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死亡:藏在暗处的阴森恶意,下一个就是你
作者:毒舌女 2020-12-14 15:43:46 人际心理

我一直敬畏因果,却常常困惑报应!这世上总有很多无辜的人被害,别告诉我是上辈子他们欠了谁的债,我不服!

很多时候,笔端都想多多向阳,去讴歌人间的美好。但我更愿做一面照妖镜,猛一转身,把背后的恶鬼撕烂。

曾以为自己善良,那么所遇都该是善良,但红尘常常在你面对春花秋月感恩沉醉时,给你狠狠上一课。

关于网络暴力,我在十几年前就领教过了。那是一场昏暗的阴谋,关乎爱的争夺,却透着地沟里的恶毒。

我在互联网刚刚兴起时就开始码字,用了一个笔名,写唯美的文与诗。

直到前任劈腿,我赫然发现一些论坛竟然有人用我的笔名,发出很多不堪入目的下流文字。

我知道那是一个别有用心的情敌,抢走人,再毁我名誉。最狠不过诛心,把污水泼你满头,让你百口莫辩又无法自证。

当年网络用户量没有现在那么庞大,真正撰文发贴的也没那么多。但是百度搜索那个笔名,马上会出现一大堆无法直视。

就像有很多明星被人移花接木,头颅ps到一些日本A片裸女身上,即使很多人明白是假的,但依然有人愿意去意淫那是真的。

这个世上,你想去证明你没做过什么,比证明你都做了什么,要难得多!

虽然事情过去了太久,但想到有人在背后盯着你要害你毁你,那种愤怒依然让人胸口沉重。

如果是现在,我会直接拿笔揭露这场恶意的背后人,但更多没有舆论阵地的老百姓,该如何避免被无端污毁?这是一个亟待正视的问题。毕竟拿笔杀人,不见血,却见命!

社会性死亡:藏在暗处的阴森恶意,下一个就是你

其实每一个社会上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网络暴力、社会性死亡的受害者。请跟着我走过来,走到这样的情境里,你们亲自感受一下:

你是一个遵纪守法的普通人,你有温暖的小日子,每天与世无争地幸福生活着。

但你的微笑和满足,刺痛了某个早就看你不顺眼的人;或者只是因为你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阳光里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别人的手机摄像头,就无声拍入了你的照片。

有一天你去医院治疗感冒,长期的疲惫让你看起来非常憔悴。那个躲在暗处的摄像头就捉到了你手拿化验单的身影。

在你毫不知情的背后,你的照片被别人恶意修图,并配上文字:“小心这个得了艾滋病的女人,她和很多男人滥交,到处传播病毒,该死。”

毁你的人会买网络上的廉价手机号,随便注册一个微信,混到各个群里,散布你的被配了污蔑文字的照片。

一夜之间,你的样子和你的“故事”就能传遍无数群和朋友圈里。

第二天,你去上班,同事都像遇见过街老鼠一样对你避之不及;第三天,单位以影响不好为由,将你辞退;第四天,你的家人开始接到无数骚扰电话,各种铺天盖地的辱骂把你们全家席卷;紧跟着,你的隐私、情史被添油加醋地“曝光”,你的家庭地址被公然挂到网上,你出门会看到门前有屎,乘车会被莫名挨揍。

是不是很魔幻?而事实是,无论你怎样为自己澄清、维权,最后通过各种媒体和法律为自己洗白,即使官方媒体出面也说你是无辜的,但你走在路上,还是会被人指指点点:看,她就是传说中那个得了艾滋病还滥交的女人!

这样的故事不是耸人听闻,很可能,任何一个无辜的老百姓,都能够摊上这样的天降横灾。

很多时候被害不需要理由,甚至更不需要认识。只需要人传人,在信息社会的大网里,想要害谁,就能用舆论把他凌迟。

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后脊梁冒冷汗?那么杭州取快递的吴女士,会让你知道她有多惨!

28岁的吴女士去快递点排队取快递,被超市老板郎某偷拍了她,继而和另一男子何某,恶意编造了虚假微信对话截图,活生生炮制了一个“少妇出轨快递小哥”的出轨门。

这两个恶毒的男人为了取乐,把吴女士照片设置成微信头像,再捏造一个快递小哥的头像,有鼻子有眼有情境的暧昧对话,内容污秽不堪。

这些截屏配上照片,被转发到无数微信群,广泛传播,网友在网络里像吸了大麻一样狂欢。

受害人吴女士,现实生活中是个未婚未育的女子,压根不是什么少妇。只是取了个快递,她的人生就此被改写。

漫天漫地的流言蜚语开始席卷了她,她失业,找不到工作,并且患上了抑郁症,需要痛苦服药治疗。

然而造谣诽谤者只被刑事拘留了几天就放了出来,郎某把小店儿换了个名字,继续红红火火地营业;何某也毫发无伤地过自己的生活。

他们的道歉毫无诚意,把一个无辜女子毁掉,却说自己就是闹着玩儿的!!

呵呵,你们的闹着玩儿,就这样轻飘飘没有代价吗?真该每天都有人去扇他们两耳光,让他们知道社会险恶。

可惜,人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人闲的没事去惩恶扬善,但有人能动动手指帮恶人害人。造谣两片嘴,辟谣跑断腿。

网络里层出不穷的恶意和数不胜数的帮凶,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作案代价太低了。而无数转发者更觉得自己无辜,他们会辩称自己不知情。呵呵,不知情你说什么说?闭嘴!

但是人性就是这样恶心,越是香艳和不堪的事,越是有人关注和嗜血。闻见臭味就能原地高潮,这就是鲁迅写不完的那些人,他们一直一直都活着呢。

除了吴女士的遭遇,大家回顾一下网络事件,各种“社会性死亡”事件一直都在上演。清华学姐指控学弟摸她屁股,她本意是想发声“维权”,但无数人转评、传播、审判、“人肉”,事件开始失控了。

但其实这个阳光大男孩只是路过时,自己的书包无意中碰到了学姐,却被网络暴力得异常凶狠。

随着事实曝光,网络暴力的导向又呼啦一下冲着清华学姐杀将过来,这个事件始作俑者,也遭遇了反噬。

不管是无辜学弟还是清华学姐,当事人的正常生活都在网络暴力中遭受极大震荡,承受巨大的身心伤害。

而再往前,大家能看到很多很多魔幻网暴大剧,其实让任何一个普通人“社会性死亡”,被键盘活活敲死,真的太容易了。这种容易,才是真正该令人警惕的东西。

众所周知的梁颖被性侵的反转,还有“老师体罚学生致吐血”,都有人在恶意消费舆论大众,同时当事人也被舆论导致“社会性死亡”。

被挂在网上的各种现实人物,无论是无辜的还是有意的,只要上了网,就像古代被绑在柱子上被公开凌迟的人,什么隐私,什么尊严,统统都不再是自己的。

各路网友都可以敲敲键盘,刷刷视频,来围观他们,随意评论他们。但公共舆论真的就是正义和真相的审判庭吗?呵呵,修罗场还差不多。

这种恶不是个体的恶,从深层剖析,其实是群体的恶。勒庞在《乌合之众》里说过:“我们人类的本质就是常常受外界各种思想、情感和习惯所影响。”

群体的集体无意识,会令个体责任感消失。

所以在事件传播中,每个传播者看到别人都在转发,于是也兴致勃勃参与进来,却不知道,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而能够被广泛传播的事件,也有一些戳中人性之恶的共性,那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好活着。”

例如吴女士,本人很漂亮,身材又好,就遭遇别人胡乱意淫编排;而清华学姐事件,敏感点在于“清华”,无数上不了清华的普通人,非常喜闻乐见名校学霸出丑;教师是自带光环的灵魂工程师,但后来紧张的家校关系,会让很多人乐于去曝光教师里的“败类”;而梁颖控诉前男友罗冠军性侵,她把自己放在了弱女子的角色里,让观众义愤填膺所谓“渣男”。

乌合之众喜欢意淫故事的逻辑和合理性,轻易就能被带情绪。除了人性的逐臭和猎奇,还有更大的共性,则是自私。

在“全民抗疫”的敏感2020年,不久前成都女孩因为看望奶奶感染新冠病毒,就被网民人肉到“社会性死亡”。甚至因为她穿梭于酒吧,就被顺带“荡妇羞辱”。

魔幻的疫情年里,最大的“恶人”不是那些犯罪分子,反而感染新冠病毒的老百姓,成了全民公敌。

如果一个小区里一户人家被查出有阳性病人,整个小区都会视其为洪水猛兽。那些在网络里动动手指说着“大爱”的人,对现实里的人翻脸无情起来,比刀子还凛冽。

人性很难改,鲁迅写烂所有的纸都喊不醒的人类,以后也很难。能够压制恶的,只有规则和法律。

建议对网络暴力专项立法,对舆论传播加强惩处,让键盘侠乱说话的代价增大,让造谣传谣者,受到严厉制裁。

达摩克利斯之剑,不应该悬垂于每一个无辜又弱势的老百姓头上,而应该悬垂在那些有心作恶的人头顶。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网络更不是暴力猎杀的修罗场。

既然乌合之众很乌合,那么就让每个人都领一份“教你做人教你说话”的法令。

任何人传播自己不了解事实真相的陌生人的事,都会受惩罚,当惩罚真正能够落在每个人的身上,大众才会自觉,而不是需要良心文章,来劝你善良。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治疗师心理健康洁癖自闭症强迫症性取向自卑心理效应控制情绪叛逆弗洛伊德智商绿帽智力测试负面情绪安全感心理学家九型人格双相情感障碍心理医生偏执型人格社交恐惧症咨询师依赖型人格心理测评系统产后抑郁容貌焦虑反社会人格思维反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