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经历过告别吗?告别是人生常态吗?
作者:wxy 2022-09-11 22:16:46 人际心理
你有经历过告别吗?告别是人生常态吗?

“生怕离别怀苦,多少事,欲说还休。”词人李清照将自己与爱人告别的泪水化为内心愁苦,“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后主李煜将自己与古国告别的愁情化作一江春水,“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诗人王昌龄将自己与友人告别的不舍化作刺骨寒雨。告别总与泪水难舍难分,人们往往只关注了告别的离愁别绪,而忘了泪水中那本应闪烁着的希望的曙光。诚然,伤感或许是告别的主旋律,但沉溺于告别的伤感之中,终日演奏伤感来自我慰藉,是弱者的表现,更是对未来的逃避,所谓的伤感,只是为逃避告别而寻找的“马甲”,这件虚伪的“马甲”将软化我们面对未来的勇气,消磨心中对外来的期许,侵蚀手中紧握的希望。在笔者看来,告别应是与过去的诀别,诚如欧阳修忧言:“智勇多困于所溺”,告别所溺,追寻希望的曙光,才是告别的本色。

换言之,伤感不应该也绝不能成为告别的代言词,我们应该在别泪中窥得希望的曙光,凭借这缕曙光击碎伤感的牢笼。

告别之中把握希望,这需要我们持有告别的勇气。君可见,苏炳添告别自我怀疑,赛场挥洒汗水,创造九秒八三的亚洲纪录;君可见,深圳告别古板发展道路,积极改革开放,成就经济特区的奇迹;君可见;中国告别闭关锁国,与世界接轨,实现东方强国复兴。从个人到集体,持有告别的勇气,才能击伤感的牢笼,抓住希望的曙光,去实现自我的突破,实现质的飞跃。

告别之中把握希望,更需要我们对所别之物有着明确的界定。告别不是与过去的一切划清界限,更不是与所爱之物分离,而是有选择的与阻碍梦想的不利因素告别,与所溺之物告别。相反,因为梦想遥远,看不见希望而告别梦想,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削足适履,与告别的本意背道而驰。倘若人人都因希望渺茫而告别理想,因为身处黑暗而拒绝光明,那么不仅个人在退步,社会也将退步,甚至跌入深渊。由此可见,告别所溺之物于社会有利,告别所爱之物于社会有弊。我们应明确界定所别之物,方可窥得曙光。

反观当下,有人借着躺平的名号与梦想告别,口中悲鸣着“摆烂”,继续困于所溺,伤感着自己的理想不在,殊不知他们身下便是曙光,只是被躺平的身躯所遮盖。这样的现象亟待改变,国际形势动荡不安,放弃告别所溺之物,安于躺平,只会让我们被时代淘汰,被时代告别,所以,告别所溺之物,在告别中把握希望,理应是当务之急。

泪中曙光,与君共赏。追寻希望,与君同行。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存在主义心理效应自闭症心理学九型人格智商双相情感障碍恐惧心理恐惧症心理医生职业价值观边缘性人格障碍抑郁症测试心理治疗绿帽情节情商测试外貌焦虑恋母情结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心理测评系统焦虑症回避型人格障碍亲子关系亲密关系易怒症自愈能力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