,争斗也就成为了不可避免的事。由此可见,自私自利是人的天性之一,只有受到制约和监督,人类罪恶的本性才不至于膨胀甚至失控。

(二)人与罪恶共生

鲁迅是这样评价太宰治的:“太宰治的痛苦在于他用心看着漆黑的世界。”[8]太宰治的精神洁癖,让他无法与罪恶共同生存。“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崇高的背后藏着粗俗,善与恶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9]无论何时,美丑对照都明显地存在于世界上。过分的内疚和自责往往会使人偏离正常的心灵成长轨道,所以,学会辩证地看待人性的通病才是重点。

柏拉图说:“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人生真正的悲剧,是成人害怕光明。”[10]只有时常反省自身、保持着敏锐的自我觉察意识,以“佛性”去克制“魔性”,才能与心中的“小人”和平相处;只有在个人以及世人的、深重的罪孽和忏悔中去了解爱、探索爱、学习爱,终能以更温柔的方式去对待这个世界,生命的质量和价值才能够获得提升。

结 论

太宰治指明了人类共有的罪恶:丑陋、自私、伪善等等,同时也唤醒了普罗大众自我救赎的意志。他善于深度思考并敢于自我披露,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为物哀与幽玄之美灌注了毁灭和重生的全新内涵。然而,要深入探究太宰治和他的文学生涯,还需要从哲学、伦理学等多个角度,结合时代语境和作者的写作意图,才能够更精准地把握“边缘人”的心理状态,更深刻地感受到太宰治作品的魅力所在。

参考文献: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29

[2] 太宰治.《人间失格》:不抵抗之罪[DB] .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09095305_120055793.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7-8

[3] 叶奕乾.《现代人格心理学》(第二版)[M].上海教育出版社,2011.1.1.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17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67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6

[4] 平野谦.太宰治论[J] .北京,外国文学,1998(1).

[5]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自卑与超越》[M] .吉林出版社,马晓娜译,2015 .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18

[6] 贺耀明.“丧失为人资格”—解读太宰治的一生与文学[D] .吉林,吉林华侨外国语学院学报,2006(1).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36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85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10

[1] 太宰治.《人间失格》[M].天津人民出版社,高詹灿、袁斌译,2013:36

[7] 但丁,《神曲》[M]. 黄文捷译,译林出版社,2011.1.1.

[8] 《人间失格》一部纯粹的“私小说”[DB] .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299675215_120099199.

[9] 雨果.《<克伦威尔>序言》[M].柳鸣九译,《雨果论文学》,1980.

[10] 柏拉图.《理想国》[M].董智慧编译,2018.

作者简介:闫睿杰(1995—),女,满族,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河套学院汉语言文学系文学学士,研究方向为外国文学,理论研究。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绿帽情节心理医生冥想亲子关系产后抑郁症源码社会心理学恋母情结恐惧症心理健康外貌焦虑负面情绪原生家庭人际关系弗洛伊德心理测评系统依赖型人格障碍自愈能力心理咨询师回避型人格障碍叛逆期孤独症九型人格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双向情感障碍PUA恐惧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