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下意识PUA孩子的后果
作者:孙平 2021-02-28 11:53:20 人际心理

PUA主题频繁地进入咨询。我曾写过一篇文章——PUA现象的心理分析,来对PUA的实施者,进行某些初步的心理分析。那篇文章,更多分析的是PUA的男方视角。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料的累积,我相信我具备了初步梳理PUA现象中,女性视角的能力。

越来越多的咨询素材指向了这个点:父母对女孩曾经下意识地实施PUA,会导致孩子在成年以后,对PUA的实施者,产生更强的耐受性。

一、父母下意识的PUA孩子:

我从不认为父母会有意PUA自己的孩子,我没有接触过任何父母明确告诉我,他们就是要贬损孩子的自信,然后再提拉一下,然后再贬损,直到孩子乖乖听自己话,不再反抗,或者有自己的想法。

在现代社会,我相信极少会有父母,在意识层面上会有这种目的或者动机。但是这个过程,却下意识地在家庭系统中反复演出。

我接触到的原因很多,试做梳理:

父母亲本人的自尊和自信极不稳定

比方说,一个60后的母亲,自己遭遇丈夫出轨。而且她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也是重男轻女家庭文化的受害者。所以她在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自己的核心家庭中,都遭遇到重要的打击和贬损。

她的自信和自尊,几乎是崩溃的。

人最苦于生活在一个低自尊的状态中,觉得不被人需要,不被人尊重和珍视。

在极低的自尊状态中,一个人是一定要找另一个人来提拉自己的自尊感的。

很不幸,最容易的对象,最近的对象,以及从近前来看,最不需要负责任的对象,就是自己的女儿(或儿子)。

所以这位母亲疯狂地对自己的女儿产生言语上的评价和攻击(verbal abuse)。评价她不会做家务,评价她乱花钱没有储蓄,评价她不找男朋友不结婚,评价她清高性子傲,评价她的身材和长相。

但是你会发现很奇怪的是,当这位母亲处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好像又会收敛一些,甚至还会偶尔夸奖一下自己的女儿。

理解不能吧?

关键在于自恋。

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也就是在二元的母-女关系中,这位母亲实际上是把女儿当成自己的一部分。在心理上是没有和女儿分化的。

用自体心理学的话说,这个女儿就是这位母亲的自体客体(selfobject)。

所谓自体客体,就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心理上有所寄托,可以让自己托付情绪,最终让自己维持一定自尊和自信的人。

对这位母亲而言,这个女儿实际上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她是自己的一部分,自己的自体客体——是一种功能性,或者说工具性的存在。

自己在原生家庭,在丈夫那里受的气和委屈,还有贬损和忽略,全都可以转化为对女儿的评价,和言语攻击。

在潜意识地把女儿踩下去的过程中,她提升了自己的自尊和价值。因为她在评价女儿的过程中,自己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你不会家务但我会;你没有存款我有;你不结婚但我结(虽然质量很低但起码还是结了吧…); 你清高我接地气……

所以归根到底,这位母亲的自尊太低了,她的自我价值太弱了,她所遭受的不公太多,她所压抑的愤怒太大。

何以出口?唯有女儿…….

父母下意识PUA孩子的后果

那么为什么这位母亲在外人面前,可能会对女儿收敛一些,甚至有些夸赞呢?

我相信很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平时在女儿面前说不出口的真实的认同和赞赏——她们自己在做女儿的时候,就从未得到过这种直接当面的赞赏。所以她们没有模板,也没法在女儿面前展现出来对她的赞赏而不尴尬。但是在外人面前,她们可以绕开直接表达的那种尴尬。

很多时候,尴尬就是因为对某些模式太不熟悉,太陌生,因此觉得不真实,作。

2. 父母婚姻失和,到达彼此厌恶之程度。

在上面那个例子当中,本身就含有母亲自己的婚姻不幸的因素。而孩子是夫妻婚姻的产物,如果夫妻之间婚姻长期失和,甚至到了双方彼此厌弃的程度,那么父母一旦在孩子身上看到了让自己厌弃的伴侣的影子或者风格,就会对孩子展开评价和攻击。

可怜的是,孩子要长大,必然要一定程度内化自己的父亲,也要一定程度内化自己的母亲——ta又如何控制自己身上,没有谁的影子呢?

一位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50后的父亲。因为“时代原因”和工人家庭出身的妻子结合。对妻子没有文化,素质不高的现实,始终无法接纳。

所以对自己的女儿,一旦看到她在身形、生活习惯、尤其是学习-工作效能方面表现出了和妻子相似之处,就会对女儿进行讽刺和挖苦。

这位女儿感到很痛苦,因为她会感到自己怎么做也满足不了父亲。实际上现实亦是如此——要通过认同自己母亲才能成为女人的她,怎么可能消除自己身上母亲的影响,和相似性呢?

所以我经常说,父母相爱,是对孩子这一生最好的祝福。而如若不能相爱,起码也要做到基本的尊重。自问在不爱的前提下,连尊重都做不到,可严肃考虑离婚。

因为你在尊重自己的妻子,你在尊重自己的丈夫的时候,也就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保护ta将来不至自我分裂、自我作战。

3. 情感脆弱-无力的父亲

在和女性PUA受害者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原生家庭因素,那就是在这些女性受害者家庭中,通常有一个情感相当脆弱,无力,甚至是在现实中有些无能的父亲。

而且最关键的因素是,有些时候这些父亲,甚至会直接向自己的女儿寻求情感或者生活上的慰藉。

一位中年父亲,在和妻子的相处中,长期遭对方辱骂,并且亦有酗酒之习惯。

在喝完酒以后,这位父亲年轻时会砸东西。但是在女儿逐渐长大以后,会跑来跟女儿倾诉自己在妻子那里受到的委屈,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如意,对生活整体的灰心丧气。

而女儿也会尽力安慰。

长此以往,在这个女儿心中,逐渐生成了一种对无力-脆弱男性的拯救欲。

而这种要命的拯救欲,在她成年后,将使得她对那些内里颓丧不得志的男人(很多PUA男性内里都有此特质),产生一种强烈的“改变他-拯救他-原谅他”的,几近于无底线的包容。

这种拯救欲-改变欲,不应该被称为“圣母心”。没有谁天生有圣母心,这种心也是曾经无数次互动,被过度卷入到父亲脆弱的情感世界中去滋生的结果。

当然,我也接触过,因为想拯救自己极脆弱的母亲,而产生潜意识拯救欲,因而对PUA男百般原宥,希望其改变的女性。

拯救自己的父母于情感上的苦难,实在是一个孩子曾经真挚的,对父母之爱的表达。

只望父母在表达自己苦楚的过程中,有一个度;而且,除了自己心智尚不整全的孩子那里之外,还有一个或几个可供自己倾吐的,同龄人的去处。

二、彼时和今日

因此一个女孩,一个女人,在遭遇PUA的过程中,她被对方反复地打压和评价,但却依然不愤怒,不反抗,却更多地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为什么?

母亲曾经不就是如此对她的吗?她来到这段PUA关系之前,不就已经在自己的成长境遇中,对这种打压和评价模式有了熟悉感吗?

一个女孩,一个女人,在遭遇PUA的过程中,只要对对方稍微表现出一些忏悔和脆弱,她就会原谅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并希冀对方的改变,哪怕遍体鳞伤牺牲自己也不顾。为什么?

她来到这段PUA关系之前,不就在自己的成长境遇中,曾希冀着拯救一个——自己生命中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男人吗?

我们普通人,站在外面看,觉得她们奈何如此轻忽自己?

但是咨询师,站在里面看,会发现她们其实从未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人,被尊重过,被重视过——以至于她真的不知道,这世上还会有那样的关系,那样的人。同时也使得她们对PUA关系产生某种耐受性,甚至是熟悉感。

为人父母,我们都希望保护自己的女儿,不让她沦为他人的工具,被人物化,和欺骗。

我至今不认为有哪位Parent, 在知晓了这些结果以后,还会有意对自己的女儿实行Parental PUA.

所以我们尊重自己的伴侣,尊重自己的孩子,在她逐渐成长的过程中,也逐渐注意、留心、并倾听她的想法和感受,确认她的感受;在她小的时候,蹲下来和她说话,听她说话。

于是你会发现,你正在养育一个对自己的感受日渐确认;因为你尊重过她,她也日渐内化了这份尊重,并在成年后尊重自己的,有尊严的女人。

因为她的感受被倾听,被接纳,所以她学会了去爱,同时也允许自己恨。她的爱帮她寻获值得托付的伴侣和事业;而她的恨,帮她对那些试图通过打压她自信而掌控她的人说:f**k off !

注:此文绝对不是在表达,PUA的经历都是女人自己的问题所致。读过我PUA现象的心理分析,一文的人知道,我极其反对这个观点。此文的原初目的,是想找到PUA现象,在女方这边的一些原生家庭因素。并帮助女性更深入地,纵向地看待这个问题。更好的理解自己,从而己悲悯自己,放过自己。

我同样也认为这样的原生家庭结构,也会使得某些男性成为PUA的实施者或受害者, 尤其是第1和第2点。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叛逆冥想焦虑悲观主义产后抑郁症边缘性人格障碍回避型人格障碍爱情挽回男人心理心理医生智商抑郁症倾诉心理测评系统自闭症女人心理正念社会心理学社交恐惧控制情绪情商测试反社会人格洁癖安全感PUA心理学社交恐惧症易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