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作者:星辰西米露 2021-04-21 18:28:35 心理百科

提起施受虐,你会想到什么呢?

是《五十度灰》、《索多玛的120天》这些夹杂着暴力和色情的电影,还是在狱中坚持不懈创作的萨德侯爵?是SP、DS、SM这些字母圈,还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佛祖大大?

这些都是施受虐,但生活中的施受虐远远不止于此,SM只是施受虐中的一小部分。因为这部分最能挑动人的神经,吸引人的关注,所以影响才最大。

DSM-III(《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版)中对受虐人格的诊断标准为:

一种以自我毁灭行为为主的模式,从成年早期开始,出现在各种环境中。这个人会经常避开或破坏让人愉快的经历,他们总是会被痛苦的情况或关系所吸引,并阻止别人帮助他们。(因为争议比较大,DSM-Ⅳ中取消了受虐人格的诊断标准。)

让人想不通的地方也在这里。根据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本我是按照“快乐原则”来行事的,人的本能是去追求快乐。吃得好,玩得好,追逐帅哥或美女,过上像时间管理大师一样糜烂的生活,是很多人的追求。

说什么上班?我的理想是不上班。

所以,人为什么要期待被虐待?为什么要主动寻求痛苦?被人打屁屁很爽吗?被人骂“贱人”很爽吗?

对受虐狂来说,是的。他们把痛苦等同于快乐,或者通过追求痛苦来感受快乐,这本质上是一种倒错。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有一些女性,她们和他人建立关系就呈现出亲密方面的倒错。普通人会觉得一起吃饭比较平常,发生性关系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事。对这些女性来说,她们觉得和人发生性关系无所谓,但会害怕和人一起吃饭。

还有些孩子,一高兴起来就喜欢扔东西,把好好的玩具砸在地上,想去破坏这个玩具。这就在用一种毁灭的方式去表达开心,这也是一种倒错。

成年人社交中不断劝人喝酒的酒局是一种倒错,本质是施受虐。酒是一级致癌物,喝多了伤身,几天都缓不过劲来。主宾落座,双方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看谁喝的多,谁伤害自己越深谁就越爱对方,越有感情。

把伤害和爱这么直接的联系在一起,中国的酒文化真是施受虐淋漓尽致的表现。只是因为这件事太常见了,大家天天都这么做,因此也没人往施受虐方面去想。

还有恋人中的相爱相杀,爱上绑匪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些都是施受虐,仔细一想,生活中的施受虐真是太多了。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施受虐人人都有,只是方式和程度上的不同。有的表现为行动上的施受虐,有的表现为想法中的施受虐;有的被施受虐模式控制,沉迷在其中,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有的能清楚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把施受虐当做情趣。

普通人不需要把施受虐看成洪水猛兽,因为它本身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要注意的,是病理性的施受虐,也就是你被施受虐控制,你只能从痛苦中去感到快乐,你只能在鞭打中才能感受到性高潮,这种对痛苦的固着我们称之为病理性的施受虐,这是需要改变的地方。

病理性的施受虐和非病理性的施受虐,中间的临界点就在于对痛苦的享受程度。

一个人如果用病理性的状况去表现自己,那就意味着他的内在有创伤,而且那个创伤具有崩解人格的摧毁性,让他整个人的人格处于一个濒临破碎的状态,这一点在精神病人那可以很明显的看到。

施受虐的严重程度区分

1、想象中的施受虐<实践中的施受虐

根据2012年的一项调查结果,62.3%以上的女性有被强奸幻想。这些幻想中,强奸者的面目模糊不清,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身体强壮,男性荷尔蒙满溢。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这些幻想是无害的,就跟男性经常意淫上了某个女明星一样。同样的,你幻想被鞭打,被当众羞辱,被当成主人的一条狗,脖子上套根链子,跪着在地上爬,这些也没关系,它只是发生在你的想象世界中,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其他人,你开心就好。

但如果把这些想象变成现实,你真的这么去做了,这说明在这些行为的背后,你内心施受虐的动力是巨大的,以至于驱动了自己去实践。

2、游戏中的施受虐<固着中的施受虐

你和爱人之间偶尔玩玩施受虐的游戏,增加情趣,这是在用游戏的方式表达内在的心理动力,你知道自己在干嘛,你可以控制自己。

如果你只能在施受虐中才能感觉到性快感,你不断追求各种施受虐的方式,以至于损害了自己正常的人际交往。这时的施受虐就成为了一种强迫,你被它所控制。

电影《性瘾者》中,女主深陷SM不可自拔,为了追求被打屁屁的快感,把两岁的孩子独自留在家里,差点导致孩子从阳台摔下去。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3、(主动接受)精神上的施受虐<(主动接受)肉体上的施受虐

因为人的身心合一性,精神上的虐待和肉体上的虐待危害程度都很大,并且彼此影响,很难说到底哪个更大。

但从主动接受的角度讲,如果一个人只希望别人用语言羞辱他,骂他“贱货、没用的东西、啥都干不了、连垃圾都不如”,不允许别人虐待他的身体,这属于精神上的虐待,这种虐待的方式借助语言,不那么原始,反应出这个人的人格发育相对完善。

如果这个人觉得语言的虐待力度已经不够了,必须借助身体的疼痛,才能满足内心对刺激的渴望,疼痛上限的阈值不断被突破,需要的刺激强度越来越大,这反应他的人格较为破碎,要借助疼痛的刺激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同时喜欢的受虐方式比较原始,人格力量非常弱。

总的来说,正常人的施受虐只是偶尔会有一些,人格障碍水平就相对多一点,性倒错就再多一点,精神病的话最多。

精神病人其实更像是本我那个状态,他贪图自己的精神世界,沉溺其中。

施受虐是如何产生的

施受虐的产生,是由于自身感受上的混乱,加上生命历程中的生存环境,给到他的回应、反馈、确认的紊乱造成的。

和施受虐有关的东西,比较接近于原欲状态,更像是一个不知事的孩子,缺乏对自身的觉察。其实人性最大的罪恶,就是无明。

一般而言,如果一个人喜欢受虐,与早年的成长经历有关。通过受虐,和施虐者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依恋关系。

施虐行为往往是虐待和间歇性的仁慈相结合的(就像骂过你后又对你好的父母),这种巨大的反差,会使遭受虐待的人心理混乱,内心就像在坐过山车。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身体上会分泌大量的皮质醇和多巴胺(快乐激素),这两种激素的配合会让你感到非常愉悦,甚至上瘾。

心理学家托马斯表示:“正是因为虐待和仁慈的交替,所以你的身体才会变得上瘾。”而这种明显的痛苦寻求行为,则是一种企图接纳内心真相、感知自我和他人真实样貌的尝试。

抖M和其他成瘾者一样,他们的成瘾也是因为内心有太多空缺,想逃到“另一个世界”中去寻找满足,DS圈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获得满足的空间。

施受虐是个别现象,还是人人都有?

人是一种会探寻意义的生物,这种特性让人获得了比快乐和痛苦更深刻的感觉——存在感。

为了某个崇高的理想,人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漫威电影中的超级英雄都不缺乏这样的勇气。这些英雄,追求的已经不是快乐,而是超越了快乐的使命感,保护全人类的正义感,以及献身内心召唤的意义感。

灭霸一个响指过后,一半的人类和超级英雄消失了。那些死去的人身体消失了,但他们的爱和为命运抗争的姿态,留在了还活在世间的另一半人心里。

这就是人类追求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比快乐和痛苦更深刻,更刻骨铭心。

倒错本身就是在创造一个施受虐的情境,不断的体会那种因施受虐创造出来的存在感,这便是施受虐获益的核心——获得存在感,基于他们曾经体会过的存在感具有一定的倒错性质。

把痛苦体会为快乐,需要在当下创造出一种类似情境去重复体会这部分存在感,而这类体会存在感的时机,大都会在面临某个挫折时突然出现。

人们借由自我惩罚去感受自我存在感,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当代抑郁症人群逐渐增多的现象。让自己得病、让自己很难受、不管是在人际关系之中、婚姻关系、家庭关系、工作中等等,让自己陷入困境,从施受虐的角度来讲,都是自己在对自我进行惩罚。

因为在那个时候感受到的那些感觉是非常强烈的,那些强烈的感觉,也是存在感。对于没有获得过什么“存在感”的人来说,糟糕的存在感至少也是存在感。

痛苦的存在感或是快乐的存在感,两者看似性质不同,但是浓郁程度一致。也就是说,它们带来的冲击、刺激、其实差不多。

这种怀念不单单是意识层面的,过程中你可能会觉得“那个好痛苦,不要!”但是当你开始说那个创伤好痛苦,我不要的时候,那已经在怀念,已经把那些感觉从曾经带到现在,在享用它。所以这些怀念的方式,其实就是在曾经的痛苦中去享受施受虐。

受虐带来的获益

探寻了施受虐的心理动力之后,受虐还有一些直接的获益,这些获益强化了受虐的行为。

佛洛依德对受虐曾经给出一种解释:假如人生活在一种无力改变的痛苦之中,就会转而爱上这种痛苦,把它视为一种快乐,以便自己好过一些。

1、受虐者激起自己的痛苦,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内疚感。

比较典型的故事就是“负荆请罪”,廉颇主动的脱下战袍,背上荆条上门请罪,这就是一种受虐的行为。

你可以说他明事理,但是没必要搞这么大排场,送个礼物去也行嘛。上门请“罪”,这个“罪”不是别人给他定的,是他自己内心的负疚感导致的,然后通过负荆请罪,来解除自责。

2、转被动为主动:通过主动受虐来控制自己所害怕事件出现的时机。

很多来访者从小被虐待,开始心理咨询后,在潜意识层面不断挑衅咨询师,希望咨询师攻击虐待他。

这是把咨询师当成了过去那些虐待他的权威人物,咨询师要做的是不去接受这种投射,不断共情,教给他新的人际体验。

3、控制自己因失去爱人而引发的焦虑和抑郁。

有些家暴,作为旁观者来说都不理解为什么妻子不离婚。你要是跟她谈,妻子会声泪俱下的跟你哭诉老公多么残暴,哭完了一看表,“啊,10点了,我要赶紧买菜回家给老公做饭去。”

这种家暴背后是一种你情我愿的关系,一方面老公打妻子打的死去活来,一方面妻子在潜意识层面还愿意被他打,通过被打来控制老公,从而回避自己的分离焦虑。

4、为了从施虐者身上获得爱和注意力

比打骂更让人害怕的,是没有回应。无回应之地,即是绝境。

我们可以设想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假如父母不回应他,他的内心该是多么荒凉。如果怎么表现优秀父母都没反应,那么孩子会通过破坏东西,或者做坏事来吸引父母注意力。哪怕被打一顿,孩子都很开心,因为父母的爱又回来了。

很可怜的孩子,他们自愿受虐是为了得到父母的回应。

如何改变自己

弗洛伊德说:“在受虐幻想中, 可以发现一种明显的内容,即负罪感。当事人假想他犯了某种罪过(犯罪性质是不确定的), 必须用忍受痛苦和折磨的过程来赎罪。”

以SM中的鞭打为例,S为什么要通过打对方来获得满足呢?性行为本身是一个插入和被插入,施虐与受虐的关系形式。S要去鞭打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实质把这类刺激放大了。

假设人能忍受的刺激为0-10度,普通人只需要5度的刺激,S需要8度或者更多的刺激。这提示出他在感知层面的感受阈限不同,也显示了他对常态情感的亏损。

曾经给到他这类情感回应的对象,带来的刺激是强烈且巨大的,所以普通的刺激并不能让他感受到满足,曾经的某些经验教会他采用施虐行为去获得这类满足。

在施虐与受虐关系中,S与M更为融合且互为一体。S的满足通过M的反应带来,M的满足亦是如此。对疼痛和强烈刺激的追求,背后是更加倾向于原始驱力的满足,提示我们他们的人格结构存在内在冲突。

也正是这个冲突在借用施虐受虐来维持主体内部的平衡。

受虐者在正常的情爱关系中几乎达不到爱的精神层面,因为他们被锁在了一个没有精神愉悦和情感流动的僵硬躯壳中。

他们的受虐癖背后,所渴望的是接触到自己感性的存在,真正的快感来自于那层坚冰被砸破之后,情感的流溢。

因此,施受虐者要去改变自己,需要学会新的人际相处模式,把这种倒错纠正过来。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例子吗?一些人可以很随意的和别人发生性关系,但是却不能和别人坐在一起好好吃饭,因为在一起吃饭会引起他们的羞愧感,这种真实的人际关系对他们而言是一种亮度太高的灼烧。

在SM中,他们建立的是一种倒错扭曲的人际关系。他们好像在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事,他们又借助SM给彼此戴上了面具,互相看不到真实的对方。

通过和咨询师的长期工作,如果他们能开始接受正常的人际关系,他们也就能摆脱强迫性的施受虐。那时,SM或许能成为一种情趣,而不是泥潭。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部分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删稿】。

最新测试

  • 焦虑症EPDS抑郁症自闭症自卑心理男人心理冥想职业性格心理学家正念偏执型人格智商测试心理治疗无性婚姻情商社交恐惧症爱情挽回易怒症霍格沃茨职业价值观反社会人格恐惧心理心理学外貌焦虑恋母情结叛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