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焦虑:孩子的压力背后是父母的焦虑
作者:婷婷 2021-05-01 18:30:42 成长心理

最近网络的一个流行语是“内卷”,连学校的孩子,也被“卷”入了“军备竞赛”,孩子强大的压力背后是父母更强大的焦虑

虽然知道《小舍得》里“田雨岚”式的父母给孩子很大的压力,但是更多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颜子悠”式的牛娃。

毕竟我们处在一个“教育焦虑”的大环境下,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在“亲密之旅”的培训师立平身上听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他的孩子凯荣在去年申请美国的学校。凯荣常常处在焦虑、无力之中。外在的疫情、丝毫不减的教育焦虑更加重了这个家庭的压力。

但是爸爸和妈妈努力地——在孩子的眼中看来——“不做什么”,给了孩子很大的空间和鼓励。

今年凯荣被美国的惠顿学院录取,回顾这一段艰难的旅程,看到父母的“不做什么”,其实是做了很多。

全家一起疏导情绪、相互安慰,让危机成为相互理解、彼此成全的转机。

教育焦虑:孩子的压力背后是父母的焦虑

凯荣:我以为父母没有为我做什么,才发现他们为“不做什么”做了很多努力

我今年18岁,去年刚刚结束了一段申请美国大学的难忘旅程。

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一直是一个人在家里孤身奋战,没有老师的督促,也没有同学的陪伴。

我的爸爸妈妈并非不给我支持,但是每次和他们聊,我都觉得没什么实际的作用。

他们除了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对我说:“我特别懂你现在的感受,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之外,没有任何实际的帮助。

我仍然必须独自一人在面对申请的挑战。

申请的截止日期只有一个月了,我知道必须要马上开始准备,但是我完全没有开始的动力。

如果用一个图像语言的话,就像是一个摔断了腿的人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站起来。

我连续好多天什么都不愿意做。每次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想着一天天逼近的截止日期,我内心的焦虑和内疚就会像火山爆发一样涌出来,很焦虑、自责,但是又无可奈何,心中那种强大的情绪几乎要把我逼疯了。

很多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会一个人在房间里接近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发试图发泄一下内心堆积如山的情绪。

幸运的是在我作文老师的帮助下,我终于在截止日期前两周开始准备我的申请文书。

虽然我的状态不好,但也还是能坚持着,并且成功地在截止日期前两天提交了申请。

但是我每次回忆起这段时间,仍然觉得特别不舒服。

直到有一天,父母参加“亲密之旅”亲子关系的直播,他们把写好的稿子发给我,征求我的意见时,我突然被点亮了。

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们在我准备申请的过程中什么都没有做,但是看了分享稿我才发现,原来他们做了这么多的努力。

我看到在我大吼大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他们的心里有很多的焦虑,感觉很受伤。

为了不让他们的情绪影响我,他们不断地安抚自己,疏导自己的情绪。

我突然又想起来,以前每次我父母看到我没有认真学习,都会非常生气地指责我。

但是在今年申请的时候,我很多次跟他们抱怨,并且直接告诉他们,我整天什么事都没有做,他们却没有给我任何指责,反而给了我很多理解的安慰。

我想他们在听我抱怨的时候,内心一定很焦虑吧。但是他们却理解我,信任我,给我时间和空间,对我没有任何的催促与指责。

想到这里,那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就突然没有了。

看到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支持着我,我就觉得很感动、很被爱。

谢谢爸爸妈妈。

立平:本来害怕听到孩子哭的我,再也不逃避了

对于我们的家庭来说, 除了疫情带来的困难和挑战,儿子凯荣独自一人预备大学申请,更是有极大的压力和困难。

记得黄博士在“做情感训练型父母”的专题训练营中讲到,一个人在青少年时期智商已经发育得很好了,但是情感脑的发育不完全,搞不定自己的情绪,情绪容易大起大落。

黄博士的这个提醒给了我们很大的安慰和提醒,帮助我们在凯荣情绪很激昂的时候,学习接纳他、安慰他,而不是我们自己也跟着掉进情绪陷井里。

黄博士还告诉我们说,父母最好的陪伴是不带焦虑的关注。

我觉着这话很有道理,但在生活中,面对青春期孩子的强烈情绪时,父母要做到不带焦虑谈何容易啊!

我们不能不关注,但一关注就焦虑,还常常会陷入生气、担忧、无奈等很多情绪中。

我自己有了焦虑,最常用的就是强忍着。后来慢慢学习用“亲密之旅”中学到的“情绪疏导五要诀”来疏导安抚自己。

但是再忍,也有忍不了的时候。

凯荣情绪激昂的时候喜欢大吼、大叫、大哭,这是让我很难受的。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我很怕人哭或是大声吼叫。

遇到这种情况时,我就想逃,想要出去安静。

但想要出去的时候又一想,我不能走,不能让老婆一个人在家面对孩子激昂的情绪,让她一个在家受苦,我就忍住不出去。

但我在家里也是如坐针毡,心里的焦虑就像火山熔岩,外面看起来是黑的,但里面是红的。

后来我发现婷婷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控制得很好,可以去陪伴孩子。

凯荣后来也可以主动向妈妈倾诉自己情绪爆裂的原由,一起探索深层需要。

婷婷可以和孩子交流得很好,让我非常佩服,心也放下来了。

再后来,我就可以安心地到外面去散步、安静,我的焦虑感也随之降下来了。

面对凯荣的情绪,我们一边给他更多的理解,理解他一个人的孤单,理解他所遇到的非同寻常的压力。

另一边我和婷婷两个人自我抚慰,疏导情绪,也彼此安慰、彼此支持,就这样努力降低自己的焦虑。

当我们的焦虑感下降以后,就可以给凯荣真正的支持。

当凯荣在情绪中时,我们尽力给他空间,不去指责他,而是刻意地存款。比如我会做凯荣喜欢吃的。

有一次在饭桌上他冷冰冰的,我就主动帮他把饼抹上酱递给他,凯荣马上就放松下来,开始跟我交流一些话题。

正如黄博士在“亲密之旅”第6课《依附关系》中说的,孩子的安全感来源于父母的爱,以后当他遇到压力的时候,他可以内化父母的爱来安抚自己。

想到这里觉得对凯荣的未来很有盼望。

婷婷:父母安慰好了自己里面的小小孩,才能安慰孩子

对于凯荣来说,申请美国学校的过程充满了挑战。

凯荣是特别喜欢团体的一个孩子,他一个人的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和挑战相当难熬。

压力大的时候,他自己就容易陷入无力的状态,花很多地时间在游戏和视频里。

同时他又为自己耗费时间而自责、愧疚,甚至怀疑自己,他有很多内在的挣扎,常常情绪低落,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对我们冷冰冰的。有时还会情绪爆炸。

我学习“亲密之旅”,了解了黄博士所教的青春期孩子的特点,就理解他并不是故意不理我,他现在自己也搞不定自己,我就尽量去体恤他,接纳他。

但当我尽量好言好语宽容待他,想要安慰他,他却把我隔绝在外时,我也会委屈、难过,甚至会非常生气。

有一段时间感觉我跟他每说一句话他都相当不耐烦,好意的提醒都会激起他的怒气,他时常板着脸、冷冰冰的,根本无法跟他沟通。

那段期间我常常觉得心痛、难过和无力。

有一天上午,大概是他很晚不起床或是我提醒他不要打游戏,要开始学习了这类的话,他就很不高兴,嫌我烦,嘟哝了几句,还把门重重地关上,不理我。

当我回到书房的时候,忽然一下情绪崩溃,发现自己有很深的委屈。

我想起自己上高中的时候,要小心翼翼照料生病的妈妈。现在又要小心翼翼照料不开心的儿子,就觉得自己太委屈,好想有人来疼自己。

当我看见自己里面可怜的小女孩时,好多心疼和伤痛涌上来,就忍不住在书房里大哭了一场。

后来我想到黄博士教的,当我们没有得到好父母的爱的时候,可以成为自己的好父母,来照料和疼惜自己里面的小女孩。

于是我就用“爱就是彼此珍惜”,来安慰自己里面的小女孩。

我在书房里独自呆了两三个小时,自己伤痛的情绪得到了很深的释放。

感恩的是,立平没有被我的哭声吓住,他给我空间,完全没有来打扰我,还在外面陪伴和安慰儿子。

当我情绪释放出来,跟立平有些分享,立平给了我很多的理解、同理和安慰,我感觉很被接纳和温暖。

看到凯荣有些僵硬、不自在的表情,我意识到我的哭声带给他很多惧怕和愧疚,就跟他道歉,说主要是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不是因为他。

他就一下子放松下来,开始跟我讲他的事,我们的联结也很快恢复,变得亲起来。

这些特殊的艰难对凯荣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非常感恩的是他平安地走过这段艰难的旅程,而且还有很多的成长。

在低谷难过的时候,他允许自己自由地哭一场;情绪泛滥大吼大叫之后,他会平息下来,用“情绪疏导五要诀”疏导自己的情绪。

他告诉我说,他有一个很大的突破,是可以坦然接纳自己的负性情绪,接纳自己的不好。

凯荣说,原来在学校里完成学业是比较轻松的,但这几年的在家教育,一个人孤单地学习,还要面临考试,就有很多焦虑、无力、对自己的不满,就通过游戏或是看视频来逃避,事后又会格外自责、厌恶自己。

他说这是他自我价值感最低的一段时期,觉得自己好 low,好无用、无能,非常地轻视自己。

但他开始慢慢觉察自己内在有一个强烈的批评、否定自己的声音,就会刻意给自己存款,标明自己的长处,他越来越多地接纳自己的不好,跟自己和好。

后来,他还摸索出一些对他自己有效的减压方式,比如在很烦的时候,就任由自己放任一下,有两三天完全不去管学习,等到心情慢慢舒缓下来,又可以有力量可以去学习。

他说他最大的需要是空间,就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不要去打扰他、指责他,这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他。

在这个不容易的过程里,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也是经历医治的过程。

我们和凯荣紧密地相处,我们之间的碰撞显露出原生家庭好多冰山下的部分,让我和立平有机会去回溯、面对自己伤痛。

而且我们在“亲密之旅”的团体中,彼此的疼惜,得着很多的医治,也增加了我们与问题共存的能力,加深了彼此的了解,很多的危机化成转机,让我们一家人关系更亲。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 存在主义职场心理思维反刍负面情绪抑郁症产后抑郁症恋母情结双相情感障碍心理治疗心理健康情绪管理心理效应正念易怒症弗洛伊德心理学焦虑心理咨询师九型人格恐惧症悲观主义自闭症心理咨询女人心理叛逆期自愈能力男人心理回避型人格亲子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