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人际心理 小可儿 2020-10-16

想了整晚没有勇气,又是一个想死的夜,B站拯救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作为年轻人潮流文化的视频社区,B站的客服中心聊天端口,悄然成为被倾诉情绪的“树洞”。

随着键盘敲击,一条条心事呈现,这些深夜登陆B站的年轻人,不再为了刷动漫,刷二次元,而是为了诉说平日里无法与人的痛苦。

“我抑郁了”,成为一个高频词,B站的客服人员倾听着、安慰着,也监测着,关键时刻,他们要对各种“自杀预告”做到及时干扰与拯救。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隔着屏幕也要找到你温暖你!” B站推出“能量加油站”项目,据官方数据显示,每月要进行1400例心理疏导,近两年干预疏导了11857例流露出抑郁倾向的用户。

来自陌生人的隔屏温暖,成为遇到困境年轻人的心灵庇护所,不经意间却发现,原来抑郁正在以隐匿的方式潜入年轻群体。

01、抑郁,不是矫情,而是一种病

很多人不明白:好端端的人,为什么非要为难自己称“抑郁”?

压力大的时候再熬一熬,杂念多的时候去静一静。所谓凡人,怎么不会没有烦心事?谁的人生不是这么走过?谁的日子不都是这么一日捱一日继续?

可事实上,抑郁真的不是简单的“想多了”的矫情,也不是“我不行了”的脆弱,它是一种无法自控的疾病。

“你觉得我会是个抑郁症患者吗?”喜剧演员Kevin Breel在TED的演讲台上笑问台下的观众,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乐的低笑声。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一身阳光男孩的形象,作为喜剧演员的Kevin Breel给人带来了无数欢乐。并且,他还是个篮球队长,活力四射;他无比优秀,时常出现在各种荣誉榜单上;他也乐于交际,很多派对舞会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健康、健全的人,Kevin Breel却自述:我得了抑郁症,与“抑郁”抗争了整整六年,在未来的每一天,还将继续斗争。

那一刻,他的眼里闪着泪光。他挥霍着自己的幽默,却消耗着自己的抵抗。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Kevin Breel说,这种无以言表的痛苦,时刻在撕裂他的人格。就在两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坐在曾坐过千百万次的床边,床头是一瓶触手可及的药,手边是准备遗言的纸笔,就差一点点,他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抑郁,悄无声息,很多时候,你只能看到抑郁患者的笑脸,却见不到笑脸下面他们痛苦的挣扎。

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球预计有3.5亿人患病,只有不到一半的患者接受有效治疗。

而在全世界,每年近80万人的自杀案例中,有40%的自杀身亡者都患有抑郁症。

抑郁症,正在成为人类仅次于癌症的第二大杀手。

真正的抑郁,不是生命中出了差错才悲伤,而是在你生活一切都好的时候,依然会难过。它是一种病,一种会导致患者自杀的严重精神疾病。

然而,这个社会,却对抑郁症有太多的偏见,我们可以允许身体有疾病,却不允许大脑出问题。

这正是这种偏见,让无数抑郁症患者在面对负面情绪时,选择一再压抑,他们脸上充满微笑,内心却充满绝望。而结果往往是,一点点小事情,就会轻易摧毁一个人的情绪控制,难过到无以复加,选择终止生命。

可抑郁症是病,不是错。

02、抑郁是病,不是错

为什么会得抑郁症?

B站最近走红的短片《灯火之下》,抑郁症患者高三女孩纯子,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其实是一个缓慢发展的过程,一开始就是单纯的心情不好,后来时间长了,就会因为一件小事持续难受一两周。”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截止目前,连科学都无法解释抑郁症病源,也许是遗传因素,有可能是心理创伤,又或者受到环境压力……当一个人的负面的情绪一再积压,抑郁便悄然产生,并以大脑功能受到障碍的方式释放出信号:我病了。

纯子说,她的身体也随之出现各种状况:消化不良,头晕,发呆、整宿失眠……糟糕的状态,恶性的循环,令她无法学习。并且,这种状态,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出行安全,上学路上,摔跤、崴脚、被自行车撞,她甚至没有意识去躲避往来车辆。

不学习,不玩手机、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当纯子的生活陷入失控状态,她被诊断为:抑郁症。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镜头里,纯子一丝难过,她说:确诊后,也有人不理解,说她矫情戏多。可抑郁这种病症,让她无法自控,就像感冒要打喷嚏,得抑郁症,好比是一场心灵的感冒。

科普作家Johann Hari指出:抑郁导致大脑功能障碍,这是病变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抑郁真正的促因是:大脑告诉我们,我们的生活无法满足身心基本需求。

如果这种状态再不进行改善,无法释放,最终会以摧毁或分裂而告终。

豆瓣高分电影《黑天鹅》中的妮娜,就在极端的母爱控制下,分裂成双重人格。她是妈妈眼里的乖乖女,但她的内心极度渴望爱与自由。

在妮娜的前28年的人生中,她活得压抑,完全没有自我,以讨好母亲的方式求得与自己共存。这种压抑的情绪,最终随着她年龄增长而积压爆发。终于有一天,当妮娜邂逅了一场需要一人分饰黑白两只天鹅角色时,无法演绎邪恶与诱惑的黑天鹅的困境,让她意识到那是源于自己长期以来对情感的压抑。妮娜选择了对抗,以“自杀”的方式体验自由。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越脆弱,越会情不自禁去包裹,很多抑郁者为了迎合正常的“人生角色”,他们极力在外人,乃至家人面前拼命掩饰。可那些被掩盖起来的忧郁、悲伤、焦虑……从来不会因为压抑而消失,就像心理咨询师武志红说的,“一个人的攻击性,如果不向外释放的话,就会转向攻击自己,没有第三个出口。”

而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一切晚矣。

允许被释放,努力去接纳,才是将抑郁转变为积极生命力的契机。

03、不要忽视,每一个抑郁患者求助的信号

不要忽视每一个抑郁症患者向外界求助的信号,也许,一念之间的善意,会挽留一条鲜活的生活。

韩国女星雪莉受困抑郁自杀的消息,曾经令无数人扼腕痛惜。但如果细翻雪莉的日常日记,你会发现,其实早见端倪。

还记得雪莉在ins上po出的吃鳗鱼的视频吗?在高温下,鳗鱼痛苦地扭动身体,而通过雪莉却在夸张地配音:“救救我!救救我!” 遗憾的是,网络掀起一场攻击,无数人在指责雪莉的冷漠与残忍,却没有谁去体会:此时此刻,她内心的煎熬,犹如那条在热铁板上挣扎的鳗鱼。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很多抑郁症患者在濒临崩溃的时候,常常会以不同的方式向外界发出求救信息。有的信息被读懂了,也许瞬间挽回生命;而有的信息,被一笑而过,也许生命就此滑落。

就像《灯火之下》的纯子,在她情绪最失控的那段日子里,她曾经向老师求助过,觉得自己很难受,真的无法再活下去。

当B站成为年轻人的“情绪树洞”抑郁不是我的错

可老师笑笑,告诉她:小姑娘,花样年华,有什么活不下去的,去操场跑两圈就好了。

纯子说,那是一种空洞的绝望。好在,理智的她终于鼓起勇气,独自走进了北京六院,诊断告知:得了抑郁症。

但并不是谁都有纯子这样的勇气。包括现在的纯子,接下去她要面临的生活,将是一场无形的较量。在未来的人生路上,亲人、朋友,医生、同事……谁都有可能对她产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借着短片中纯子的话,特别想呼吁:希望更多的人,给予抑郁症群体更多的关注,少一点质疑,多一分陪伴。很多时候,他们其实不需要解决方案,而是需要你静静地陪伴她,守着她,告诉她,我们在这儿。

抑郁症并没有那么可怕,它其实只是一种普通的疾病,有科学的病理和治疗疗程。如果你的身边有抑郁症患者,请友好善待他;而如果,你正陷入抑郁的困境,也请勇敢接纳自己,努力走出阴霾。

作者简介:木青 /白羊小妈一枚。世界很大,理想很小,读书、写作、遛娃,笑看窗外事,静写心中文。

江莉
江莉 推荐心理咨询师,生活中遇到的困惑欢迎找我诉说。
南京市 562 人咨询 280.00元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