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爱,没有如果
作者:王伶俐 2019-11-19 09:51:48 人际心理

这两天武汉的天气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说变就变、我行我素的性格虽已人尽皆知,但仍旧捉摸不透,阴雨合着冷风经人群、树木、路灯间呼啸而过,这是冬日起的前奏。选择在这样的天气里看电影,十分符合这个季节外出活动的需求,不仅享受了电影院隔绝了外面车水马龙的干扰所带来的静谧,也给失掉温度的心情重新续上热量。

现在这个阶段,没有比《大约在冬季》更贴合这个季节的电影了。

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爱,没有如果

这是一部关于恋爱的故事。电影采用倒叙的手法展开故事情节,这让我想到了岩井俊二前两年在中国拍的《你好,之华》,剧情内容有些相似,相比于后者在情感层面表现出的淡雅与含蓄,前者显得跌宕起伏,更为复杂和热烈。

《大约在冬季》主要讲的是一个外表俊朗、浑身充满文艺气息、看似成熟的台北籍影楼老板与在读女大生相爱的故事。因一个“意外”的邂逅,他们的人生在一场演唱会里发生了交集,一张纸条,一张照片牵扯出他们彼此对爱情的美好憧憬。然而,爱情是一场风险极高的旅行,现实又如生铁般坚硬冰冷,如彩色泡沫般的恋情经不起任何压力,一触就破的结局早已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被他们所感知,默默守候中升起对爱情的一丝期盼苦苦支撑着他们经历岁月与生活的磨难,但最终还是败给了擦肩而过的遗憾,片尾一同唱起的《大约在冬季》是对他们过往情感的告慰: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爱,没有如果

那是1991年的一个冬天,如棉絮的白雪飘落而下,它所带来的冷的体验被演唱会门口热情激昂的少年少女们所掩盖,嘴里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慢慢晕开。齐啸(影楼老板)原本约好与相处多年的女友叶雨辰一起看演唱会,但第一来北京,不习惯干冷气候的叶雨辰在走出楼栋门口的那一刻选择退回到了住处。耐心等待的齐啸看见因买不着门票而沮丧的女生,她叫安然,齐啸将紧俏而此刻显得多余的门票递给了她。安然由悲转喜,脸上浮现了阴雨后的晴天,与其说安然接受了齐啸的赠与,不如说是安然拯救了处在一潭死水中的齐啸。相比和自己无趣无味的女朋友看演唱会,眼前活泼开朗、灵眸闪烁的安然更能激起尘封已久的激情。

我相信没有任何人能逃得过安然的魔力。安然拥有四川妹子的独特属性,敢爱敢恨,目标清晰,行动迅速,能力出众,思想超前,果敢,知性,气质气场俱佳,身上充满了无限的可能。而这些都是齐啸所渴求已久的部分,他从安然的眼里看到了梦幻的未来,他逐渐相信安然能带他去想去的地方,心中燃起的希望像是一粒小石子,足够击破内心伪装的平静,漾起的涟漪正是他对生命的追求。

电影里,齐啸两次离开了安然。

第一次的离开,表面上因父亲生重病需要照顾,实际上是父母之命难为,为了让父亲能安度晚年,他选择牺牲自我。19岁就开始和他在一起的叶雨辰陪他走了很长一段路,痛苦也好,欢乐也好,他们都一起经历过,但生活不全是由快乐与悲伤组成,其中大片的空白被平淡所占据,似乎人的天性就爱新鲜和冒险,缺乏创造力的齐啸在这段感情中渐渐迷失,他不知道他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能提起他的热情,遇见安然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原来过的是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安然是一根橘红色的火柴,点燃了齐啸心中的整片草原。

当预设好对未来的计划时,父亲病重如当头棒喝把他从迷幻的世界里强行拽了出来,发现台北老家还有未尽的孝道、未偿还的情债在等着他,迫于道德上的压力,他无所适从,从安然的世界里退出是他唯一能做的选择。

第二次的离开,是因为前妻叶雨辰的缘故致使他的父亲受到了巨大的困扰,他还担心他们的孩子齐天一会在这场纠纷中受到伤害,纵使安然第一次采用威胁的手段逼迫齐啸留下,他还是决绝的拿上了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关上了再也回不来的房门。

这两次离开好像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他想先完成属于他任务,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一次又一次的自以为是、异想天开地把安然对爱情持有的耐心和希望消磨殆尽。他内心满是矛盾和冲突,他既然做邻居口中的孝子,也想补偿叶雨辰在自己身上所付出的青春,同时还想与安然携手共创未来。这些愿望都是美好的,每一个都能获得他人的夸赞,然而这每一个都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

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爱,没有如果

纠结徘徊中的内心世界混沌不堪,他想做一个孝子是因为他无法面对抛弃父亲所导致的内疚,想要补偿叶雨辰也是为了填补心中那个愧疚的空洞,他同时还想要满足自我的需求。他想要的太多,而这些需求注定会把他拖入深渊,他无法做自己,无法为情真意切的爱情提供勇气和坚持,他在犹豫中呆了太久,在安然的一次次退让里尝到了甜头,脑子里天真的认为相隔千里的北京,有个深爱他的女人在痴痴等待,这使得他拥有两次头也不回的离开的资本。

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是放弃是坚持怎么做都不对。这是他对这段造化弄人、刻骨铭心的爱恋的总结。深深的爱,只能无奈的压在心底。最后,他选择了妥协,接纳了错过的现实,生活一地鸡毛让他无心专注浪漫的爱情,那就用日后的时间来深情怀念吧。

最后,安然也选择了放手,与过去道别。但在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日子里,夜不能寐时,脑海里仍会浮现当年演唱会门前的相遇,仍记得站在座椅上挥舞围巾时的兴奋热血。与齐啸相爱的日子里,阳光、雪花和卤煮就像一个一个存档的记忆点,把属于她的青春懵懂、为爱痴狂的感动和泪水串在了一起,这是她生命中最珍贵的收藏。

当齐秦时隔二十多年再次回到北京开演唱会,在那个那天他们相遇的地方唱起《大约在冬季》。台下的齐啸手捧鲜花,面露紧张局促,焦急胆怯地等待着安然出现,我想他应该想对安然说声对不起,对没能赴约感到抱歉。然而,观众群的安然并没有走上舞台,她一边挥着手,一边默默流着泪,她为那个夜晚而歌唱,为曾经那个勇敢追爱的女大学生而感到自豪。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离,请你记得我们深深相爱的时光。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倾诉自闭症哈利波特职业价值观情商测试边缘性人格障碍心理学家焦虑症人际关系绿帽癖心理健康测试心理咨询亲密关系回避型人格容貌焦虑无性婚姻心理测评系统叛逆双向情感障碍自愈能力强迫症情绪管理依赖型人格负面情绪EPDS控制情绪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