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产后抑郁被逼跳楼的女人自述
作者:韩霞 2021-05-06 19:11:30 心理健康

我叫温晴,今年36岁。

前段时间看到年轻妈妈带着自己孩子跳楼的新闻时,我无比痛心却也感同深受。因为曾经的我,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都说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可我却觉得想自杀时的悲喜其实都是一样的。那种对周遭人事的深深绝望,以及对自己孩子的万般不舍不放心,只要一想,便如蚀骨之痛,万蚁噬心。

如今,我走出来了,还被很多人羡慕事业家庭双丰收,便决定把自己的故事讲述出来。

希望大家可以以此为镜,很多时候,死,并不是唯一的路。

嫁给周荣之前,我在广州十三行跟着老板学做服装生意,正当老板有意让我接触内衣行业的时候,家里催我回去结婚。那时我才23岁,其实还年轻,可在我家村子里,却算得上大龄青年。

扛不住父母的催婚,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之前辛苦打拼的一切,回到老家。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女人,穿着时髦,肤白貌美大长腿,根本不愁嫁不出去。

和我相亲的几个男人,要么长得不好看,要么我不喜欢,只有周荣是个例外。

他穿着白色衬衣,脸上干干净净的,长得很是斯文秀气。而我,就沦陷在这一汪清澈的眼神里。

他说,我和别的女孩不一样,不仅长得美还充满干劲。很多人说我美,我都不甚在意,但他说我美,我却觉得心里的小鹿都快要被撞死了。

我们顺其自然的结了婚,又很快有了身孕。都说想知道婆家人对你好不好,怀个孕生个孩子就知道。我的婆婆,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她之前不喜欢我,是觉得我长得太好看,看着不安分,学历低配不上她儿子。我却天真的认为,自己只是嫁给周荣,又不是嫁给他妈,她怎么想和我没关系。

发现怀孕后,婆婆便说让我呆在老家安胎,不要东跑西跑,让周荣在外面安心工作。我有点不甘心,可我的胎像不好,确实不能奔波。

说是安胎,可是婆婆带毒的嘴就没停过,不是说我买的东西都是没用的,就是说我怀孕在家浪费水浪费电,产检浪费钱。最后还说她们以前都是干活的时候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为了胎儿的健康,我只能选择左耳进右耳出。她不给我做饭,我就自己做,不过我孕吐是闻不了油烟味,时常炒到一半就吐得昏天暗地,。

可巧的是饭一做好,干农活的婆婆就回来了,然后笑着说:“最近地里很忙,都没时间做饭。幸好温晴能干哦,不过这个菜有点淡,我们都喜欢重点的味道。”

那时候支撑我的,只有一个信念:生完孩子我就带着孩子离开,和周荣在一起,再也不回来。

这些事情,周荣并不知情。他那个时候各种抱怨工作不顺心,觉得自己大材小用。

我也是急切想改变家里的经济条件,听他这样说便主动把自己积攒的所有积蓄拿出来给他做生意。我至今还记得,他一看到我把钱给到他时,眼里闪过的惊喜和不可思议。

所以,我也不想说这些家里的事情让他分心。不过在婆婆眼里,周荣是要赚大钱的,我以后都得靠着他过活。

就这样,我一个人熬过了9个月,生了个男孩。生了儿子的我,并没有因为儿子的到来,改变婆婆对我的态度,甚至更加变本加厉。

坐月子的时候,直接给我吃冷饭冷菜,甚至是泡面。我问她能不能热一下,她说现在农忙,要热自己不会起来去热。

我看着残羹冷炙,心里也凝结了一层冰。可是我真的是太饿了,于是,便一点点的挪到厨房,我该庆幸自己身体还不错,心里涌上一层又一层的情绪,堵在心口既委屈又深觉悲哀。

简单把饭菜热好之后,我饭还没吃完,便听见儿子的哭声。我看着眼前的饭,听着那哭声,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那哭声不断催促着我,我抹了抹眼睛,随便巴拉了几口饭,也不管有没有吃饱,就急匆匆跑回房间哄儿子。

儿子哄好之后,我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左手臂居然使不上力,里面的筋好像交缠在一起似的,一动就隐隐作痛。生理上的疼痛加上心理上的憋屈,一时间,犹如决堤的洪水,冲垮了我苦苦支撑的意志。

就在这时,周荣打电话过来,他听到我浓重的鼻音,忙问我怎么了。听到他关心的语气,我愈发想哭。平时那些大大小小的委屈,撒豆子般全部对着他倒了出来。

周荣在电话那端不断安慰我,可我已经受够了,天天吃没营养的饭菜,我没有奶水,没有奶水,婆婆就骂我是产不出奶的母猪,怎么难听怎么来。

倾诉的正爽快,周荣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我会处理好的,你等我把你们接出来。当时我被这话冲昏了头脑,只觉得自己总算熬出了头,心里又架起了新的期望之墙。

但我没想到,周荣来接我和儿子的时候,也把婆婆也一并接过去了。我的信念,有那么一刻裂了好大个缝。

到了广州的当天晚上,我耐着性子问他怎么把婆婆也接过来了?

周荣搂着我,一脸不在意地说:“我妈要来啊,反正她过来也能帮你一起带孩子,让你轻松一下。”

我一听,直接翻了个大白眼过去,这可是我听到过最不好笑的笑话。

顺手把周荣推到一边,我背对着他,闷闷地说:“我都说了,不想和你妈住一起,我和她合不来。你怎么就听不懂呢?还帮忙,不帮倒忙我就谢谢她了。”

周荣却说:“之前是我不在家,现在我在这,我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好歹她也是我妈,老人家年纪大了,忍一忍。回头给你买新衣服,咱们出去玩。”

我轻叹了口气,她毕竟也是周荣的亲妈,心一软,便妥协了。

那段时日之后,周荣确实对我百依百顺,好的让我感觉有些不真实,连婆婆也收敛了很多。

也是那时我发现,周荣时不时就看手机,或是躲着我打电话,每次打完电话脸色都不太好看。我有心想问问,可他却说没事。

后来,他一看到我就欲言又止,婆婆也在旁边不断冲着他使眼色。本着夫妻间就得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原则,我硬是逼着他说了出来。

原来,他做生意失败了,好几处资金都周转不过来。说到最后,就支支吾吾问我还有没有积蓄。

听到他说生意黄了的时候,我还心存侥幸地问他,还剩多少钱。结果,居然全部打水漂了。

我顿时感觉头晕目眩,既愤怒又难过,依然不甘心地问他:“那么多钱,你就全部打水漂了!?生意不好的时候,你就不会来问问我?”

周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时婆婆突然冲了进来,一把推开我,非常理直气壮地说:“你有钱就拿出来,说那么多干嘛,荣子也不想这样啊,你还怪他!”

我被推的直接摔在地上,再也不想继续维持表面的和谐,支撑着手肘爬起来,冲着婆婆气势汹汹地说:“我现在手上没有钱了,有钱也不给。”

谁知婆婆一听我手上没钱,立马变了脸色,坐在地上撒起了泼。那张树皮般的老脸唱戏一般骂道:“我儿子是倒了血霉娶了你,你就是个扫把星,只会花我儿子的,用我儿子的,自己什么都不会......”

眼见着她越说越离谱,周荣也看不下去了,便赶紧让婆婆回房去。婆婆一见周荣生气,连忙噤了声走了。

周荣看着我,我以为他会安慰我,谁知他说:“也许我妈说的是对的,你要是没给我钱做生意,我就不会失败,不会失败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交不出房租,还欠着债。”

他还在絮絮叨叨,好像这样说就能把他生意失败的责任理所当然的推到我头上来。

而我听着他的话,就像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枕边人一般,心里一阵发寒,只觉得自己这场婚姻彻头彻尾就是个笑话。

一个产后抑郁被逼跳楼的女人自述

和婆婆撕开之后,她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跳到我面前,对我各种指指点点,教育孩子要说,洗澡时间久了要说,多吃了几块肉也要说。

而周荣开始自暴自弃喝酒买醉,也不管家里的矛盾和事业的重启。有时听到婆婆对我的指责,也深以为然站在婆婆那边。

我对周荣越来越失望,对自己也越来越失望,对生活也没有了热情,心情更加不好,越来越抑郁了,在家里,我很少再说话,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懒得搭理,除了照顾孩子。

往往真正压垮骆驼的,只是一根小小的稻草。

那天,我把儿子放在床上,去给他准备水果。谁知婆婆刚拖的地,无比湿滑,我一下没注意就滑倒了,手刚好碰到放桌角边的热水,热水烫到我的大腿侧边,整个人也摔倒在地,膝盖格外痛。

而这时,房间里传来“咚”地一声,把我吓得心一跳,不顾疼痛赶紧爬起来,往房间奔去。

就看到儿子摔倒在床下,哇哇大哭,额头上很快冒出大包。而周荣,就在不远处喝的醉熏熏,根本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我手忙脚乱的给儿子上好药,看着儿子眼泪汪汪,我一时气不过,走到周荣身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瓶,他手里一空,带着醉意不甚清醒地说:“你发什么神经啊,死胖子走开。”

我拿酒瓶的手忽地一滞,随后声音干涩地问他:“儿子都摔下来了,在那哭你没听到吗?”

谁知周荣踉跄起身,摇晃了一下,头也没抬地说:“你自己看不好孩子,怪谁,你说你有什么用。快给我,不要瞎逼逼。”

都说酒后吐真言,我想我大概累了,不想再给周荣找各种借口。掩下眼角的泪水,便拖着青紫的膝盖一瘸一拐的去客厅给自己上药。

婆婆一看到我,撇了撇嘴说:“真娇气,摔一下就这个样子,你有什么用。”

“你有什么用”这句话,就像个魔咒一般时时在我耳边响起,也让我陷入自我怀疑之中。

丈夫的无能消极,婆婆的恶言毒语,我内心的极度不安,都把我一步步困在死胡同里,出不去,走不了,只剩悲戚的绝望和无声的呐喊而无人听。

那一晚,周荣和婆婆都睡着了,我抱着儿子站到阳台上,往下望去。20层很高可我却没有任何感觉,满脑子都是我想去死,儿子也要带上。

我的儿子,给谁都不放心,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所以我还是把他一起带走。

脑海里不停有个声音在鼓舞着我,“跳下去,跳下去就解脱了”。

我看着儿子,他睡着正香,脸蛋肉肉的,我紧紧把他抱在怀里,贴着胸口。就在我眼睛一闭,正要跳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是大姐。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12点15了。

手机一直在响,我不想接,可是大姐一直在打,打了8个电话,我都没接。在第9个电话响起的时候,我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大姐略显焦急的声音:“小妹,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我恍惚了一瞬,随即佯装睡醒,暗哑着声音说:“睡着了没听见,怎么了?”

大姐语气突然放松了下来:“我刚睡着突然觉得一阵心慌,醒来后就觉得一定要给你打个电话。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不要憋在心里,没有什么事过不去,你还有我,还有爸妈,还有涵涵。”

就这么一句话,把我从想死的念头里拉了出来,我突然就不想死了。大姐的话,就像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冲散了聚集在我周围的种种阴霾。

我的儿子涵涵还那么小,他还没长大,我想看着他上学,交朋友,工作,结婚。我的父母已经老去,身体不好,要是我离开了,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第二天,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头发蓬乱,面色憔悴的胖女人,再次坚定心里的决定。

我跳出那个自杀的死胡同,很多事情也都明朗起来,我想到自己对服装一行颇有研究。便本着破釜沉舟的心态,找周遭所有亲朋好友的钱都借了一遍,终于凑齐了开店的费用。

婆婆听说我要做生意,还借了那么多钱,就不断怂恿周荣和我离婚,说这个钱可不要想着周荣给我还。

而周荣却只说了句:“你放手去做,需要我就说一声”。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他苦笑了一下。原来,我想跳楼的那天,他看到我眼角的泪水,醉意一下就散了,之后就在反省自己。那时整日醉生梦死,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确实伤害到了我,他也想为这个家做些什么。

那日我们聊了很久,商量好后,确定我主外,往家里赚钱,他主内,专心带孩子,稳固好家庭不让任何人为难我。

而我根据之前的一些经验和人脉,很快锁定了内衣行业。拿货,理货,积累老客户,发展新客户,更新经营朋友圈,深入学习内衣专业知识,每一天我都把自己安排满满的,一刻都不停歇。

我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所以这个店必须立起来。就这样转陀螺般的转了3年,我的内衣店稳定了。

周荣看我忙的经常中午忘记吃饭,便主动给我带饭。婆婆看到我的内衣店真的可以赚到钱,对我的态度180度转变,常从老家带新鲜的鸡过来,给我炖汤补身子,甚至还叮嘱周荣给我泡补气血的枸杞水。

对于他们的变化,我都照单全收,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唏嘘。

联想到6年前的那个夜晚,依然心有戚戚然,庆幸有大姐的电话。也幸好,后来我选择了坚强和勇敢,靠着自己撑起了一个家。

其实我们女人只要对生自己的和自己生的负责,至于其他的,你要看淡看清。

做任何决定时,多想一想父母和孩子,想父母不伤心,想孩子不受罪,就该坚强起来面对一切不如意,并改变自己。在疾风骤雨吹倒你之前,先把自己变成一堵坚不可摧的墙。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 外貌焦虑情绪管理源码职场心理抑郁症测试俄狄浦斯情结焦虑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依赖型人格障碍职业性格悲观主义强迫症心理咨询存在主义心理测试心理效应自愈能力亲密关系偏执型人格冥想倾诉社交恐惧症正念回避型人格心理健康原生家庭心理学绿帽情结叛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