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作者:周娱菁 2021-11-21 18:10:53 成长心理

原生家庭这个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那么什么是原生家庭?原生家庭是指,区别于个体成年后所组建的新生家庭,是指个人出生后被抚养的家庭,是个体情感经验学习的最初场所,在这个环境中,个体开始最初的生理、心理、情绪情感层面的学习[1]。

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Davies 与 Cummings提出的情绪安全假说理论认为,儿童的安全感来自于家庭系统,其中依恋安全感来自于稳定的亲子关系,而情绪安全感则在和谐的父母关系中建立。当父母发生冲突时,对于情绪安全感较强的孩子来说,孩子会主动的调节自己的行为,但是缺乏情绪安全感的儿童不能进行恰当的自我调节,孩子会采取过分逃避或过分自我代入的策略,导致各种适应问题的出现[2]。

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后期发展有着深远影响。研究发现,原生家庭功能失调可能会引起个体后天的抑郁情绪、敌对情绪、焦虑情绪、功能不良的完美主义、进食障碍等等问题。个体对于原生家庭的感受,还影响着他对于恋爱、婚姻、亲子关系的相处模式和态度。由此可见,原生家庭对于个体的影响是深远的[3-5]。

由于种种原因,在原生家庭中如果我们缺乏安全感,成人后可以如何调试呢[6]?

01、把注意力放在当下的生活上

不要强迫自己原谅父母/放下过去的经历,而是要多想想如何把控现在及以后的生活。可以学习“正念”的理念,活在当下。一个人无法选择的是出身、家庭,但是有可能可以选择的是现在及未来走的路。看到自己可以做,看到自己不可以做的。对于一些人来说,父母是真的在童年的经历中做了对他伤害很深的事情,也许我们要正面过去的伤害,客观的评价过去。尤其是那些极其暴虐、现在仍然在虐待我们、否认事实、否认我们感受的父母,如果我们不顾内心真实感受一味要求自己原谅父母,我们可能内心一直纠结、愤愤不平、委屈愤怒。允许自己表达痛苦和愤怒,也许才能促成真正的放下。

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02、关注自己的真实感受

原生家庭功能不良的孩子,可能更加在乎父母的认可与评价。一种情况是孩子为了安抚父母而不断的放弃自己的需求、不停的屈服退让,把父母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还有一种情况是孩子对父母暴躁,与父母完全形同陌路。其实这两种情况,孩子在关系上仍是和父母密不可分的,只是看起来形式不一样,实际父母仍然深深影响着他们。

你是否内心仍然有这样的想法“我永远无法战胜父母,他们是家庭权力的最顶端,无可撼动。”这样的想法会让你感到无助、无奈和绝望。你为了不挑起战争,会主动的退让,或者在生活其他地方找到安慰,比如工作、不停换男女朋友、游戏、喝酒等等。父母的感受并不完全是你的责任,每个人要为自己的感受负责。作为一个成年人,受伤时,有责任为自己找到健康的自我安慰的方式,而不是把所有事情甩锅给他人。

你需要有勇气说出对于父母行为的真实感受。“爸爸,你每天大喊大叫我真的很烦,我会考虑自己居住。”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比如“孩子不应该与父母顶嘴,他是父母,我不能说这样的话。”看,这是他们在你小时候经常说的话。

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即使你无法开口向父母诉说你的感受,也要在内心说出来。“我很烦”“声音大吵得我头痛”“这样的生活安排我很累”。也许基于你童年的经历,你相信了“保持情感麻木”是安全的,感情过于苦涩,我要把它埋在心中。但是这些有毒的情绪会不知不觉侵害着你、塑造着你,也影响着你的后天家庭。

03、完成自我界定

请保持你与父母在情感上的独立。情感上的独立并不是说,你与父母绝交。(虽然有一部分人需要在前期通过近乎于绝交的方式来完成自我界定。)什么是自我界定?简单说,就是你可以不受父母的灌输和影响,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情感和行为。这里并不是鼓励大家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感受,而是不能允许别人对你恣意妄为,练习在关心他人和守护自我情感之间找到平衡。

我们可以尝试使用非辩护性回应(节制而温和的方式,坚定表达立场)来与父母交流。比如“哦?/嗯,我知道了/这样啊/你可以坚持这样想/我们想的不一样,我不赞同/让我想想/很抱歉你听到我的想法失望了。” 生气、解释、试图说服对方,其实都是给与对方权力,表达你很在乎他们的想法。

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我们也可以尝试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对于一些人,看父母的脸色做反应是一种自动反应。那么我要练习说出自己的真正立场,比如“我不想和你们住在一起”、“我要晚上8点吃饭”、“周末早晨我要睡到9点,不要敲门”请在下一次你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就尝试吧。比如身边的人说你的衣服选的不好看、点菜不好吃或者其他的“小”时刻。我们要从这些小事开始练习。

04、停止自我惩罚

“爸爸妈妈,我感到小时候没有人爱我,你们对表亲比对我好。”

“妈妈,爸爸脾气暴躁、打你,我也很难过,但这不是我的错。”

“我生活在你们的控制中,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空心的娃娃,我要做自己的主人。”

“你们总是说是在开玩笑,我觉得那些话不是玩笑,而是嘲笑,为什么我受了伤害,而最后道歉的人、要大度的人还是我?”

我们要卸下童年不幸遭遇的重担,把这个责任还给应当承担的人。也许他们不会接过这份责任,但是我们依然要划清界限,停止自责。

很多在原生家庭受过伤害的人,尤其是女性,会放弃对美好恋爱婚姻的追求。遇到好的对象不敢表白、默默放弃,觉得“我配不上他”、“我没有能力维持一段长久的感情”、“我不会在婚姻中长久幸福”。也有些人会选择不要孩子,“我不想让孩子像我这样痛苦”、“我没有能力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家”。

原生家庭中缺乏安全感该怎么办?

原生家庭的影响有时候像一个魔咒,如果我们无法通过自己的力量打破,请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选择心理治疗,有些创伤是需要专业的心理治疗来处理的。

“以前我们害怕面对孩子,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做母亲/父亲。我会对孩子大喊大叫、会对孩子冷暴力。接受治疗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我的父母就是这样对我的。我深刻的意识到,我必须深刻的剖析自己,不断的练习,不断的觉察反思。虽然我并不完美,但至少我在努力的成长和自我完善。这种原生家庭的影响,希望能在我这里结束。”

参考文献

[1] Urcan. Relationship of Family of Origin Qualities and Forgiveness to Marital Satisfaction. 2011.

[2] Marital  confilict,  gender,  and  children’s appraisals and coping efficacy as mediator of child adjustment .

[3] Family of Origin Qualities as Predictors of Religious Dysfunctional Perfectionism .

[4] O'Leary JA, Searight HR, Reuterman NA, Russo JR. Perceived family-of-origin health and current adjustment. Psychol Rep. 1996. 79(3 Pt 2): 1326.

[5] 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perfectionism_ Parents’ psychological control as an intervening  variable .

[6] Susan Forward. Toxic parents. 2002 .

声明: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联系方式请点击【侵权与稿费】。

最新测试

  • 治疗师反社会人格倾诉绿帽九型人格偏执型人格弗洛伊德MBTI情绪管理心理学家恐惧心理双向情感障碍自卑产后抑郁心理学恐惧症心理测评系统焦虑症叛逆心理医生抑郁症九型人格智力回避型人格障碍社会心理学抑郁症测试依赖型人格障碍