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育儿冲突?
作者:刘丹 2020-11-20 15:45:18 成长心理

01、有儿童的家庭的育儿冲突

这个阶段,夫妻面对很多冲突,比如彼此能不能互相沟通得清楚、能不能及早解决问题及能不能互相支持、扶持地度过这个扩展阶段所带来的各种挑战,这些对于夫妻双方来讲是非常重的任务。

在家庭咨询里,夫妻常常会说对方在这个阶段没有耐心、容易焦虑,有的人甚至会用“一点就着”来形容对方。这些都说明夫妻常常试图解决问题,可是效果很不好,问题容易激化。

王力和李芳两个人感情很好,恋爱3年后结婚,婚后1年生了小孩,他们之前的沟通是很不错的。他们来咨询的时候,把1岁多的孩子交给了李芳的母亲照看。咨询的原因是两个人实在吵得不可开交,觉得婚姻很难再维持下去。原来关系很好的两个人,现在却根本沟通不来,日子眼看就要过不下去了。

我请夫妻双方分别仔细地谈一谈他们所谓的“过不下去”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他们有了“过不下去”的感觉。仔细听完,其实都是鸡毛蒜皮的琐碎事情。

他们举的例子是买纸尿裤。妻子觉得要买大品牌的纸尿裤,而丈夫觉得买一般牌子的纸尿裤就可以了。原来孩子一直用的都是非常贵的纸尿裤,但是有段时间商场暂时缺货,丈夫认为既然缺货了,那就先用普通的纸尿裤替代。可是妻子觉得这样对孩子的身体不好,并督促他找更多的资源买贵纸尿裤,丈夫说他已经去找过了。为了这件事情,两人吵了很久,后来吵架内容也升级了,李芳觉得丈夫懒、不愿意负责任,自己已经很辛苦了,可是丈夫连多去几家商店问一问都不肯。而丈夫觉得他已经很尽力了,反而是妻子生完孩子后变得很挑剔,明明可以用替代品却坚决不肯用。两个人对对方都有很多抱怨。

1岁多的孩子有时候会生病,在生病这件事上,李芳和王力也有非常多不同的意见。孩子发烧38℃,李芳很焦虑地催促王力开车带孩子去看病,王力则认为可以先观察、喝水、物理降温,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如果超过38.5℃再去医院也不迟。李芳担心孩子真出什么事,不敢拖着。生病的事情刚刚过去,两个人又在孩子吃饭的事情上起了冲突。因为孩子病刚好,医生说孩子可能是吃得太多,有点积食,这段时间要少吃一点儿,哭闹一会儿身体会好些。但是王力在家里还要处理公司的一些业务,孩子的哭声让他很烦躁,他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让孩子饿着。两个人为了这件事又争吵了起来。

孩子身体康复之后,王力主动愿意多带一下孩子,让李芳好好休息。王力带孩子去小区里活动,回来的时候,李芳看到孩子的脸被树枝划破了,就抱怨王力没有照顾好孩子,王力觉得有一点点划伤并没有什么问题。

王力和李芳诉说的这些事其实都是很小的事情,但是在解决的过程里,冲突会逐渐升级,升级到对方是不是负责任、对方是不是太挑剔、对方是不是没有耐心、对方是不是愿意合作,最终还上升到对人格的评价上,导致双方冲突不断。

如何应对育儿冲突?

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讲,个案中的这些事情是常常发生的。新父母在面对孩子时,常常会因为纸尿裤、身体过敏、生病等各种各样的事情焦虑,会有很多矛盾。发生矛盾时,从个人的角度看,大部分人首先会采取简单化的处理策略。

对于李芳来说,她觉得如果经济上能承担得起,就一直用贵的纸尿裤,不要去改变,即便是外在环境有了变化(比如断货),也要努力找到同款。其实李芳是用了简化的方式对待生活,也就是一直不要变化,因为生活已经有太多的压力和变化了。对于王力来说,他也是用了简化的方式,他觉得到最近的超市买到一个替代品就是最简单的方式。他不会关注品牌,只要是合格的产品,能赶快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

双方处理问题的方式都没有错,但是请注意,他们不再是从前热恋中的两个人。热恋时的两个人对对方会有非常多的耐心、宽容和理解,而他们现在是一对新手父母,正处于生活急剧变化的阶段中。因此,在复杂的处境下使用简单化处理的原则可能会导致很多误差。冲突中的两个人处在系统一的状态。双方的思维是僵化的,难以学习新的东西,他们常常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没有办法更具创造力地解决问题。这里的难点总结起来有三个方面。

交流简化造成了潜在的冲突风险。我们在有压力的时候都会更简化地处理问题,而这却给问题的有效解决埋下了隐患。

对对方期待过高,而对方很难完成这个期待,从而造成冲突。“我处在困难的情境里,处在应激的状态下,你是我的爱人,是我多年的伴侣,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所以我不用多说,你就应该理解和支持我。”这是对对方期待过高的表现。有的人会说:“刘老师,为什么这是期待过高的表现呢?婚姻伴侣不就是应该理解和支持自己吗?”是的,在正常的生活中,两个人是可以做到互相支持与理解的,但是在有儿童的家庭里,每个人都处于应激状态下,很难发挥平时的功能。

没有用广泛的角度看问题。轻视甚至忽视整体的变化,使得大家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没有考虑更多的可能因素,包括环境的变化、心态的变化,而只停留在狭隘的熟悉视角,没有系统地用广泛的角度看问题。

如何应对育儿冲突?

02、如何应对有儿童的家庭的育儿冲突

(1)交流具体化

简化交流会带来潜在的风险,为了避免这一点,我们要让交流变得具体起来。比如洗奶瓶,简化的交流是:“快去把奶瓶烫一下。”具体的交流是:“把那个大奶瓶用开水烫5分钟,然后用白毛巾将瓶身擦干。”这听起来有点像说明书,它有具体的操作流程,每一步都介绍得很仔细,会使对方即使在焦虑、注意力不集中的状态下也能把事情做好。

有的妈妈会说:“我已经很累了,你还要求我用这么复杂的方式去说话,我做不到。”当然,这是有挑战性的。但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有可能会因为沟通的误差导致对方无法完成你指定的动作,继而被你批评,产生挫败感,之后你再希望他做事情,他就有了逃避倾向,甚至直接消失。你就彻底变成丧偶式育儿了。

有的人说:“让我每次都这样说话,实在是无法想象啊!”停,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你的想象力有点太快了。你不需要每天都这样去沟通,只需要在最初阶段用这样的说话方式。事实上,通常你说三四遍,对方就会掌握得比较好了。因此,这种交流方式在最初的时候可能有点难度,会让你觉得辛苦,但后续能帮你更好地建立有效交流。

为什么夫妻会简化交流呢?因为妻子通常认为对方应该能很快理解这件事,妻子常常不知道一个新父亲在系统一的焦虑状态下是很难学习以前不懂的知识的。有的妻子说:“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奶瓶消毒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停,这又回到把复杂系统简单化的思路上了。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这也许是简单的事,但是对于一个男性来讲,隔行如隔山,一个新父亲连抱孩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可能会感到非常焦虑,洗奶瓶的难度可能比抱孩子还要高,这是他需要花时间来学习的。所以,妻子需要至少跟他说三遍,他才能学好。

我不知道有多少妻子听到这样的改变建议后会说:“算了算了,我不想这样,我想放弃。”放弃是你的权利,但如果你用简化的方式常常造成冲突,可以回过头来尝试一下把简单交流具体化的方法。

如何应对育儿冲突?

(2)降低对对方的期待

我们很容易在生活中对别人充满期待,然后又很快会变得很失望。就像很多人对五星级酒店充满了期待,当酒店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时,我们就会变得很失望,甚至是愤怒。实际上,丈夫没有标出“我就是五星的丈夫或父亲”,也无法直接转换成五星的丈夫或父亲,达到五星级的标准是需要学习的。男性在处理外面世界的事情时可能觉得更容易,但当他们在婚姻中面对家庭的变化时,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也需要妻子更耐心地互动。

从妻子的角度来看,在生育孩子后,她的心理和生理都会有很多变化。对于女性的这些变化,丈夫不是天生就能够感知、理解到并且表达出来的,所以女性在两性关系里体验到过度焦虑时需要告诉丈夫,让丈夫了解自己的变化。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让他了解”,而不是批评他为什么不了解。表达与批评是两回事。总体来讲,男性了解女性身心反应状态的能力要比女性了解男性的能力弱,所以女性需要在这个过程里更加耐心平和,用简单、直接的语言向丈夫讲述自己的变化,让丈夫对自己的变化有所认识,这会给双方的沟通增加更多知识储备,从而更好地帮助彼此处理育儿冲突。

有些女性抱怨说:“我已经很累了,你只会站在旁边,不来帮我。”丈夫就很莫名其妙地说:“我不觉得你累呀,因为你看起来好像还可以做各种事情。”妻子说:“我一直在忙,你难道看不到吗?”请原谅你的丈夫,他是看不到你很累的,他看不到你忍痛照顾孩子又打扫房间。所以如果妻子真的很累的话,需要的是坐下来,让自己呼吸的声音变得重起来,直接跟丈夫说:“我现在很累,我需要休息。”只有这样,丈夫才能够意识到你的累。

如何应对育儿冲突?

有人说:“这太麻烦了,为什么要这样教他,难道他不应该天生就有这个本领吗?”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些男人天生就有这个本领,但是假如你没有遇到这种男人的话,恐怕你需要努力做一些沟通,而不是期待天上掉下一个天生就有理解本领的丈夫,这个他是需要学习和训练的,而你需要做的是自我调整。

这里涉及很多的两性差异,大家可以多看一些关于两性差异的研究,这样可以降低我们对于男性的期待,能够帮助我们更有耐心地理解男性,也会激发男性参与育儿过程的积极性,降低育儿方面的交流矛盾。

有儿童的家庭里,家庭从原来的二人世界变成三人(甚至更多人)世界,两个刚熟悉、刚适应对方文化的人需要共同照顾一个(或多个)新生儿,这对彼此来说都是应激事件,再加上沟通的不顺畅和对对方期待过高,就容易导致很多冲突的发生。应对的方式是将简单的交流具体化,降低对对方的期待,更广泛地关注环境和对方的心理、生理变化。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边缘性人格障碍抑郁症测试女人心理心理测评系统绿帽咨询师自卑职业价值观回避型人格障碍焦虑症俄狄浦斯情结恐惧心理情绪管理社会心理学九型人格双向情感障碍情商九型人格叛逆期容貌焦虑洁癖智商测试社交恐惧症存在主义依赖型人格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